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獨立媒體記者kathy撰﹞港大公投日訪學生會副會長:退出學聯 可以engage更有價值社運(?!)

廣告

廣告

一連四日的港大退出學聯全民投票開始了!

公投的第一天,回校時的心情特別興奮。 將近下午一時,走到開心公園,場面十分熱鬧;民主牆上的大字報很大:「離開學聯,有更好的理由!」,「學運需要我們,但我們不需要這樣的學運」。 Main 拉﹝圖書館﹞前的投票站有一枝大咪加一部港台攝錄機,兩個工作人員同兩個派着 「香港大學學生會退出香港專上學生會」資訊小冊子及「團結學界凝聚力量 齊齊反對退出學聯」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特刋的人。 再回頭看那些在廣場上的同學,原來都是在Starbucks門口排隊買午餐的。 身後傳來幾位同學的對話:「喂,你去投啦,支持下佢啦。」「痴線,我都唔知發生乜事,你去啦。」「我去? 去投棄權囉。」… 午飯過後,投票站就冷清得不得了。

對於今次港大啟動最高權力機制來「讓同學決定是否學生會應否退出香港專上學生聯會」,港大學生會遭到各方的抨擊。 港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兼學聯香港大學學生會首席代表何雪瑩澄清說:「其實幹事會並不是想退出學聯,只是我們收到指摘學聯的信,擺上了評議會討論,又請來了學聯的代表而他亦承認了問題的存在。 我們覺得如果指控是屬實的,事態就十分嚴重並應由同學決定是否繼續留在學聯。」

何表示,其實港大學生會就學聯缺乏管理等問題亦曾努力過。 「上年周年大會,港大代表曾提出修章改革。 我在今年的常委會亦提出過一些問題希望作出討論,可是收到的反應都是不正面的。 而我的會長劉方亦曾擺出一個改革的方案,但都不獲討論。 我曾在接着一次的會議重提方案,但仍不獲討論。」

而對於《成報》指學聯減開支以挽港大,何指學聯洗得多錢並不是港大要走的原因。 即使唔比錢八樓﹝即近月被降格的學聯社運資源中心﹞的錢亦不能挽留港大。 Cut 錢亦不代表正視了八樓的問題。

如果這次的動議通過了,港大學生會就會退出學聯,但何指退出學聯並不會減少港大將來參與學運和社運,因學聯只是參加外務的其中一個渠道。 「我們可以選擇用我們自己的名義加入民陣呀支聯會呀…我們亦可以放下學聯的行政包袱,使我們有更大的自由度去engage 在我們認為真正有價值的社會運動身上。」

當被問到退出學聯後會如何繼續參與學運,何就反問現時學聯參與了什麼學運,並表示不覺得學聯在真正活躍地參與學運。 「我並不覺得現時學聯在學生的角度有什麼獨特的見解。」「所以如果你問我港大日後會怎樣參與學運,我亦真是沒辦法去答你。」

那麼當我們指摘學聯做不出東西的時候,其實我們沒有想過怎樣做會更好? 何則應為應放多些心力在院校內去為同學充權。 「我覺得這才是最有意思,最能帶出同學的觀點。 」其實學生會近年都越來越貼近學生,由小節做起,例如把電腦室的列印機轉為雙面印 ﹝未知學生會有否發現東閘整條樓梯的兩邊都貼滿了數百張一色一樣,彩色雙面印刷的宣傳單張?)。 要處理的行政事務越來越多,不足的是外務做得不夠,因為花了太多時間在學聯。

是次訪問帶出了幾個思考點:
1. 大學的學生會應有怎樣的定位? 是以同學在院校內的生活為先,或是應該做得更多? 用着不同的資源,大學與中學的學生會在定位及功能上是否應有異?
2. 若果真的要退出學聯,港大日後與社會及學運的關係是不可不考慮的一環。
3. 但不論這次公投的結果如何,學聯現在的問題是急切需要正視的。 如何副會長所說,「不應令港大退出的事而蓋過了學聯的問題」。

http://community.webshots.com/user/kathyatinmedia

文章標題為編輯所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