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回應唐英年司長》

廣告

廣告

在「80後社運風潮」及「反高鐵.圍立會」一週年的今天,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在Roundtable開辦的開議中發表了一篇演詞,內容以勸勉青年口吻讀出,用以針對年青社運份子充滿對社運人士之抹黑、抵毀及攻擊。唐司長言辭中80後就是「搞思想壟斷,剛愎自用」、「閂埋門做皇帝,自己話晒事」的一群。其言論一出,已令一眾關心社會時事的朋友們都一致地表示反感及憤怒。

本人敢問唐司長,參與社運的人中,有那位是富甲天下,可透過天文數字的資本去建立自己的商業主流媒體,營造對自己有利的論述,然後灌輸、塗毒大眾,從而左右社會,搞所謂的「思想壟斷」?又有那些參與社運的人中,於建制中身位居要職,掌控公權力公器私用不尊重反對聲音然後「剛愎自用」,「勇往直前」,當所謂的「閂埋門做皇帝,自己話晒事」?

事實上,我等參與社運之人中大多是無權無勢,有正值求學又有為三餐奔波的底下階層,我們與社會各階層同樣面對共同的社會問題。不同的是,參與社運的人為尋求公義,胸懷希望渴望改變社會,為受壓迫者發聲、請願、苦行、甚至激烈抗爭付出的都是自己的自由和生命。何以司長要抹黑參與社運之人是不可理喻,誓將關心社會國是的社運人從社會中分割出去,然後區分人種製造社會分裂?

而且,唐英年貴為政務司司長身負統領全港公務員之重責,一言一行代表香港政府及一眾公務員的立場,但其言論完全是顛倒黑白,甚至把自己在朝者與民間在野的身份和責任混淆。在朝者,權力地位集一身任何的施政和舉措都會帶領社會推向不可逆轉的局面,所以公職人員被民間監察是應分,中外古今那會有官員像唐英年公開為自己申冤,把民間監察說成被「口誅筆伐」?

何況,回歸後多得特區政府的施政,使致香港貧富極度懸殊,超過一百萬人生活於貧窮線下、特權階級專政,商家壟斷市場考取豪奪、金融市場缺乏監管,強拍九轉八令人民財富無故盡失、政府庫房擁千億而不作財富分配,挾弱勢運動員作好大喜功的政治資本等等,這一切都是鐵錚錚的事實,絕無冤枉。

沒錯妥協是民主的產物,但妥協絕不是民主的全部,尤其香港在小圈子特權階級專政之下。若果,人民放下原則,渡讓已身權利,對特權統治唯唯諾諾,認命不反抗與權貴妥協折衷,給特權者予取予攜。這才會令社會倒退,最後走上一條不歸路車毀人亡。

2011-1-1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