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記者的體驗

廣告

廣告

我在過往的示威中是直接行動者,在去年反高鐵示威中我去了搶鐵馬、六四晚在北角與警員推撞。但這次七.一大遊行則化成另一個身份,正式成為一個民間記者。

民間記者不能介入行動

記錄時不能介入、介入時不能記錄,身為民間記者只能在旁邊觀察,即是當自己不存在。看到有人拉鐵馬、或者有示威者和警員衝突,民間記者絕不能插手,否則就違反了自身的角色立場。

而在每次衝突中,警方都要求記者帶上證件以資識別。記者證可以讓自己不被拘捕,但民間記者不能因此以為有免死金牌,事實上警方會全程拍攝示威過程,參與肢體衝突後想以記者證脫身應該是不可能。

民間記者不能參與行動者的討論

民間記者既然不能介入行動,也自然不能介入行動者之間的討論。例如在七.一遊行後的堵路行動中,行動者在長江中心外面花了近一小時討論。眼見警方增援愈來愈多,似乎已有能力可以清場,但民間記者不能發表意見,只能看著事態發展。

其實我對此有點不習慣,因為我認識不少活躍社運人士,亦一直有參與直接行動,對七.一晚的事態感到焦急。但七.一晚我有另一項任務,就是協助獨媒將最新消息即時發報,所以我還是要保持沉默。

民間記者須補完主流報導

我說了那麼多民間記者不能做些甚麼、說些甚麼,其實就是要帶出民間媒體必須要有公信力,才可以跟主流傳媒分庭抗禮,第一步就是由民間記者做起。

七.一堵路行動,在主流媒體上看到一貫的視覺效果:讓觀眾看見示威者突然衝出路面、接著就是肢體衝突;主流傳媒都重點報告當晚拘捕了多少人,再接著到警方發言人聲稱為了社會恢復秩序,已有最恰當的武力清場。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劇本。

主流媒體的報導遺漏了很多重要的東西,最明顯是為甚麼示威者要參與堵路?這不是一句「抗議政府遞補機制」甚至更簡單的「不滿林公公」就可以完滿解釋,社會大眾若果沒有得悉堵路背後的論述,他們也只會認為事件流於肢體衝突,也不可能期望他們加入社會運動行列。所以我認為民間媒體有責任揭示事件更多的細節及深化公眾討論,社會運動才可逐漸發展。

民間媒體的資源當然不可能跟主流媒體相題並論,例如獨立媒體的民間記者也是自願參與,所以大家請支持獨立媒體的工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