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恭蕙:如何擺平西九爛攤子?

廣告

廣告

貼文:fred

蘋果日報       陸恭蕙
2005-08-01

立法會於七月六日公布了西九龍發展計劃研究報告。讀者如對政治有興趣,此報告是必讀物。這份報告詳細地審視了特區政府的決策過程。有證據顯示,政府最高層的決策並非基於詳細論證,而只是取決於官員的一時之念,繼而透過強大的行政機關,強硬地執行政策。這一點實在令人憂慮。

將一切問題歸咎於前特首董建華,可說容易不過,一來他的管治劣績斑斑,加上已經離任,是最方便的箭靶。但換了特首不等於解決了西九計劃的問題,因為行政主導的體制仍然穩如泰山。

這份報告充份展現了「行政主導」的政府怎樣矮化行政會議。西九是香港其中一項最大型的發展計劃,但特首和相關官員卻根本沒想過讓行會有任何實質參與。希望這不是曾蔭權建立良好管治的基礎。他打算怎樣改組行會?是建立一個真正的內閣,抑或僅委任幾位新成員以裝點門面,然後像董建華一樣緊抓大權不放?

《基本法》第五十四條列明,行政會議是「協助行政長官決策的機構」。第五十六條則規定,特首作出重要決策前,「須徵詢行政會議的意見」。但特首不一定採納行會的多數意見,若特首不同意行會意見時,特首只須「將具體理由記錄在案」,便可作最終拍板。

這些條例跟殖民地時代的憲制設計,可謂前後呼應。在殖民地時代,市民不能要求政治問責,但今天的香港若仍沿用這套方法,又能否達致良好管治?西九事件正是反面的例子。

一九九八年,董建華宣布在西九龍興建新的表演場館,推動香港發展為亞洲娛樂之都。一年後,行政會議批准檢討西九龍填海區的發展用途,該區原來的規劃包括一個區域公園、休憩用地和社區用途,只有小部份是商業用地。政府引用香港旅遊協會發表的一份可行性研究報告,以支持在該處興建新的表演場地。

顯然,在九九年十月至○○年三月期間,有一些事情發生,使西九計劃成為我們目前所知的模樣。但截至○一年為止,政府還未決定採用單一招標的模式。政府只是舉辦了概念規劃比賽,在○二年二月選出Norman Foster的設計為冠軍作品。董建華繼而在○二年九月成立由曾蔭權擔任主席的督導委員會,負責「籌劃和指導」西九發展計劃的推行工作。

○三年中,政府宣布有意就西九發展發出建議邀請書。至此,公眾方知道政府的西九發展大計,包括將整項計劃由單一發展商負責,以房地產項目的利潤興建各項文化藝術設施,提供持續管理,為期三十年。也許這是督導委員會出的主意。

立法會發現,政府宣布舉辦規劃概念比賽前,既未就西九龍填海區的發展進行任何詳細研究,也沒有研究建議的發展模式是否可行。而即使旅協及規劃署其後一項研究均強調,政府在評估場地設施之餘,應先制訂公共藝術政策;可是,政府仍沒有研究怎樣推動現代藝術及文化發展,督導委員會必須為此承擔責任。

行政會議在九九年批准檢討規劃用途時,並未討論西九龍文娛藝術區計劃;直至○三年六月計劃再提交行會時,董建華和督導委員會已就西九作出多項決定。

立法會的報告指出,在小組舉行會議期間,政府甚至未能確定指出,在○三年六月當局是向行政會議作出「簡介」抑或「諮詢」。政府只是在○四年十一月請行政會議批准督導委員會的甄選結果。除此以外,行會並無參與西九計劃的主要決策。

立法會的報告也發現,修訂西九土地用途和審批分區計劃大綱圖,並沒有按正常程序,行會應可避免這些事情發生。在這點上,督導委員會沒有完全遵守既定程序,應負上責任。委員會應明白,「籌劃和指導」西九計劃的過程中出現了很多紕漏。

董建華委任曾蔭權出任督導委員會主席,因為他是香港其中一位最資深的官員。現在曾蔭權怎樣擺脫這個爛攤子?他可以將計劃交給許仕仁,從而保持距離;但市民正密切關注曾蔭權的施政,不但在於他怎樣處理西九計劃,也在於他怎樣為香港的未來,建立真正的內閣官員文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