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鄭司律

踢住對拖,由你開拖,有理還拖的町人庶民。對食,有難以滿足的肚皮,對書,有難以專一的好奇。 網誌

抗議李克強到訪港大記行

抗議李克強到訪港大記行
廣告

廣告

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港挑起政府與市民之間的矛盾。繼日前有市民因為穿著平反六四的T恤而被拘捕,引起社會對政府大肆洗太平地,打擊自由的關注;是日李克強到訪香港大學,出席港大成立百周年慶典,亦遇到不同團體抗議。一批香港大學校友藉此機會,反對李克強到訪港大,卻引起了警察對市民人身安全自由更強力的打壓。筆者跟隨抗議行列,近距離記錄是日行程。

事緣港大校方在百周年慶典上,只邀請了少數人士,包括近日訪港的副總理李克強擔任嘉賓。一眾校友、師生、職工、以及公眾人士的缺席,令人深感港大校方視百周年慶典為一個圍內派對;而百周年慶典日子完全無關建校紀念日,反而與李克強 – 一個與港大百年發展素無交集的大陸官員 - 訪港日子扣合,亦令人懷疑校方是否向大陸官員作政治獻媚。

而近日市民穿著宣示政治口號衣服的自由被侵奪,更與大學保障自由的意義背道而馳。故此一行十數人的港大校友齊集太古樓地下,希望沿漆上毋忘六四字句的太古橋示威。而諷刺的是大學校園內的抗議行動竟遇上更明目張膽的打壓。

筆者一行數名來自不同院校的同學,擬定參加在港大的抗議,並要求大陸當局保障言論自由『開放網絡、解除報禁』。由於並不寄望李克強會主動聆聽不同聲音,故此夥伴一行人等分工在不同地方準備,增加突出訴求的機會,並擬定最後在太古樓與港大校友隊伍匯合。筆者是日上午跟隨校友隊伍出發,並與身處不同方位的朋位聯絡。

就清晨到達香港大學時所見,單在本部大樓四周便佈滿大批警察,港大校園內亦開始有便衣巡視。直至八點左右,經過大學出入口時,見到警方竟在一向對公眾開放的大學校園,要求出入大學人士及車輛出示邀請函、學生證或職員證等證明文件,其他人士一律不獲准進入校園。警方監控出入口的舉動,明顯是又一次洗太平地的行動。

筆者隨後企圖從梁銶琚樓步行前往太古樓集合時,亦遇上警方重重佈防,多條可供出入的通道均被封鎖。最後與一名港大校友從後樓梯抵達集合地點,發現十多名抗議者經已被警方及鐵馬攔阻,離慶典地點有長達一百米的距離。而抗議隊伍表示希望能夠稍前移動,在地面漆上平反六四語句,具歷史意義的太古橋行人路上抗議;而警方與校方代表回應表示可從量安排。

由八點一直守候到九點,由李克強未曾抵達到李克強經已到埗,校方代表,學生事務長周偉立博士卻與警方交涉無果。警方表示,使用大聲公會影響遠在一百米外的陸佑堂進行典禮,故此要求示威者在向前移動後放棄使用大聲公。負責交涉的校友表示難以聽從警方的決定,抗議者的申訴聲音當然就是希望李克強能夠聽見,而且若果一早安排得當,理應可在典禮前讓官員聽到申訴,而無礙典禮進行。

警方強硬的態度,使得校友們亦停止等待警方無故拖長時間,在得悉無法抵達慶典地點陸佑堂後,企圖轉向校長遞交請願信,卻又遇到警察築成人牆。另一方面,校方代表也一直無法主導校園的空間管理,不能與警方達成顧及校友需要的決定;校友們指出,學生和校友理應可以一如往常,沒有限制往來校園的不同地點,大學的自主管理權更不應拱手由校方相讓予警方,並且要求警方撤出港大。結果遊行隊伍始終毫無寸進,而警方則變本加厲佈置第二道鐵馬,並且攜帶宣示非法集結的展示橫額,向抗議隊伍強加無形壓力。

正當雙方持續對峙,筆者收到消息身處其他地方的同行者將前來匯合。未頃,抗議隊伍突然聽到相隔兩重鐵馬開外,梁銶琚樓方向(亦即稍早前筆者抵達集合地點的出口)有衝突的聲音,警方亦轉向該處佈防。筆者亦辨認出同行友人的聲線,遂向抗議隊伍指出該處為港大學生及友校同學,當時從太古樓未能得悉梁銶琚樓的狀況,故此我們要求警察交待同學的情形,警方卻無任何表示。直至記者朋友說出該處的同學被警方推倒,並被強行推入大樓內的後樓梯,警方隨即關上消防門阻擋採訪,並將抗議的同學封鎖在樓梯口中,我們才得悉事情大概。(有關片段參看:有線

對於警方推倒同學,筆者與抗議隊伍轉向天橋旁的罅位,希望擺脫警方的無理約束前往校長府,同時迫問有關同學的下落。由於學生事務長周偉立博士表示被推倒的同學被安置在保安室,再加上警方十問九唔應的不合作態度,抗議隊伍遂轉移要求保安公司交待該批同學的詳細情形,周偉立博士後來表示我們能夠在向徐立之遞信途中與該批同學會合。

前往向徐立之遞信及對話途中,抗議隊伍又先後兩次被阻截,相信是確保抗議對象李克強經已揚長遠去。抗議隊伍最後在折騰個多小時後,才得以與被禁閉的同學會合。一行人等最後在中山廣場與徐立之會面,除了提出反對港大政治獻媚、校方將自主管理權拱手相讓警方、以及差人粗暴對待,更提出校政不民主化,以及相信是各大院校共同面對受資源競逐逼迫,等等令大學日漸變質的問題。然而,徐立之除了反覆說出『我們聽到你們的意見』外,沒有任何實質回應。

當大學本身缺乏尊重包容,又或趨財附勢,種種因素扣合便形成有權勢者能在校園空間上橫行無忌,無權勢者卻備受規限,一如是日李克強到訪港大,侵奪學生和市民的空間,這豈不違背求學批判自主卓然獨立的本質?當大學生在原本開放的校園內不能自由通行,抗議者被差人粗暴推倒,傳媒被強行阻擋蒙蔽無法得知真相,保安職員又成為公權力的攔頭卒與及磨心,試問這間百年老校,它的同學百年來關心國事,一直為香港乃至中國推動社會前進之中堅,到了此情此景又是否一如徐立之所講:『香港大學,很開放、很包容、很多元』?香港第一間大學成立百年以後,今時今日香港各大院校在明德親民的道路上,又究竟要為下個百年,留下甚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