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民建聯劉國勳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今日開會,討論增加第六屆區議會民選議席數目。期間民主黨黃碧雲於其他事項(AOB)問及補選安排,民建聯劉國勳稱:「4位議員係咪上訴都未知,民主黨咁快就睺住補選。」黃碧雲表示在座只有她一個民主黨議員,要求劉國勳收回言論。劉回應指言論只提及民主黨,不涉及黃碧雲本人,主席廖長江也指出劉的說法提及政黨,不涉及議員本身,黃碧雲隨即表示「民主黨抗議民建聯呢個躝癱,隨便含沙影射民主黨」,劉稱黃碧雲「成個潑婦咁」。雙方對罵,主席宣佈休會。

黃碧雲於會上問及被禠奪議席的6位議員,政府會否有相關的補選安排。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表示,因應梁游案將於8月底在終審法院進行上訴許可聆訊,現階段未有定案。聶德權於會後向傳媒表示,上屆政府徵詢過律政司和外界法律意見,會尊重法院裁決,而補選涉及人手、場地安排,會密切留意有關議席出缺的補選安排。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商人黃浩向壹傳媒集團完成收購旗下《壹週刊》,將作價5億元,收購香港及台灣的《壹週刊》。壹傳媒今早十一點半舉行員工大會,有員工追問黃浩的紅色資金背景問題。「如果是為咗錢,唔需要有今日咁樣嘅日子喺度。」壹傳媒集團行政總裁張嘉聲強調只要黎智英首肯,維穩費會「飛咁嚟」,又認為黃的資金是從賣出《都市日報》而來:「如果要搵維穩費,唔需要搵黃浩。」

張嘉聲表示,不能因為要保住貞節牌坊而將雜誌結業。「可能有好多同事支持,但我哋唔願意見到我哋員工無工做,香港台灣加埋成四百人。」他表示,《忽然一週》在前年停刊曾引起小股東不滿,認為有價值便應出售獲利。

「《壹週刊》讀者睇咗咁多年知道雜誌係乜嘢,同知道係黃浩咩嚟。」張嘉聲稱,不能保障黃浩將來如何管理雜誌,但市場會告訴他《壹週刊》代表乜嘢:「唔係到時幾億元到時見財化水。」「有樣嘢佢做得到,我哋做唔到,我哋直頭被封殺到......你哋睇到我哋本雜誌『有幾厚』。」張嘉聲相信,如果老闆不再是黎智英,應有更多廣告商願意打廣告,強調只要《壹週刊》能經營下去才是最重要。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四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姚松炎、劉小麗及羅冠聰上周五下午被DQ後,民主派在上周六的財委會上不斷提出規程問題,令會議腰斬。泛民會議今日召開會議,召集人涂謹申指未決定星期三財委會上的策略,將在明日黃昏開會作最終決定,強調民主派議員有不同取態十分正常。

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及教協早前分別發出公開信,促立法會盡快通過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提出的36億教育新資源。出席記者會的葉建源重申四位議員被褫奪議席非常不公義,必需繼續抗爭下去。惟他認為如何處理民生議題亦是非常重要,指是次的教育界撥款是他與各民主派議員「努力咗好幾年一齊爭取返嚟」,影響亦是即時和緊急,影響數千名教師的生計,「一過咗七月就好難彌補」,稱「有信心呢個撥款會獲得通過」。

泛民會議召集人、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指,對是否讓財委會繼續審議撥款未有共識,他指現時立法會的狀態是非常時期,認為「係我哋去爭取改善教育嘅資源」,一旦決定不參與會議「我個心都唔舒服」。不過他指即使民主派最終未能就是否讓財委會會議繼續進行達成一致決定,亦會互相理解,在往後的日子繼續力守議政、論政和爭取民主的空間。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高等法院上星期五裁決,4名遭政府入稟覆核宣誓的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姚松炎喪失議員資格。早前市民羅景楊入稟,指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及熱血公民鄭松泰去年宣誓就職時,違反《基本法》及《宣誓及聲明條例》,亦未符合人大釋法條文,要求法庭裁定兩人議員資格無效。案件將於本月26日早上9時半提訊。朱凱廸及鄭松泰回應指,對案件不感樂觀,批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期望「大和解」,指不會再覆核議員資格是假承諾。

朱凱廸指原訴人在3月已入稟法院,直至6月底才啟動程序,並修改入稟狀,提出具體的入誓章及交換文件的時間表,案件現安排於7月26日早上9時半提訊。原訴人指兩人違反《基本法》第104條、《立法會條列》第73條、《宣誓及聲明條例》及第五次人大釋法的條文,與政府之前入稟覆核6名議員資格所引的法例一樣。二人會各自與律師商討如何處理。

朱凱廸指根據過往兩宗覆核案的結果,對今次的案件並不樂觀。他指案件一直「雪藏」,待政府兩宗覆核案勝訴後才啟動程序,意圖明顯,他與鄭松泰同屬新界西選區,是未有議員被取消資格的選區,若他們失去議員資格,兩個議席將會同時進行補選,對民主派非常不利。朱指,事件亦反映林鄭月娥政府承諾不會再覆核議員資格只是假象,因為民間仍然可以入稟挑戰。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日前打算和太太同遊澳門慶祝結婚30周年,7月15日晚上他參與悼念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遊行後,乘船到達澳門,在外港碼頭被澳門入境事務處以「對澳門內部保安的穩定構成威脅」為由拒絕入境。

郭家麒稱除了休閒目的,未曾在澳門進行任何非官方或官方的活動。他表示無法容忍澳門特區此等行為,「自己唔係第一個,亦唔會係最後一個」。郭已是今年內第4派人士被澳門政府拒絕入境,立法會議員梁繼昌、尹兆堅、陳志全和區議員區鎮樺亦被拒入境。

郭家麒今早向特首林鄭月娥提交文件,要求其與澳門政府進行交涉,做到三項要求:交待他如何對澳門內部保安穩定構成威脅,並提出證明;要求林鄭月娥交代事前是否得悉事件、澳門政府是否有拒絕港人入境的黑名單;要求林鄭月娥正視事件以維護香港的憲政地位。

郭家麒批評事件等同「摑咗香港特別行政區一巴」,若林鄭月娥不希望被指為「梁振英2.0」,為社會帶來新風氣,便必須做到以上三點要求。他亦強烈譴責澳門特首崔世安的行為,質疑是否因自己對民主的中堅立場,而被中央政府要求禁止入境。在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港前,澳門民主派組織新澳門學社理事長鄭明軒及一名鄭姓理事亦曾被拒訪港。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編按:本訪問完成於DQ議員案判決前)社民連成員陳皓桓,是在七一前後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港期間,遭疑似黑社會人士跟蹤及恐嚇者之一。

6月28日,陳皓桓在留守黑紫荊行動中被捕,被扣留了30多個小時後始被釋放。隨後數天被不明來歷的人士跟蹤,精神萎靡的他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又發生了被惡漢搶棺材、被警察毆打事件,七一後更傳來劉曉波先生病情轉壞的消息,他腦袋中的千思百緒一下子被扭作一團。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佔旺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因上周二警方突然找到13段影片,控辯雙方同意押後至今早續審,原定繼續傳召證人作供。今早開庭時,代表律政司的資深大律師杜淦堃表示,警方再於手提電腦中發現兩段影片。辯方代表資深大律師潘熙糾正指,警方於上周五傍晚再提供8段片段及數本警察記事簿,更指有高級督察表示遺失兩張記憶卡,潘熙直言不滿警方解釋。

於工作時間外再提供8片段

開庭時,杜淦堃突然表示希望押後審訊至明天,因為警方於星期五下午於手提電腦中再尋獲兩段旺角清場當日片段。潘熙糾正指於星期五傍晚,於工作時間外接獲通知,指警方尋回另外8段由3部不同攝錄機所拍攝,存於3張記憶卡中共數小時的片段。潘指片段與案件相關,但由於時間不足,仍未能看完全部片段。

潘續指控方未有提交兩張存有11月26日清場當日中午片段的記憶卡,表示有證人的口供涵蓋當日早上7時至晚上8時45分,認為片段與案件相關,要求控方提交該兩張記憶卡。杜淦堃解釋,該兩張記憶卡的影片並非於佔領範圍內拍攝,所以未有向辯方提供。

遺失兩張記憶卡 辯方:對警解釋感不快

廣告


廣告

中國大陸媒體報導「香港四名議員被取消議員資格」,指為「辱國」,針對大陸因為新聞審查及操控所造成的誤解,我們做了以下答問。

問:這四名議員在宣誓時「辱國」嗎?他們在立法會宣誓時到底說了甚麼?做了甚麼?

答:中國大陸媒體報導這件事時稱這四名議員為「辱國議員」,可是又完全不提及他們到底宣誓時說了或做了甚麼。

首先,我們要了解誓詞內容。《基本法》規定的宣誓內容如下:「我謹此宣誓:本人就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定當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盡忠職守,遵守法律,廉潔奉公,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服務。」

劉小麗把官方誓詞逐字宣讀,每隔六秒讀出一個字,花了超過十分鐘,但並無增刪誓詞內容。按她自己的說法:「誓詞變成九十多句毫無連貫性的句子,沒有任何組合、連結及意義,令聽眾無法聽到任何句式及語氣。」宣誓後,高叫「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落實墟市政策,捍衛香港人生活尊嚴」等口號。

姚松炎在原有誓詞中加入「定當擁護香港制度,爭取真普選,為香港可持續發展服務」。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支聯會昨晚舉辦「悼念劉曉波」燭光遊行,超過2,500人參加,遊行人士由遮打花園出發,遊行至在中聯辦外,弔唁病逝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並獻上白玫瑰和蠟燭。

_DSC5756

廣告


廣告

行山一向都是香港流行的活動,在父輩甚或祖父輩時期亦如是,近年在網絡所謂的山系潮流,我覺得只算是一個網絡或手機文化現象,行山在香港絕不是近年才大熱,反而捨郊野公園而用作發展方是近年大熱的無稽之談,一個社會進步,是斷不會將幾十年前已知道需要保護的地方用來發展。

行山一直流行,行山書長出長有,但今年出版黃垤華先生的《香港山嶺志》卻可算是香港第一本山志,即有系統本地山川水域和歷史風俗的書刊。書中導言第一句,「香港境內,遍地皆山」,山就是香港非常重要的一部份,但讀過《香港山嶺志》,方知我們對香港山嶺的認識,原來只是如此的少。

以為打開香港政府出版的地圖,或者打開google map或行山app,就會知道香港有著什麼地方,那些地方有著什麼名稱,原來這些地域資訊有著不少的空白和謬誤。坐西鐵時,在錦上路站和元朗站,都會清楚見到一山頂幾乎無樹的青翠山脈,行山人士都知那裡是雞公嶺,政府也將雞公嶺納入為林村郊野公園。同稱為「嶺」,山嶺範圍更少的八仙嶺,我們不難知道八峰位置和名稱;但我打開自己那地政署出版的新界西北部郊遊地圖(2008年),整大片山脈就只有雞公嶺一個名字,和整片山脈只得一個572米標高點;在香港郊野公園網站,則提及雞公嶺最高點是585米的「桂角山」,單是兩個政府部門普通市民最容易接觸的資料,無論高點和地名都存有分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