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睇完麥曦茵上《哲學有偈傾》,不期然諗起彭浩翔,或是因為彭早期的小說《全職殺手》的角色設定,手執一本《李天命的思考藝術》吧。

近期不少人談春嬌或撒嬌,若只求感同身受的共鳴,那就沒需要看這一集《哲》,探求真愛之所以為真愛。麥曦茵在節目兩位主持帶動下,將她身為電影人背後的創作觀及愛情觀,深入細緻地呈現出來,而且有不少精警的句子,例如:

— —先要明白自己,不用先明白愛情。
— —有益的愛情,使人成長;
— —想談一段更好的愛情,首先做一個更好的人;

當主持用柏拉圖《會飲篇》的Symposium,道出愛情的意思可能就是尋找命中注定的另一半時,有趣是麥曦茵用一個兒童故事The missing piece meets the big O來回應。在她眼中,愛(情)是一種粒子碰撞、促進自我成長和完成的關係/過程。愛情比較狹窄,愛的内涵更加寬闊——擇偶條件縱不符,有足夠的愛便可超越。所以,一見鍾情並不是那麼浪漫,有很多原因(客觀條件因素)遏制動物性求偶的衝動,延後的觀察比直覺/本能更重要。

廣告

動物

貓巡捕

廣告
貓巡捕

廣告

圖片來源

蔣麗芸議員近日大力倡議香港的屋苑要飼養流浪貓捉老鼠,以解決鼠患。更有報道語帶譏諷的說「元秋成功爭取訓練流浪貓捉老鼠!」 之所以說是「成功爭取」,當然是從冇到有的意思。皆因食環署一向禁止街市養貓,認為影響衛生。而公屋養貓也有嚴格規定與限制。現在在蔣議員的強烈提案下,彷彿是向貓咪大開方便之門,讓流浪貓有更多生存空間,或甚至有更多機會被領養上樓,安居也樂「業」(捉老鼠)。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調查梁振英先生與澳洲企業 UGL Limited 所訂協議的事宜專責委員會,副主席周浩鼎被揭其提交的委員會調查範圍文件,由CEO_CE即行政長官梁振英修改。梁振英今日在舉行行政會議前,重申被調查者有權利表達意見,又反擊指有立法會議員違反保密協議,公開會議內容,應予調查。

行政長官梁振英在行政會議前,回應其涉干預立法會調查其UGL事件,他指離職協議已被澳洲傳媒全部公開,事件發生在兩年多前,本港稅務局至今無採取行動,自己亦曾委託律師向外國執法機構查詢,獲回覆不會跟進。梁振英又指在立法會成立專責委員會是十分容易,只須70名立法會議員中20名要求便可成立,他指在今日立法會的組成方式下,20名泛民主派議員提出是「輕而易舉」。

對於他透過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修改調查範圍,他指不希望日後有人指部份範圍無包括在內。對於為何加入討論《基本法》第47條,他指「財產及利益是兩個概念。」

第四十七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必須廉潔奉公、盡忠職守。

行政長官就任時應向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申報財產,記錄在案。

廣告


廣告

(論六七暴動之一)

六七暴動陰魂不散。問題是,陰魂再臨,自以為過來人卻未必認得出來。例如程翔[1]。他滿懷悲憤,唯獨理性分析缺缺。他長篇累牘論證中共的六七暴動是紅色恐怖主義。他不知道,這樣定性大大誤導,客觀上反為中共解套。

沒有白色恐怖的紅色恐怖

白色恐怖,不嫌過於簡化地說,是原有統治階級,對起來反抗它的反對派施以法律內外的暴力打擊;而紅色恐怖,則是反對派對白色恐怖的武力回應。這種決鬥再發展下去,往往變成內戰,這時濫用暴力就更加難以避免了。就以國共鬥爭來舉例。1925年中國第二次大革命爆發,本來是國共聯手北伐,但1927年蔣介石反共,在上海大殺共產黨人,之後國民黨也隨剿共而快速法西斯化。另一方面,中共在斯大林的指揮下,明明革命已經失敗,卻死不承認,還要在1927年先後搞了廣州和南昌暴動。暴動慘敗之後,湖南省委為了阻擋敵軍南下湘南,竟然把大路兩邊十里內村莊房屋統統燒毀!連中共史家也承認這樣幹實際上把許多本來不反對中共的都逼得反對。[2] 這種所謂紅色恐怖,以後更不時出現,毛澤東甚至籍反白色恐怖,把無辜同志大批殺掉。這就是所謂富田事變。

廣告


廣告

人民力量陳志全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今日(5月15日)討論有關消除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歧視的工作進展。民主派質疑政府在消除歧視上的工作成效,批評政府遲遲不進行立法保障性小眾;建制派則關注立法後會引致逆向歧視,令宗教及教育機構犯法,認為存在極大爭議。

議員批平權工作無進展

人民力量陳志全指,性傾歧視立法議案早在回歸前的立法局討論,當時僅以兩票被否決,拖延至今日,平機會的報告都認同需要立法。他又質疑,政府雖然提出《消除性傾向歧視僱傭實務守則》,但並沒有落實守則內容,早前因同性伴侶不享有福利而提出司法覆核的入境事務處職員,便是一個例子。他認為立法刻不容緩,亦提出需要研究制度讓同性伴侶締結關係。

工黨張超雄直斥政府「拖拖拉拉」、「研究研究」,只是想「hea埋佢」,等到下屆政府。張指現時推行的守則與公眾宣傳,根本難以達到消除歧視的目標,認為需要立法。

劉小麗指根據平機會的報告,市民對性傾向歧視立法的支持度提升至55%,批評政府「原地踏步」。她舉出台灣、澳門都已經立法,亦批評政府在宣傳上只集中在香港電台,嚴重缺乏在其他大眾電子傳媒上宣傳。

廣告


廣告

相隔一年後再於獨媒撰文,感慨非常。

2016年香港,經歷了一次又一次荒謬事件,我們一路視為理當然的東西,大至政制,小至小販文化,當權者竟然肆無忌憚地摧殘,又將民意當作耳邊風,拒絕改革,街市議題是其中之一。

去年五月,小弟就天水圍街坊為爭取公營街市遊行,發表一篇偵查報導,揭發政府當年屈服於地產商的壓力,刪除33區公營街市計劃,更種下日後領展壟斷區內商業設施的禍根。

天水圍的主流論述中,離不開偏遠、充滿低下階層、無街道文化、官商勾結等字眼,卻無進一步資料解釋有關現象,有些細節仿佛永遠是一個謎。過去一年,我幾乎有空就去觀塘歷史檔案館,找尋自己社區的歷史檔案,不斷補充主流天水圍論述中的缺陷和盲點。在紀錄片《消失的檔案》公映前,幾乎甚無人擔心政府可能在毀滅敏感檔案,讓後世失去尋找真相的機會。

廣告


廣告

引言︰「都市固體廢物收費」的公眾書面諮詢將於2017年5月17日截止,5月29日為立法會的公聽會。市民開始各出其謀,如網上已提供偽冒膠袋,任由消費者選購。但真正令公眾恐慌的是,徵費會否變成濫收,最後變成無止境的負擔?

環境局預料在2019年下旬實施都市固體廢物收費,談了二十多年的污者自付原則終付諸實行。政府會設立針對家居的「按戶按袋」和工商界的「按重量」兩種徵費。未來市民輕易從便利店、超市及自動販賣機購買不同容量的膠袋,但整個舉措似乎只集中在如何阻止垃圾進入堆填區,還未看到垃圾徵費與回收有任何直接關係。

若政府日後在垃圾徵費政策之上,設置「專款專用」的回收基金制度,把徵得的款項用於資助民間小資本的回收項目,可謂一箭多鵰。除了產生減廢效益,也吸引公眾自動參與資源回收,共同推動循環經濟,但前題是要令公眾看到回收有價,其回收的利益高於垃圾收費的金額。

期望專款專用,能為環保事業產生槓桿作用

過往政府的環保基金往往受制於「量入為出」的公共理財原則,不一而足,難以廣泛覆蓋民間回收項目,甚至局限於教育和資源分類層面,缺乏對回收再造行業的支援。即使政府設立「回收基金」,但有傳媒發現「先回收,後資助」的操作,令多間回收商在遞交申請書後,反而主動撤回或退出計劃(無線電視新聞,2017)。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仍未就何時補選原屬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遭DQ的議席,不過各民主派政黨已磨拳霍霍。在九龍西,民協何啟明日前宣布不參加黨內初選,馮檢基將成為唯一代表,因毛孟靜退黨而令五區直選缺一的公民黨,2015年在區議會選舉勝出的油尖旺區議員余德寶接受獨媒訪問時亦表示「初步積極考慮參選」,但指公民黨執委會目前未就補選進行討論,並重申任何有興趣參選的民主派及本土派,均應參與初選。

余德寶在2015年首次參選區議會,在油尖旺區議會海富選區擊敗建制派羅少雄,獲得2,859票成為為油尖旺區票王。去年成為公民黨執委,主力地區發展。「執委、地區支部、區議會和區內社區諮詢,每晚都好多會要開。」

與公民黨「漸行漸遠漸無聲」的毛孟靜退黨後,公民黨的立法會議席由六席減至五席。屬九龍西的余德寶和毛孟靜亦大有淵源,他大學時期是前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家洛的學生,2012年在公民黨實習時協助毛孟靜競選立法會選舉。一年後,毛孟靜推薦他加入公民黨。作為其前「下屬」,余德寶形容毛孟靜是「領頭羊」,有自己意見和敢言,亦欣賞她對地區工作的「上心」,「地區執委會,她每次都有出席,支援其實充足。」

廣告


廣告

政府政策寫得漂亮,但不能夠落實,一直為人詬病。民間和政黨批評政策口惠而實不至,可謂沒完沒了。我們從社區設施和服務規劃的角度,探討政府部門和區議員在社區層面對政策落實的影響力,可啟發我們在社區聯繫居民力量,尋找到更多的施壓點,叫政府和為其護短的伙伴無可逃避。本文以西灣河的鯉景灣綜合大樓作為闡明例子。

政府聲稱重視安老,在多份《施政報告》及《施政綱領》表示,由勞工及福利局負責,物色土地興建安老院舍,但資助安老宿位的輪候時間過長的問題卻一直未解決,去年共有6104名長者在輪候宿位期間離世,死亡人數較前一年多3.8%!

而社區文康設施方面,多份《施政報告》及《施政綱領》亦表示由民政事務局負責,繼續規劃並提升圖書館的設施和服務。但來自多個區議會的訴求,要求增建圖書館的聲音仍然不斷。

東區人口冠港島,也是全港長者人口比例最高的一區,預算到2024年,東區長者人口比例全港最高,達28.2%,每4個人最少有1個是65歲或以上。上述的安老院舍和圖書館政策,理應在東區落實,但包含這些設施的西灣河鯉景灣綜合大樓工程,至今已拖延了8年之久,動工遙遙無期!

公共設施的興建:政府是主角 區議會是配角

廣告


廣告

早前斐濟足總考慮征召傑志球員林恩許入斐濟國家隊,但今日有香港媒體引述佢說話指「否認代表斐濟讚揚香港球壇更專業」,並話「小時我曾在澳洲球會出戰過大洋洲聯賽冠軍盃,當時我和斐濟隊交手便感到他們很業餘,到大國腳甚至會由正職為司機、教師等球員出賽。老實說香港比他們專業多了」。

林恩許講嘅是否冇錯?斐濟男足近年登上過國際舞台,先講講大細國腳。

斐濟男足近年打入過FIFA U20世界盃決賽週及2016巴西奧運足球決賽週,不過2次打入決賽週都係冇大洋洲勁旅新西蘭喺到,因為新西蘭主辦FIFA U20世界盃所以唔使踢外圍賽,而2015年太平洋運動會足球賽奪得金牌國家會成為大洋區奧運足球唯一代表,結果新西蘭U23於4強被揭發用違規球員被取消資格,最終金牌戰中斐濟U23擊退瓦努阿圖U23取得奧運入場券。

冇新西蘭阻住成為斐濟近年2次亮相大賽原因,不過23歲以下足球發展唔計新西蘭,斐濟都算大洋洲內進步得比較快嘅一支隊伍,但成人隊成積就一般,上年舉行嘅大洋洲國家盃小組賽雖然不敵新西蘭,但隨後1比0小勝實力相若嘅所羅門群島,可惜最後因為後防大意輸畀瓦努阿圖出局,而睇返歷屆大洋洲國家盃,斐濟從未奪冠,最叻只係季軍,近3屆都係小組出局。

再講專業,其實香港足球都唔算專業,但的確係比斐濟專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