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文藝

利東街

廣告

廣告

利東街

唐樓已封鎖,只留一線天
如一條蜈蚣爬過我的頭頂,
如貪婪舌,舔著利東街兩岸。
兩岸,是鐵甲,是矛,是躲在
烏雲中的石頭、剪子、布,
閃電和地價的指數。
灣仔死了,在這短短的小街中,
陽光亦蜈蚣蜿蜒,和我困獸鬥。
燒去了,年前滿街窗戶清拆標誌
交叉如猶太衣領上的大衛星,
燒去了,未來的新商場
是又一座奧斯威辛焚化爐。
沒有什麼不能燒,
燒一個香港,如空心鬼王;
燒一街的人如無常,說“你也來了”;
燒一街的喜帖如陰司紙,
寫著“他朝君軀也相同”。
黃幡翻飛,撲面颯颯的風馬旗。
焚化爐的影子彎曲、
我們的影子也彎曲,魎魅般
跳避——一條巨舌在辣火中扭動,
彷彿在我們身上饕餮的毒蟲。

2007.12.2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