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焦點文章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年初一至二的旺角騷亂案,被告梁天琦和盧建民各被陪審團裁定一項暴動罪名成立。梁天琦於開審前已承認一項襲警罪,黃家駒則承認一項暴動罪。三人今早於高等法院接受判刑,梁天琦被判囚6年,盧建民被判囚7年,黃家駒被判3年半。

法官彭寶琴於宣佈判刑前表示,雖然辯方求情時指當晚事件有其社會政治背景,但是法庭不會接納政治因素作為求情理由,當持強烈意見的人,基於仇恨或訴求,作出「惡意破壞法紀的行為」,「發泄在無辜的人身上」,法庭應「毫不猶豫地拒絕該說法」。彭官指,法庭需要考慮的是案件的暴力程度,和社會安寧受破壞的程度。法庭不容許法律掌控於某些人手中,法治文明的社會「只有守法與違法人士之區分」。她引用黃之鋒案,指集會人士一旦違法,便會失去法律保障的集會自由權利,法庭不想向公眾發放錯誤訊息,令人以為對政府不滿便能作出暴力行為。

彭官又指,被告的行為都是「咎由自取」,是他們選擇成為其中一員,以聚眾方式作出違法行為,因此辯方早前指應將被告的行為單獨考慮,是錯誤的想法。她引用楊嘉倫案,指該案的暴動罪名的量刑起點為5年,亦接納該案法官所指,應判處有阻嚇性的刑罰。

梁天琦暴動罪量刑起點6年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東區區議會佳曉選區補選在凌晨完成點票,代表民主派參選的李鳳琼得1,302,獲民建聯及工聯會支持的植潔鈴得2,268票,陳真真得707票;植潔鈴當選為佳曉區議員。民主動力召集人、東區區議員趙家賢表示,結果反映建制派已拿了不少林翠蓮的中間溫和票,情況值得關注,因為代表建制勢力已作高度整合。他重申民主派不但要深耕細作,而且要更團結,例如在明年區議會選舉時絕對不能撞區:「多一個候選人,贏的機會就少一分。而且港澳辦同中聯辦都有新官員,個系統今次其實 chur 到好行。」

趙家賢認為,李鳳琼今次的得票和區諾軒在今年3月補選時的1,112票相比,已有所增長。他分析稱李鳳琼在短時間內獲得近1,302票,表現已是恰如其分。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東區區議會佳曉選區補選在凌晨一點二十分完成點票,代表民主派參選的李鳳琼得1,302,獲民建聯及工聯會支持的植潔鈴得2,268票,陳真真僅得707票。植潔鈴當選佳曉選區議員,李鳳琼以966票之差落敗。在公布結果後,植潔鈴在票站內的另一間房接受記者訪問。李鳳琼則在小西灣廣場外的天橋回應記者提問,但當時僅有兩間媒體在場。李鳳琼表示享受選舉過程,又不排除在明年區議會選舉再度在佳曉參選。

李鳳琼指出,雖然選舉結果和預期有一定落差,但自己身為政治素人,感到雖敗猶榮。被問到落敗原因,她指近日「發生太多事」,未有足夠時間進行檢討,但表示自己「有好多改善空間」,將繼續努力。李鳳琼又表示,在選舉期間經常「朝七晚十一」在街站向街坊介紹自己和了解他們的需要。她指將會參考收集所得的意見,在未來再次為街坊服務,建設更美好的社區。

廣告


廣告

中環三號用地有可能拆卸郵政總局
製造逾1.26萬立方米建築廢料 體積可填滿5個泳池
團體攜「大嘥鬼」諷政府帶頭浪費 籲減商場樓面保郵局

下周三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將討論重置香港郵政總局事宜,以遷出現時於位於中環該處的設施,為日後中環海濱三號用地拆卸郵政總部大樓鋪路。多個民間團體包括環保觸覺、中西區關注組等代表今天(10日)公佈一項計算結果,表示拆卸大樓將製造逾萬二立方米建築廢料,更展示大型「大嘥鬼」道具諷刺當局拆卸結構良好的建築物是「帶頭浪費」,呼籲立法會議員於周三的會議反對計劃。

團體月前向建築署購入郵政總局的建築圖則,將地基、牆身、樑柱等等結構物的容量總和,計算出拆卸所製造的建築廢料,高達12,670立方米,填滿至少5個標準泳池。環保觸覺義務總幹事譚凱邦對此表示強烈不滿:「政府時常要市民『減廢』,但到頭來就自己做『大嘥鬼』!」譚指郵政總部1976年落成,至今不足半個世紀,結構完整堅固,將質素良好的公共設施拆卸是極之浪費,成為極壞例子。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東區區議會佳曉選區補選今日進行投票,選舉將在晚上十點半結束。入夜後,代表民主派參選的李鳳琼、民建聯及工聯會支持的植潔鈴和陳真真仍然積極拉票,再次在小西灣廣場的天橋上短兵相接。

在下午六點,有植潔鈴的支持者被指襲擊街坊。李鳳琼助選團成員廖小姐指,目擊一名黑衣男子手拿植潔鈴助選牌襲擊街坊,隨即轉身逃去。植潔鈴初時拒絕回應事件,在旁的譚耀宗及王國興更喚記者「你去問團長,佢(植潔鈴)一直喺度拉票,唔係咁清楚」。但在多名記者追問下,植潔鈴終於「跪低」,回應稱「要了解下事件經過先」,又呼籲助選團保持冷靜克制;表示不接受任何肢體接觸和挑釁行為。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東區區議會佳曉選區補選今日進行投票,代表民建聯及工聯會參選的植潔鈴下午見記者時表示選情嚴峻,認為目前投票率很高,對情況並不樂觀:「過往同一時段,未試過有咁高投票率。」另一候選人陳真真接受記者訪問時則表示:「我依加有八成勝算。」

代表民主派參選的李鳳琼在今早告急,更呼籲「投過區諾軒的都投俾我」。植潔鈴早前同樣宣布告急,她又指李鳳琼有大量政治明星站台,而自己則只有民建聯及工聯會支持,希望街坊能對其過往的付出以選票作肯定。有記者反問:「你話對方有很多明星,但你身後都有很多喎。」植潔鈴表示只有工聯會和民建聯的支持,而對方是獲得跨黨派力撐,但記者發現植潔鈴身後有新民黨立法會議員容海恩支持。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東區區議會佳曉選區補選今日進行投票,代表民主派參選的李鳳琼下午見記者時表示,目前選情凶險,自己並無鐵票,所以需要街坊支持。她在今早十一點宣報告急,指現時情況不樂觀,呼籲「投過區諾軒的都投俾我」。

李鳳琼表示建制派對手人多勢眾,而自己只是政治素人,承認在處理選舉上沒有對手般「專業」。曾任前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鍾樹根助理的植潔鈴以民建聯及工聯會「雙牌頭」參選,她同樣宣布告急。李鳳琼認為,對手都告急對自己有一定影響,指按目前情況,要有七成投票率才有勝算:「希望今年3月投過區諾軒嘅選民都可以投俾我。」

廣告


廣告

呢篇係純數據估波同分析,唔吹水。咩球員咩陣式咩教練我一慨唔理。球評家實憎死。正如在股票上,我最初係學院派,CFA嘛,當然信基本分析,咁自然鄙視啲技術分析睇圖嘅

但做嘢耐咗,覺得講到尾,捉到老鼠就好貓。技術分析或睇圖點解有用?或者基本分析點解冇用?因為你基本分析嘅嘢已經in the price。正如唔使你分析話我知英格蘭勁過沙地阿拉伯,我完全唔睇波唔知沙地阿拉伯在邊都可以知 — 因為,有賠率,有排名。

咁啲煩膠拗餐死嘅,就梗係話排名唔代表「一切」,賠率代表「一切」。費事拗。從來冇人覺得係「一切」。只有人嘅愚眛先係「一切」。講到尾,講咩戰術陣容打法,睇落當然有趣,如果係球迷嘅仲會學到好多嘢 — 但如果唔係球迷只係想知勝算呢?咁其實分析文章,係幫唔到乜嘅。

排名,有兩種,國際足協FIFA ,即係大家平時聽開嘅世界排名,同埋匈牙利佬命名嘅Elo排名。賠率就當然好多唔同莊家,但以馬會為準。咁呢三種系統,邊種應該會最準?有乜局限?更有趣係,幾時會打交?即係三個系統都話你知英格蘭勁過沙地阿拉伯,冇討論價值。但如果打交時就有價值,會睇到邊種準啲。

其實係2016歐國盃寫過嘅舊文翻炒,但用新收據,有興趣嘅可以睇咗舊文先。當時01搞估波,我在第一階段係冠軍(決賽就唔好提了)

廣告


廣告

六四前後,我們不難從媒體知道「六四需要承傳」但是訊息的背後,我們了解在承傳什麼,為甚麼承傳以及如何承傳嗎?

「承」與「傳」的想像

承傳不只是一個由上一代過渡至下一代的過程,而是要思考「承」的人要承接「傳」的什麼,而「傳」又要傳遞什麼予「承」,而雙方都需要對彼此有信心。

討論會中,參與者由年輕到年長都有,有老一輩的參加者解釋,他們除了想透過燭光晚會悼念六四,更希望令史實得以薪火相傳。有人形容:「一場波有前鋒,有後衛,我地呢一代係後衛,雖然做唔到啲咩,但最少可以令大家仍然坐喺度」 ,在被人認為是行禮如儀的背後,帶出的是堅持以及延續歷史價值的精神。而在年輕一輩的參與者當中,有中學生亦在討論會提及到身分劃分。她認為,不能以一些標籤如「xx後」「xx代」便判斷他們對六四的理解。若加入對下一代預設的想法,只會完全覆蓋個人的意義。

事實上,不但年輕一輩,甚至上一輩的討論者都共鳴於支聯會和其他政治團體在承傳工作上的不足,口號式的爭取和不變的綱領令論述始終未夠「貼地」,因而會產生對六四那種虛無感。而「承」者被人認為看似不再懷緬六四的背後,往往與他們找不到延續的方向有關。有參與討論者表示,六四當年的見證者有情緒上的感情聯繫,而沒有經歷過的人,原因可以很不一樣。而我們都要明白記憶的不同,不是對事件有直接的情感衝擊才能夠討論和詮釋回憶。

廣告

housescheung

血本無歸書店店員、數位雜誌編輯、業餘文偽青年。 部落格︰housescheung.blogspot.com Facebook︰/meetnwalk/ 網誌


廣告

「Tony為何沒有提及,自己童年時經歷過戰爭和屠殺?」Wajdi Wehbe,代表Tony上訴的律師,查知Tony過去身世。他靈機一觸,這一點絕對是勝出的關鍵呀,只要際出國家、民族、個人的仇恨,那怕事情早已事過景遷,亦足以搏取法官和公眾同情,令Tony勝訴,令黎巴嫩人勝出。此舉無疑是火上加油,黎巴嫰人對巴勒斯坦難民的仇恨,因為這一件小事,變得更加熾熱,爆發內戰也不足為奇。管他的呢,國家甚麼的,Wajdi Wehbe在乎嗎?政黨曾經的御用律師,他想證明的是,自己寶刀未老,自己有辦法使得極具爭議的案件局勢扭轉,黎巴嫩人的大義握在掌心。

觀眾是這麼認為的,電影裡的人物,在Wajdi Wehbe播放內戰幻燈片時,也這麼認為吧。然而劇本下一刻鐘,漂亮地回身。仇恨本身,必將超越仇恨。

這個故事需要說明一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