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自討沒趣 - 記與孫明揚及眾官面談

廣告

廣告

還記得當老師問我有冇興趣直接問孫明揚問題時,實在興奮,立即答到:「當然有興趣!」,一大堆問題亦瞬間湧上心頭。但會面過後,才知道那是自討沒趣。

其實花了很長的時間研究,閱讀多年來的檔案,還不太清楚應問些什麼。就連原址保留皇后碼頭的最大困難在那裡都攪不清楚,一時是P2,當有人提出解決方法後,問題又去了調車隧道那裡...或者係本人不才,未能了解檔案中的底蘊,只知什麼都是「有問題」,卻始終無法理解有什麼問題。可是就連專業的建築師學會都說在他們與政府的三次會面當中,都只流於表面的資料交流,重來沒有認真研究的空間。如此看來,政府根本沒有對話的誠意。

專業的建築師學會的代表表示基於信任,他們本打算在與政府的會議未有結果之前,不向外公布會議內容。現在差不多有結果才對外交流一下。另一方面,政府又是怎樣看待這份互信?大概只是一種利用罷了。那作為普通市民,我們又可以信邊個??...這不止是憤怒,更是悲哀。

當有人問到為什麼當社會正面對很大的分歧時,填海工程一定不能停一下,是否意味著金錢和合約比碼頭更重要時,學生竟被要求說出「集體回憶」的定義,怎樣的「集體回憶」值多少錢,為什麼皇后碼頭不是古蹟...其實他們都攪錯了,我們從來都沒有提起過什麼「集體回憶」甚至「保育」,我們在說「民意」。可是,他們知道什麼是民意嗎?其實政府與專業團體都應該告訴市民那些東西有什麼價值,再由市民決定什麼應該留,什麼可以拆。但市民現在連一件東西有什麼價值都不知道,甚至被反問回來。即使市民說這東西有價值,我們亦沒有權要求為該東西評級,可笑他們還問為什麼皇后碼頭不是古蹟。市民根本重來沒有機會選擇過。

其實整個會議都有一種有佢講冇你講的感覺,你問一條問題,他們就一輪咀不停地遊花園,使你冇機會回應或追問。這個過程只是知會,不是諮詢。It’s consultation, not collaboration. 孫局長甚至說他很欣賞這種「有秩序的交流」,呼籲我們與同學分享是次經驗,告訴他們出面那些是「無政府狀態」的論壇,他不能在那些地方說話。

眾所周知,皇后碼頭下面會有一條長達500米的機鐵調車隧道,而那一條長長的掉車隧道亦會是將來的港島北線。政府說皇后碼頭一定要拆因為調車隧道一定要起。當再被問到可以轉幾多彎及到港島北線幾時起時,政府亦承認未必一定會起港島北線。不過他們要做「鐵路路線保護」,即「霸地」,即所有事情都要照原定計劃,不能改變。亦即是說用唔用都好,霸左先算。那皇后碼頭就要被拆了。

身為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的孫明揚其後更話:「我唔知乜野中軸線...大會堂起左有幾耐?有得你睇啦...香港好多野囉,點輪到呢到?...世界D人黎睇乜野?會唔會一定就去皇后碼頭?」雖然大家都知道遊客及時間都不足以決定一個地方的價值,但當時都冇人懂得反應。

會議的最後,孫局長被問到補地價佔香港政府的總收入的百分比,因香港的地稅很低,是否因為補地價這個系統做就了我們今天的城市面貌?孫局長當然小心奕奕,此地無銀地說道:「冇緊要既,睇邊年啦...」

其實每年的補地價連及賣地等收入,已佔了政府收入的很大部份,而地鐵及九鐵每年都補幾百億地價的。那麼,是誰主宰著香港的發展?其實補地價這模式對市民是有得益的,因為地稅很低。而當那些大地產財團賺大錢時,樓價股票便會升,市民便高興了。但若要維持著那些大地產財團有大錢可賺,我們便不得不拆 起 拆 起...亦會使更多的人窮一生也不能擁有自己的樓。因此,下一次當你因樓價股票升而高興時,請停下來想一想,你真的賺了嗎?賺了什麼?不停升,不停升,之後呢?真的可以不停?你要一個怎樣的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