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我們要不遺餘力的反對「洗腦教育」

廣告

廣告

DSC05273

為了反對政府推行國民教育,三名學民思潮成員幾天前開始絕食,在九月一日反國教集會上,更有十位家長、教師、學生即時加入接力絕食。國民教育科備受各方批評,一本參考教材《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其中一個將中國共產黨稱為「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的標題,差不多引起全城恐慌,令大家對國民教育更感厭惡。

三位中學生的絕食,將「撤回國民教育科」運動推向高峰──本來家長和老師都反對以罷課來強迫政府撤回這科目,反對的聲音好像一時變軟了,但隨著三位學民思潮成員絕食,將本來不想進行激烈抗爭的人,在情感和實際行動上都跟學民思潮越走越近。而避免被視為「叛徒」,沒有參加絕食的反對者也不敢跟政府進行任何磋商。

反對者將國民教育等同「洗腦教育」,擔心國教科隠惡揚善,將學生變為只會歌功頌德,卻不會批評政府的「無腦」之人。看近來電視上的立法會選舉辯論,除了少數比較有辯才的候選人外,大部分建制派候選人都只會背稿、不懂回答問題,在鏡頭面前表現出差勁的思考和辯駁能力。如果上了國教科的學生將來也是如此,情況著實令人擔心。

現在,有學生以性命來抗拒「洗腦教育」,我們實在需要認真的審視和反思「洗腦教育」是什麼。

對世界還沒有什麼認知的小朋友,從父母、教師和跟他/她接觸的人和事,逐漸對所處的世界有所認識。他們上學,接受學校對人類社會、世界事物、人倫道德等等教導,並隨著知識和自身經驗的增加,建構出自己的價值觀、人生觀。這個過程中,自我學習的空間有多少?學生靠自己摸索、頓悟的機會有多少?反而,被「指引」、「教導」的時間,尤其在成年前的階段,構成了學習的主要部分。學生被誰指引、被教導什麼,對他/她日後的思想模式會有深遠的影響,這也絕對是「洗腦」的好機會。

香港的學校不少都是由宗教團體開辦的,宗教團體可以完全無顧慮的將自己的宗教教義、教條、儀式等在學校推行,要求全體學生參與。在學生對物質的構成、地殼移動而形成各種地貌、人體器官和系統運作還不認識,便被灌輸一切都由「神」而來。宗教將所有自然、社會現象預設的「終極」解釋強加於學生,使他們日後很難客觀的從科學認識世界;有些宗教對不同性取向或不同宗教信仰的人投以歧異,甚至斥責的眼光,學生耳濡目染下很可能對某些人排斥、敵視,建立了絕不應存在的錯誤觀念。為何對於現時這些「洗腦」的為害,從來無人追究?除了宗教以外,歷史、經濟、社會等非科學或技能科目,也是可以「因施教者而異」的學科。

法國啟蒙時代的思想家伏爾泰說過,「歷史只不過是我們這些活著的人對死去的人的玩弄」(“History is nothing but a pack of tricks that we play upon the dead”)──活著而又當權的人,可以選擇和詮釋「值得學習」的歷史事件,「歷史」絕不是一個「客觀」的科目。

學生從小就在現時社會制度所容許並設計好的史觀和經濟學說下「認識」人類社會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發展,思想上完全接受階級社會的存在,實際上亦為在階級社會中打拼作好準備,即使課堂或有提及「人生來而平等」等自由博愛精神,但資本主義的教育制度,實際上是維持階級社會的秩序和穏定不可或缺的「洗腦教育」,亦是讓「人生來而平等」等理想,只可以在書本上說說,而跟實際生活完全沾不上邊。

隨便問問英國的八十後,二戰是怎樣結束的,大多數人的答案是美軍加入戰爭後,局勢才開始扭轉,英美聯軍在戰勝納粹德國的戰爭中起了決定性的作用,而美國因珍珠港被襲後參戰,最後在日本投下原子彈,結束了遠東的戰爭。但蘇聯紅軍,以及中國軍民,在二戰中的重要性(蘇聯紅軍在東歐消滅了納粹德軍的八成力量)和付出(蘇聯、中國軍民數以千萬計的傷亡,中國抗戰牽制日本陸軍近八成兵力等等),卻好像消失了。而開戰之前,包括皇室在內的英國統治階級,支持納粹德國和意大利法西斯鎮壓工人運動、謀求同納粹達成聯合反蘇反共的共識等言行主張,乃至蘇聯斯大林政權千方百計、甚至不惜出賣西班牙革命利益,爭取同英美法建立反納粹聯盟失敗之後,才與希特勒簽訂互不侵犯條約等等,都是絕少青年(更遑論成年「臣民」)知道的史實。

君主制明明和人人平等的民主價值南轅北轍,但英國君主制在經濟蕭條下仍穏如泰山,大部分「臣民」都不會質疑它的存在和特權,是對民主價值的無情嘲弄,即使「女王陛下的政府」正在大規模削減勞苦大眾的教育、醫療、養老金等公共服務和開支,大部分「臣民」仍心甘情願為皇室這個英國的最大地主奉獻起碼三千萬英鎊(總數一向保密,這只是國會本年度的直接撥款)的「經費」。英國「臣民」對皇室殘民自逞的容忍、不假思索的奴性,並不是區區一課「國民/公民教育」的結果,而是官方和主流媒體推行的長期的、全方位的意識形態操控的產品。

誠然,教育是一個甚具「洗腦」嫌疑的工具,無論是國民教育,或是社會、經濟、歷史等科目,都是經過了制度設計者的悉心打造。而大眾傳媒、商業團體、政治組織等等,都有意地用不同的手法去影響受眾的思想,期望你接受甚至一同宣傳它的看法。要在人類社會中找出「客觀中立」的定位,是沒有可能的,我們的立場也離不開我們的價值和利益認同。

資產階級所塑造的主流意識形態及其「洗腦教育」(即無孔不入、課堂内外的意識形態灌輸),是一個事實。要真的反對洗腦,就必須反對洗腦的根源。只反對某一種「洗腦教育」,而不反對資本主義體制和階級社會,其實只是反對一些人搞的洗腦,變相主張另一種效力更加強大和「國際通行」的洗腦。「洗腦教育」不止於香港政府主張的「國民教育」,而是階級社會再生産的一個必須的過程。

拿生命和健康做賭注的絕食學生,毫無疑問勇氣可嘉。但如果反國教爭議,要超越目前泛民、建制政治鬥爭的框架,能夠促進勞苦大衆的政治覺悟,就需要檢視國民/公民教育,在全世界作爲維持現行少數人剝削、統治多數人的體制 的工具的事實,將目光集中在使媒體壟斷和思想操控成爲可能的資本主義制度。

圖為編輯所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