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按︰ 因反對東北規劃入獄的禮將於2月7日星期三保釋等候上訴,這是幾個月前寫起,朋友N寫給他的家書。

親愛的禮︰

不太確定要用怎樣的語言給你寫這封信。矛盾的是,我們彼此都打從心底裏知道我應該用的語言,就是政治。在這幾年的日子裏我們建立了一套不屬於你或我的語言、聲音,它孕育自許多共同經歷和集體的思考練習。這語言聽起來讓人透不過氣同時安然自若,沉著卻充滿渴望,尖酸又溫柔。這聲音愛慕着言說的行為,愛慕着話語和靜默間的轉換,愛慕着所有嗶哩巴啦與吱吱噚噚。那是一把彷彿神志不清的聲音,極其純粹地作為聲音而存在。那你明白嗎?不是我不確定要用甚麼語調去寫,而是不確定其他人是否願意耐心聆聽我們花一生去做的音樂。

是的,我很怕。我怕這世界窒息於噪音的籠罩。我怕震耳的啼哭和吼叫在每個街角埋伏,每把聲音都在爭取你的注視,讓你不曾注視自己。我怕我們注定要追逐這極速、快閃的人生。在這條快線上,話語像子彈般連發,像炮彈般轟擊要你不得不注意。這是你我都想要逃離的地獄。不死人在無眠的煉獄,溺沒於資訊的恐怖襲擊,身體每秒透出令人虛脫的狂躁和緊繃。我很怕,因為知道就算只是想寫一封信已經一腳踏入包圍我們的這場戰役。漫天烽火,警號不斷鳴響,我實在不敢想像還有誰願意聆聽純粹作為聲音而存在的聲音。

廣告


廣告

今天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討論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包括佔地172公頃的粉嶺高爾夫球場。 消息指,當局評估,若全面發展球場,相信可提供13200個單位。 有政黨最近不斷建議發展粉嶺高爾夫球場,土盟必須重申,在2014年村民提出發展粉嶺高爾夫球場是作為新界東北的替代方案,我們反對假借「發展」之名,將所有土地建屋,無視生活空間、社區多元及生態價值。因此,若發展粉嶺高爾夫球場,東北計劃須先撤回,讓東北村民及社會重新審視古洞北粉嶺北土地的永續發展。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東區區議會原定上星期二開會,4名身穿黑衣、身份不明人士阻止民主派區議員進入會議廳,導致會議流會。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和7名民主派東區區議員下午去北角警署報警。他們在報案前見記者,重申懷疑有關人士已干犯《簡易程序治罪條例》,要求警方徹查事件。

早前報名參加立法會選舉的香港眾志周庭,被選舉主任鄧如欣以「政治聯繫為香港眾志為由」取消。在上周的區議會會議中,民主派東區區議員加入緊急議程,強烈譴責政府,並促請身兼東區民政事務專員鄧如欣解釋。會議原定下午2時半開始,但有4名身穿黑衣、自稱是保安的人士阻礙10名民主派議員進入會議室,黃之鋒和周庭取得旁聽證,但同樣被拒入內。會議最後流會,鄧如欣未有露面。

鄭達鴻表示擔心同類型事件再次發生,又稱「慶幸」今次事情的結局是流會,若下次再有議員被阻止開會,建制派趁機強行通過具爭議性的議題,後果不堪設想。他指出,不排除日後在區議會會議提出要求檢視《會議常規》,確保所有議員不會被無故剝奪出席會議的權利。

廣告


廣告

劉頴匡(左)及其選舉經理李晉希

(獨媒特約報導)報名參選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的劉頴匡,上周三被選舉主任陳婉雯裁定提名無效。劉今午前往前往沙田民政處,遞交表格申請取回5萬元保證金,並要求陳婉雯當面交代DQ原因。民政處職員指劉未有預約,稱陳婉雯正在開會,未知完結時間,要求他到房間內等候。劉又表示將會提出選舉呈請。

【18:37 更新】劉頴匡指,至下午6時民政處關門,選舉主任陳婉雯仍沒有現身,由於他另有工作在身,已離開民政處。

IMG_5102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計劃在啟德舉辦青年市集,引來多個關注墟市團體批評把墟市「盛事化」,選址無視基層需要,扭曲墟市原意。參加立法會九龍西補選的姚松炎設立「墟市適宜指數研究團隊」,研究由撐基層墟市聯盟提出的10個墟市試點的可行性和「墟宜指數」。研究結果顯示,以10分為滿分,10個民間試點的平均分達6.28分,接近康文署年宵市場的6.63分,大幅拋離僅得3.18分的政府提倡的啟德青年市集。團體和街坊冀政府參考研究結果,採納民間選址,並簡化申請手續。

民間試點得分最高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參選政綱提及研究在各區增設特色墟市,但首份施政報告裡隻字不提墟市政策,被眾多團體轟「走數」。發展局在去年11月7日的立法會墟市事宜小組委員會中表示,計劃今年在「起動九龍東」中選取啟德閒置地方設立墟市。但撐基層墟市聯盟批評,政府提出「由上而下」的臨時墟市敷衍了事,啟德選址缺乏配套,遠離民居,而且交通不便,擔心基層市民難以參與。

廣告


廣告

均益二期維修關注組成員王澄烽

(獨媒特約報導)均益大廈二期業主立案法團重選,由街坊自發的團隊勝出,取代舊法團。鼓舞街坊的,不僅是踢走管理不善的舊法團,更是因為均益大廈二期素來是民建聯「票倉」,而經此一役,不少居民「認清民建聯真面目」,明白要靠自己力量維護利益。均益二期維修關注組成員王澄烽在業主大會後,懷疑被跟蹤,他強烈譴責恐嚇手段。

王澄烽被跟蹤 疑是對手所為

雖然關注組成功「起義」,當選新一屆法團委員,但似乎撥開雲霧仍未見青天。王澄烽在2月2日晚,即業主大會後兩天,懷疑被對手成員跟蹤。當晚王澄烽在太子的酒吧與朋友聚會,期間到門外接電話,發現一名可疑人物在外,他認得該人常出席業主管理委員會,經常發問「鬆章」給懷疑圍標的顧問公司博德。該人在王澄烽接電話期間,也打電話重複稱「我喺油站」、「我見你唔到」,歷時數分鐘,該人其後走到轉角消失不見。

王澄烽指可能是自己過慮或杯弓蛇影,也不欲冤枉任何人,但舊法團的橫蠻早有前科,希望公開事件以留記錄。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均益大廈二期在1月31日舉行業主大會,選出新一屆大廈業主立案法團委員,由街坊自發組成的名單「均益二期老友記」成功當選。組成名單的均益二期維修關注組成員是普通大廈居民,他們「睇唔過眼」前任法團的管理表現差勁,毅然決定參選。面對重重難關,街坊憑團結力量,成功踢走連任多年、有民建聯龐大資源加持的法團。

漠視反對 聘曾涉圍標顧問公司

均益大廈二期在2014年收到驗樓令,時任法團開始籌備維修事宜,但後來又拖延至2016年底才重新開始。在大廈居住了40年、從2008年開始關注大廈事務的高文軒因此成立關注組,見證法團不顧居民強烈反對,利用大量授權票強行聘請曾在銅鑼灣伊利沙伯大廈有圍標紀錄的工程顧問公司「博德」。關注組又曾多次向法團「進言」,要求解僱博德,並採用政府推出的電子公開招標平台「招標妥」,但意見沒有被法團採納。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民陣召集人葉志衍和社民連成員陳文威等9人在2016年反釋法遊行案中,分別被控煽惑他人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故意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和非法集結等共7項控罪。辯方早前提出永久終止聆訊,裁判官黃雅茵今早聽取控辯雙方陳詞後,押後到星期四早上10時裁決。

控方反對永久終止聆訊,指各被告不會因為警方部署文件內容被遮蔽,而未能進行公平審訊,又重申被遮蔽的內容不會作檢控之用,而且辯方能從盤問中獲取案發當日實際情況,法庭可在當刻再考慮是否披露文件內容。

對於辯方要求傳召簽發文件的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控方表明不同意,指法庭已裁決其簽署的內容,及已接納無須披露4份文件被遮蔽的內容。控方續指,政務司司長作為僅次於行政長官的最高級政府官員,對警務處有一定認識,可以根據專業和法律來決定不披露文件,從宏觀公眾利益角度考慮其影響。

代表第一被告吳文遠的大律師郭憬憲強調,沒有直接關係而不需披露文件內容是錯誤的,因為「可間接有關係」便已經需要作披露。他認為控方以公眾利益凌駕辯護空間,又示範審訊中矛盾的地方,例如指揮官的名字被遮蔽及警方部份部署決定。

廣告


廣告

今日守護大嶼聯盟及土地正義聯盟與市民由中環碼頭遊行至禮賓府,抗議政府對近日於水口及梅窩的倒泥活動充耳不聞。

在2017年12月,守護大嶼聯盟收到消息,水口和貝澳分別出現挖泥及倒泥的情況,並馬上去信可持續大嶼辦事處、規劃署、地政總署、環保署及漁護署投訴相關的情況。近日得到的回覆跟以往一樣,暫時沒有部門會執法或採取行動遏止破壞環境的行為。這造法無疑是鼓勵「先破壞,後發展」,讓地主免罪於其破壞環境的行為,減低水口和貝澳兩地獨特的生態價值,為緊隨其後的發展計劃舖路。

《可持續大嶼藍圖》確定「北發展,南保育」的政策方向。北大嶼的各項發展計劃都各計劃已經如箭在弦,似勢在必行,但南保育的仍然是空中樓閣未有任何切實可行的建議。特首林鄭月娥在第一份施政綱領時提出「在大嶼山選定的先導地區,例如大澳、水口和貝澳等, 運用不同資源推行一系列合適的鄉郊保育項目,以配合 政府於大嶼山的發展和保育工作」,守護大嶼聯盟及土地正義聯盟今日帶著泥頭去到禮賓府送給林鄭,希望她謹守諾言,盡快推行保育項目,遏止破壞行為。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這是一個有關足球的故事。「炮仔」郭詠燊三年多前離開職業足球,目前在甲組替花花披甲飛馳。36歲的他過去十多年來,邊踢甲組,邊替屋企做生意,這是香港職業足球員的生態。十多年前出道遇上港足冰河時期,不少人都選擇離開球圈,郭詠燊自言是冰河時期的生還者:「一份執著,堅持踢下去。」

體院最後一期青訓產品

那些年,足球仍然是香港體育學院的青訓項目。郭詠燊是體院最後一期的青訓產品,他在沙田踢了三年,同期隊友有陳偉豪、吳偉超、張偉康和李圳業。

家住屯門,郭詠燊一放學便去沙田練波。但後來體院散班,教練李展鵬介紹他到甲組球會流浪。球迷認識郭詠燊,大概因為他是大埔時期的右後衛。不過,他出道時原來是前鋒,已故的「魔鬼教練」黎新祥見他身型較小,索性轉型打邊減少衝撞;把他改造成後衛。黎新祥更常常到他家和父親一起吃飯,關係不俗,「佢成日叫我踢得得醒目點」。

第一年踢流浪青年軍和預備組,月薪只有一千多元。一年後,流浪因為財政困難,提拔了不少年輕球員;郭詠燊順利成章踢埋甲組,這一年他才18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