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市建局清拆利東街 街坊May姐無限期絕食

廣告

廣告

最新消息(將不斷更新):

12月24日

16:00——多番推搪及迴避後,市建局社區發展主任蔡仁生,終於安排了主席張震遠於中午一時到利東街。張震遠到場後,利東街街坊對市建局提出的「姻園」方案提出質詢。關注組指市建局提出新重建方案,一方面證明了局方原有的所謂「啞鈴方案」的虛偽及錯誤;但新推出的「姻園」方案,卻一錯再錯,沒有居民參與的角色與空間。空有社區網絡之名,而缺民人民規劃之實,是「雀巢鳩佔假保育」!居民原來的社區網絡,根本無法在「姻園」方案中生存,最後灣仔只會落得變成另一個純盈利的商業項目,市區重建以人為本、保留社區特色及社區網絡的目標將徹底落空。

張震遠完全沒有回應質詢,只顧自說自話,表示關注may姐的身體狀況;又提出利東街重建已拖延了太久,影響了社區的經濟;又指出市建局的方案獲得區議會支持。may姐及其他關注組成員,因為對張震遠的態度表示極度失望及憤怒,拒絕與張握手。

再沒有任何回應,張震遠說了一聲「聖誕快樂」後,便轉身離去。在大批警察的保護下,張震遠欲橫過中午繁忙的皇后大道東街頭上車離去,沒有睇交通燈,也沒有走行人過路線。有關注事件的市民希望他留步,真誠與may姐及關注組成員商討,如何以人為本地重新民主規劃利東街,擾攘中有市民被警方粗暴拉扯。

一朱姓市民,更被白衣軍裝兩粒花譥員梁永昌(據觀察,他似乎是今天行動的總指揮)以一招雙龍出海推開,地點是在車流不息的馬路上。而事實上,觀乎今天在場的警員,多是中年五十多的雜差,而少見身才彪悍一表人材的藍帽子,不知是因為時值聖誕都已放假去,還是都到了練槍房練習打炮。

h15關注組的甘太於會後表示,張震遠來利東街根本只是一場政治秀,並且是一場質素低劣的政治秀,自說自話一番便離開,連基本與街坊溝通的誠意和禮貌都欠奉。

就此,絕食已踏入第二天的may姐,連同h15關注組有兩點要求:

一,立即停止清拆利東街中段的唐樓群;
二,開放權力,讓居民參與社區的發展及規劃。

關注組表示,如果市建局不同意這兩項要求,不排除有進一步行動。

(阿野報導)

10:45AM-一群支持保衛利東街的朋友今早往上環中遠大廈市建局總部要求主席張震遠到利東街見May姐,當大家走到市建局玻璃門拍門時,市建局的社區發展總監關仁生先生表示張震遠主席會於今天上午11-12時到利東街.

市建局清拆利東街 街坊May姐無限期絕食(12月23日)

最近市建局宣佈了三項保育灣仔計劃,其中一項是將利東街發展成主題婚嫁市集,市建局稱之「姻緣」,並於附近一幢戰前唐樓將設立中西婚嫁傳統文物館 。說時遲那時快,市建局公佈宏偉保育計劃不足三天,推土機隨即殺到,今天下午開始清拆利東街,街坊肝腸寸斷。

據現場報導,利東街街坊may姐下午得悉政府一個屈尾十開始清拆,義憤填膺,決定由下午開始無限期絕食。

為了回應市建局推土機的暴力,今晚九時利東街將有群眾集會。

十二月的天灰灰冷冷,但熱的卻是人心。h15關注組呼籲支持利東街街坊的市民快到現場,並自備樂器,讓政府保育大計所壓抑的尖叫,响遍全城。

May小檔案:出生於灣仔船街,是船街老街坊,九九年開始在利東街經營樓梯檔小生意。 零二年因市建局推出船街重建項目(項目編號:H16),May姐第一次被迫搬離家園;零三年底市建局再推出利東街重建項目(項目編號:H15),在這次推土式重建中,May姐的生計一併被消滅。

圖片來源:psychosteria's photostream

-------------------------------------------------------------------------------

絕食宣言
各位市民:

一次又一次被欺壓

我是葉美容,家住灣仔舊區第二代,我舊居於船街重建項目,迫不得已遷離,但仍有一個樓梯檔在利東街,依附住印刷和喜帖行業,經營手作水晶首飾。不幸一紙重建,又要將我迫離這條街。

自從九七開始,我已關注重建,親眼看著成立市區重建局時,高官如何欺騙議員和公眾,許下七大承諾,卻無一實現。更嚴重的是,立法會竟通過讓市建局可以動用收回土地條例,在與街坊談不攏時,可以強搶民產!

溝通十年得個吉

多年來我關注重建,不停見官,嘗試溝通,但卻沒有官員認真對待街坊面對的困境。對此,我感到十分憤怒和無力,有幸於零三年,與利東街重建項目的有心街坊,組成 H15關注組,並得專業人士與社會各界朋友的協作,在零四年向城市規劃委員會提交了香港首份由下而上,人民規劃的社區更新方案,而且,這份方案是一份,令到想留和想走的街坊,甚至地產商都有得益的多贏方案。其實,許多街坊只是想樓換樓,舖換舖,只是想市建局遵重它成立的主要目標之一:保存社區網絡和地區特色。無奈,城規會卻以一些以前不會用來留難地產商的技術理由,來拒絕我們的申請。更令人憤怒的是,市建局就著利東街的規劃方案,在公眾諮詢期間,收到 196份申述,當中 192份是反對市建局方案,但,城規會卻讓其輕鬆通過。至此,我對香港整個向地產商傾斜的政策,看得清清楚楚!

零七年十一月一日,發展局局長約見關注組,讓我們以為有一線生機,結果,卻又是見與不見,全無分別。會面中局長指不拆樓有困難,針對這些困難,我們就努力再草擬一份糾正市建局現有方案的新方案,再遞入城規會,現正等候於明年一月十一日審理。同時,我們又已約見了市建局的新主席張震遠先生,約了幾個月,我日日打電話給他,現在卻也渺無音訊。

雀巢鳩佔假保育

現在,竟在聖誕佳節前夕,市建局公佈了其對利東街的雀巢鳩佔式假保育方案,令我非常震驚!這幾年我奔走各當初被市建局迫遷的印刷和喜帖戶,深明大家搬走後失去成行成市的效應,生意大跌五至九成之苦。其實,這幾天喜帖戶也公開表達了,如果利東街由以前的生產地變成市建局所講的純零售地,根本就是迫死小商舖,因為大家以往就靠一條街內不同專長的人互相協助,才可以共存。同時,也有喜帖戶表明,市建局這樣做真的非常無良,事緣大家都已搬到周邊,挨著生意大跌之苦,這違反了市建局「改善生活」的目標不特已,更糟糕的是,如果以後利東街變成了市建局那個主題商場的話,就會迫得所有做喜帖的行業都要搬入去,但重建後地價颷升,大家變相為政府打工挨貴租,如果不遷入,在這主題街附近的小喜帖戶,又一定會被迫死;況且,就算原有的小喜帖戶想搬入去新利東街,也未必可能。其實,喜帖的名氣是靠這班被趕走的老街坊所慢慢經營出來,市建局一刀打散他們不特已,還再用這種方式來逼迫他們,實在是太過無恥!

無權者的抗爭

更有甚者,市建局更在今天,再對我們心愛的利東街的結構有清拆行動,作為一個普通無權無勢的市民,我可以用的渠道已通通用完,我可以做的,已通通做過,但政府和市建局給了我們什麼呢?我現在已沒有其他方法,唯有透過我的身體,去做最後的抵抗,我現於利東街皇后大道東交界絕食,表達我的無限悲痛和憤怒:

要求市建局立即停止清拆利東街!
要求市建局董事局長張震遠馬上來利東街與關注組會面!

May姐聯絡:92542017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