立即捐款

與甘仔的一夕話

廣告

廣告

昨天示威,因為要工人與老闆開會,大家在力奇公司的大堂外乾等.

看到很多老朋友,亦找緊機會跟他們聊天,其中一個是甘仔...第一次見是97年的居留權事件,當時他在絶食,我在幫忙編一本167的書,但大家一直沒有坐下聊天,大家都在各忙各的.

1月29日,是人大就居留權釋法6周年紀念,說實的,我真的忘記了,自從167的書出版後,我就只有間中參加聲援的行動,這幾年更常不在香港...但這都是一些借口吧,甘仔不是也長年在國內教學嗎?但他每一年都沒有忘記,每一次回香港都找回居港權的一班老友記.我沒有這份毅力與恒心...

雖然這是我們第一次單獨的聊天,但卻好像認識了很久似的,他跟提到自己的家人(媽媽去世不久),談到即將出版的書,居港權大學和一些共同認識的朋友...我跟他提到我的論文,inmedia,中國社會調查,並請他在inmedia開欄.我希望他答應,因為在香港太缺乏社會實踐的信念,而甘仔從幾十年前的艇戶事件開始,他都一直在做,默默地做.無論你是否認同他,但你不得不敬佩他.而我相信大家一定會在他的生命裡學到很多很寶貴的東西.

他大概5點離開,回到立法局門外靜坐,我在6點離開時,外面下著毛毛雨,很冷,想著甘仔與居港權的朋友今晚還在立法局外過...

text/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