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討論《孔慶東真的有罵"香港人是狗嗎"?》有感

廣告

廣告

孔慶東有沒有說過"香港人都是狗"、"不懂普通話就是王八蛋",在尾崎崇實的《孔慶東真的有罵"香港人是狗嗎"?》一文和孔的發言原文已經講得好清楚,沒有。從近日的討論中,我碰到以下幾個問題,想來大家也可能有興趣研究一下。

有人說一個教授居然用"狗"來形容人,即使不是說全部港人都是狗,都已經夠侮辱性。地鐵男對在港鐵食面的小孩和其母親的態度可能不太好,但孔教授激動又不留情地指那些殘留殖民地時期心態、自認為"高等華人"、見到同胞都故意不說普通話的香港人是"狗",即使罵得對,但跟其"教授"的身分也不合。

第一,我們對"教授"應有特別期望嗎?

首先,我不會因一個人是"教授"而特別尊敬他、對他有什麼特別期望的。例如,芝加哥大學名教授、諾貝爾經濟學得奬者Milton Friedman備受擁戴推崇,但他賴以成名的"shock therapy”──"建議"(在世銀和IMF貸款條件威脅下)發展中國家開放市場、減少政府干預等自由經濟政策,造就了機會給西方的企業打入這些國家,甚至可以說得上是在經濟上再度殖民,導致很多原本經濟是在發展的第三世界國家,經濟往後退,人民生活水平大不如前。這位大教授跟在智利實行軍事政變、大搞國內恐怖主義、殘殺異己的皮諾切特更惺惺相惜,教授的高徒更成了智利市場開放的搞手,智利人民民不聊生。所以,教授對我來說只不過是就某一範疇有較深入的研究,有時更可以以其"專業意見"跟統治者合謀成為壓迫異己的工具,我不會對他們有任何特別期望。比起發表意見的態度、形式、受歡迎程度等,任何人的意見內容,才是值得批判和審視的對象。

至於孔慶東,我認同孔生是動了氣,他說的話是容易被斷章取義,但不等如傳媒有權[和合理]把他說的話歪曲和捏造他把"全香港人都罵為狗"、"不會說普通話的人就是王八蛋"(傳媒為的是報導事實,還是煽動香港人反內地的情緒?),傳媒這樣給人一個先入為主的印象,所以,當事實是即使他也有說香港有好多人是好人,但大家都只記得他罵香港人是狗。而當傳媒是這樣報導了,也不等如我們不需要問事實究竟是怎樣的、他真正指罵的是誰

正如尾崎崇實的文章所述:"孔是一個民粹名嘴,説話煽情,並不文雅,在政治上也可圈可點,是個事實。但這位以教授金庸、梁羽生小説聞名的,也發表過讚揚香港文學和批判港資企業在深圳暴行的言論的人,有沒有真的像不少人所宣揚的,罵“不說普通話的人是王八蛋”,而全體“香港人都是狗”呢?恐怕是沒有的。"

第二,除了一直用的"蝗蟲"之外,好多人已經再加上"大陸狗"來形容國內人士。很多人指罵人是狗的(也不管他是不是罵全部人了)就是狗。

罵人的是人還是狗?

孔批評那些仍懷著殖民地心態,把自己當為"高等華人"歧視同胞的香港人是殖民主的狗。他引用魯迅[魯迅罵人絕不比孔生客氣]的例子來說明:"這就是魯迅先生早就批評過的西仔[應為"西崽"],魯迅先生當年就說這個上海街頭就有很多西仔,專門欺負鄉下人,看鄉下人進城不懂規矩啊,比如說看不懂紅綠燈啊,比如隨地亂扔垃圾了,馬上過去罰款,這種人在帝國主義面前是狗,在中國人面前是狼。所以這種人是殖民地遺留症。"

在字面上你可以話魯迅先生把帝國主義提升為"人"而把同胞看為"狗",但他的意思是要把自己與帝國主義並列來侮辱國人嗎?無錯,魯迅是以"人"的角度來看和指責那些欺善怕惡的西崽[這也是個很粗鄙的罵人的說話],孔也是以同樣的角度視那些對大陸人就惡形惡相,對外國人就順得人的香港人。他起碼在生氣時,仍會講得出香港仍然有很多人是好人,講明他罵的是誰,但現時網上出現的言論,卻一面倒將大陸人稱為"狗"。孔生一言引起如此公憤,但陳雲等把大陸人稱為"蝗蟲",將他們的嬰孩稱為"蝗B",這已不是最近的事,而公開批評他的又有多少人?香港人會因他用這樣侮辱的字眼形容人而感憤怒嗎?

這個已經超越個人言語態度問題,這樣的社會現象,比探究一個教授應用什麼態度說話更重要。

至於孔說香港人在公眾場合守規矩是法治下"欠捧"的表現?這當然不可能一言以蔽之,也可能是未有仔細討論就下的結論。但他帶出重要的一點,當香港人自以為是自己的素質、天生的優越性,我們往往忽略社會制度[例如所受教育、社會保障、什麼東西要競爭或扁人才可以得到等]對人的影響和塑造。

第三,無論如何,他有需要用"狗"這個字嗎?

孔指出,香港有200多萬人居住“不到20平米[即200多尺]的鴿子籠”,李嘉誠蓋的“200平米[即2000多尺]的房子號稱豪宅”。

好多人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仍然無安穏有尊嚴的生活,生病了也不敢看醫生,怕有什麼大病負擔不起高昂的醫藥費、手術費。對於這些活生生被當作豬當作狗當作奴的人,香港人可以"超冷靜"的對待;見到自己人住在籠屋、劏房、甚至淪落街頭,有些香港人仍會以為免影響自由市場為由反對政府建公屋,是誰把人真的當作狗呢?

我們對所謂的"語言暴力"可以這樣火滾,但為什麼對實實在在的剝削、暴力卻如此"寬容"?這個更是值得探究的原因。如果孔是以這樣的代價來喚起人應有的憤怒,我想,我們的憤怒應該指向更應該被正視的地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