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內爆香港淫審制度之四:專訪現役淫審委員金佩瑋

廣告

廣告

訪問灣仔區議員金佩瑋(甘甘),主要是因為甘甘是現役淫審委員,所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要內爆香港淫審制度,自然要由作為半個局內人的淫審委員開始。在甘甘位於灣仔的區議員辦公室進行訪問,原本期待她真的會內爆本地淫審制度的種種問題,但在訪問中,她卻讓我們知道現行淫審制度的內部運作,並非完全一如我們想像中的那樣。

根據甘甘,當年(2004年)她之所以申請成為淫審委員,是因為新婦女協進會建議找會員進入淫審機制當中,了解箇中的底蘊。她指出,要申請成為淫審委員,手續也相當簡單,只要把個人基本資料放在民政署,並特別標明要申請成為淫審委員便可。結果,她在作出申請後的一年,於2005年7月獲政府正式委任成為淫審委員。

快速搜畫找性器官
由正式委任至今,由於有幾次碰巧撞期,甘甘只担任過兩次淫審的工作。她補充說,由於淫審委員人數不少,所以現在每一位淫審委員每年最年最多只需担任兩次淫審的工作。根據甘甘的憶述,她是在2006年4月進行第一次的淫審工作,而對象則是幾隻送審的色情影碟。不講或許大家不會知道,她指出,原來委員對色情影碟進行淫審時,是有畫無聲的,而且他們也不會由頭到尾把影碟細看一次,他們只會在快速搜畫的過程中發現”有啲嘢”時,才會停下來細看。當他們發現片中有演員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跟另一個演員的性器官有接觸時,由於技術的問題,送審的影碟不可能再在相關部位上打格仔,他們一般都會建議對方刪去該一片段,否則該影碟則被評定為三級,即該物品在任何情況下,均不能作公開發佈,所以淫審的三級制跟影視處的電影三級制是有所不同的。至於”見(女性)胸”、存有暴力成份、有性動作但不見性器官的作品,則一般會被評定為二級,即不雅。甘甘指出,她評審過的都是小電影,其中只有兩個作品曾被評定為三級,而大部分作品則通常被評定為一或二級。

至於送審材料的來源,甘甘指出,一就是由影視處(因有人投訴)送過來,一就是由片主或出版者自行送審,而不少色情影碟都是自願送審的。有趣的是,由於送審的費用以影碟的數量計算,故此不少人都會取巧把幾齣色情影片壓縮到同一隻影碟裡去。她補充,因為淫審處本身是司法機構,所以不會主動地”撶嘢來審”。

淫審標準比想像中的寬鬆
說到淫審的標準,甘甘指出,是各人有各人標準,而就算是同一個淫審委員,在不同的時間、心情下,標準亦會有所不同,有鬆有緊。就她所見,通常的情況是,最初担任淫審員時會緊一些,之後則會寬鬆一些。至於外界盛傳淫審處已被保守宗教人士佔領,甘甘則指出,實情未至於此。她便碰過一些比較保守的淫審委員,跟她最初一樣,申請成為淫審委員,目的也是為了進入淫審機制,了解箇中底蘊,但在實際的淫審工作中,對方也未至於”好緊”。也有一些淫審員,最初的時候覺得應該緊一些,但之後卻變得寬鬆了,原因大概是”見怪不怪”。她舉例說,有一次送來的,分別是兩齣涉及強姦與乱倫內容的色情電影。對於強姦的場面,甘甘是感到”不舒服”的,但對於另一淫審員來說,卻不外如是;反過說,對於涉及乱倫內容的那一部作品,另一淫審員則感到不安,而甘甘則覺得沒什麼大不了;意見如此分歧,有趣的是,結果兩齣電影最後均被評定為二級。另外,甘甘從淫審處的一些合作過的裁判官處得知,明光社的蔡志森亦比外界所想像中的開放,反而另一些教會領導階層人士的尺度,則相當緊。

但碰上藝術作品又如何呢?被送審的物品會否因為物品的藝術成份,而得到豁免?甘甘回應,這要看負責的淫審委員是何許人,但就現有的指引,並無明文規則指導淫審委員可以因為送審物品具有藝術成份,而予以豁免。

此外,被送審的物品又會否附上相關的背境資料,讓淫審委員能夠將放到相關的語境中,作出恰當的判斷。甘甘指出,由於她評審過的物品,大多是色情影碟或刊物,所以一般都沒有附上其他的背境資料。當然,她也曾碰上過需要向有關影視處進一步索取相關資料的情況,但那不是通常的情況。

”規管”與”自由”之間脆弱的平衡
對於現行的淫審制度,甘甘同意制度本身有其缺陷,但如何能夠在改革的同時,恰當地保持”規管”與”自由”之間脆弱的平衡,則是大難題。她指出,尤其是在當下這個如此分化的社會中,所謂平衡也不一定是公平的平衡,能夠事事盡如人意。所以儘管制度要改革,但要改得小心,而若要選擇,她宁願一個有缺陷的制度,也不要一個事事管與管得死的制度。她又指出,加強影視處前線人員的培訓與提高社會整體的美學水平,也是重要的,要知道淫審不單是一個司法的問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