儀式化六四遊行下的新儀式?

廣告

廣告

IMG_5835

今年是六四屠城二十二周年,支聯會一如以往,在六四前夕的星期天舉辦愛國民主大遊行。根據大會公佈,今年有二千人參加遊行。華叔年初病歿,主席一職由李卓人接任,然新領導下的支聯會舉辦的紀念活動,一如以往般為人詬病,由長跑、放紙風箏、遊行到集會,每次均是相同的儀式化活動。每年主題也是以悼念為主,沒有連結六四與當下的中港問題,亦沒有為六四引入新的悼念意義。

在六四前的星期日六四遊行,看點同樣相似。然而,在重覆的行動中也有新的變法。長毛一如以往,在六四遊行結束後,抬著棺材到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示威。然而不同的是,以往通常只有長毛友好十多二十人的遊行隊伍,今次竟然多達百餘人,警方也始料不及,急忙調動警員。從2010年元旦遊行以中聯辦為目的地後,作為另一個中央駐港機構的權力核心,會否又成為另一個示威熱門地點?人數急增意味的,又會否是針對權力核心的示威活動,得到更多人的支持?

六月四日晚會後,社民連將遊行至西環中聯辦,並舉辦《夜祭英烈——六四中聯辦集會》,今年參與的人數又會否增多?

堅尼地道的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


檢視較大的地圖

堅尼地道的駐港特派員公署,相信沒有太多人知道是什麼地方。它位於香港公園上方的堅尼地道,是中國外交部的駐港機構。由政府總部前往,經西閘穿過花園道,由纜車總站步上樓梯。警方在中途以鐵馬阻擋示威者,表示遊行未經申請並發出警告,示威者自然是噓聲四起,但並未發生衝突。

遊行大隊成功到達特派員公署門外,警方封閉了一條行車線,長毛及古思堯先將棺材放在鐵馬上,帶領示威人士高喊口號及默哀三分鐘。特派員公署沒有人出來接信,長毛將聲明焚燒後離開。雖然公署門外也是鐵馬重重,但不同於中聯辦。公署門外是兩條行車線,沒有中聯辦般設有一些故意收窄路口的花槽。至於棺材亦成功放置到公署門外,長毛在門外燒信,亦沒有如中聯辦外遇警方以滅火筒招呼。

儀式化的遊行的新意義

遊行中播放的仍是《為自由》、《國際歌》等唱了二十二年的老歌,多張已參與了廿一年老面孔亦毫不意外地出現了。除了人數減少外,整體而言今年的遊行和以往的分別不大,不免令人擔心大家對六四的關心是否隨時間的過去而慢慢減退。然而,在遊行對伍中也可以找到一些與社會現況對照的東西。

特區政府廂建議在全港中小學課程加設國民教育科,不少人憂慮國民教育會變「洗腦教育」。正如筆者所見,有家長帶同小朋友來遊行,教導他們關於六四的真相,實行另類國民教育。有一位家長說,「(中共對言論自由的控制)就像一個金剛箍,我們若不出來表態,便會愈收愈緊。」;另外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亦有參與遊行,他們展示一幅滿佈同學簽名及要求平反六四標語的橫額。被問及對國民教育的看法時,「準教師」們也擔心該課程會變質成「洗腦教育」。

近年愈來愈多年輕人參加社會運動,聲勢不弱,甚至與老牌政黨分庭抗禮。除了學聯和院校學生會等傳統學生組織外,FM101及新青年也聚集了很多年輕人,在各社運場合中也十分活躍;今年六四亦有一班年輕人發起「報哀音」,在六四前到各區獻唱,呼籲市民認識六四真相,他們亦有參與昨天遊行。

遊行沿途 茉莉花開

今年內地人權狀況未見改善。國際知名藝術家艾未未在四月被當局帶走,譚作人、高智晟及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仍在內地服刑,被捕異見人士名單則愈來愈長。

今年六四遊行,除了平反民運外,參加者亦要求中共立即釋放上述人士。民間電台向遊行人士派發茉莉花,在沿途高舉,除了遙遠呼應今年的「茉莉花革命」,《茉莉花》也是去年頌發諾貝爾獎獻給劉曉波的樂曲。此外部份遊行人士用粉筆在地上寫上六四死難者名字,及「平反六四」等抗議字句,並沒有遭警告或干預,但警方便衣則沿途示威人士的一舉一動。

IMG_5836

小知識: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負責香港外交事務

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位於香港金鐘堅尼地道42號,現任駐港特派員呂新華,設有政策研究部、國際組織部、條約法律部、領事部及新聞處。顧名思義,特派員公署負責香港的對外事務,以及與國際組織的聯繫。其領事部則負責辦理外國人進入內地的簽證。

協力:阿釘、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