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青衣長安邨業主立案法團明日舉行業主周年大會,將會選出新一屆法團。「長安後浪」在去年1月協助推翻長安邨的舊法團,氣勢一時無兩。新法團上任後,「長安後浪」以監察組的身分繼續工作,獨媒訪問了「長安後浪」核心成員,成員都表示未能有效監察法團,雙方更失去互信,未能有效溝通。

新法團上任後,「長安後浪」提出多項建議提高透明度,例如在Facebook 專頁直播常務會議。監察組「顧名思義」希望發揮監察的角色,核心成員Cyrus 指「長安後浪」希望在法團的做法及程序上有謬誤時能作出指正,但現時已無法合作,更遑論溝通。

廣告


廣告

圖:大馬首相納吉宣佈解散國會 (Photographer: Mohd Rasfan/AFP via Getty Images)

馬來西亞國會於今天正式解散,根據選舉法,全國大選將會在國會解散後60天內舉行,預料各州議會也會隨之陸續解散。在未來兩星期,選舉委員會亦將敲定投票日期。在這場被納吉稱為「選舉之母」(mother of all elections)的大選裡,除了是執政黨「國陣」與反對黨「希望聯盟」(簡稱:希盟)的政權之爭外,還有多個重要因素會影響大局。要了解這次的馬來西亞大選,有五個基本關鍵元素值得留意。

1. 新的選區劃分

在剛結束的國會會期內,首相納吉提呈了新的選區劃分建議,並在缺乏辯論的情況下快速通過。選區重新劃分,令反對黨的票源集中在單一選區,親執政黨的票倉分散到多個議席中,造成更嚴重的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現象。納吉在昨天宣佈解散國會的記者招待會裡,便特別強調大馬的選舉制度是簡單多數制(first past the post),誰能執政是看議席數量,而非得票多寡。爭取選舉制度改革的非政府組織淨選盟(Bersih)便指出,要是在最極端的情況下,國陣能以約17%的支持票,便能控制過半議席而執政,反過來說,希盟要執政的門檻在新的選區劃分下將大幅提高。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被指發表港獨言論的事件持續發酵。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及民陣宣佈,明晚7時在立法會示威區舉行集會聲援戴耀廷,捍衛言論及學術自由。

林鄭:發譴責聲明以正視聽 否認打壓

戴耀廷上月於台灣一個論壇上發言,被建制派指是支持港獨。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日首次回應事件,指任何鼓吹港獨、自決都完全不可接受,違反憲法及《基本法》。她指自己親自在YouTube看過戴的發言片段後,同意特區政府發聲明譴責戴,有責任「以正視聽」,否認打壓言論及學術自由,亦非借此為23條立法。

戴耀廷促林鄭回應言論如何鼓吹港獨

戴耀廷於Facebook專頁回應表示,政府的譴責聲明對他造成極大傷害,沒有給他申辯的機會,違背程序公義。他嚴正要求林鄭月娥回應他的言論如何構成鼓吹港獨,他過去曾發表相近且更完整的觀點,政府為何未有意見,而且不少人更清楚支持港獨和自決,為何沒有被讉責。他又質疑,特區政府為何罕有地向一名普通市民在海外發表的言論發出嚴厲譴責,質疑當中是否涉及政治目的。

廣告

楊庭輝

不知不覺間認為,在探討歷史和公共倫理的議題時,理據、邏輯和事實遠較父母、師長和朋友的話重要(除非兩者沒有衝突)。 網誌


廣告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職業賽馬發展仍處於起步階段,當事的賽事競爭的水準遠遠不及今時今日的,一些質素稍為不俗的賽駒便可以跨途程稱霸香港馬壇,有些資深馬評人和馬迷甚至會覺得從前的馬王較今時今日的全材和耐戰。然而,從前的香港馬王代表香港遠征均大敗而回,直至出現九十年代末出現「奔騰」、「原居民」和「靚蝦王」,香港代表賽駒的遠征戰績才有所改善。踏入廿一世紀,職業賽馬的競爭更為激烈,其中一個較常見的現象是賽駒各有所長,頂級賽駒能同時稱霸短途和長途的情況愈趨罕見(必須強調不是完全沒有那些例子,但特例不宜用作描述普遍性的情況)。由此可見,幾代的賽事模式和節奏並不可以過分簡單地相提並論。

另外,不少已發展國家/地區愈趨重視動物權益,賽馬活動與動物勞動息息相關,那自然成為動物權益者其中一個關注焦點。或許對於不少馬評人和馬迷而言,動物權益者只是完全無理取鬧,要求取締賽馬更是完全與他們對着幹。但若然我們稍為換另一個角度看,古時人類可以隨時獵殺任何動物,今時今日這套卻已行不通,這足證文明社會對動保的要求會隨時間改變而有所提升。又例如,今時今日香港愈來愈強調要善待貓狗,而賽駒作為人類忠心的夥伴,在可行的情況下善待牠們只是稍進一步的延伸,證明動物權益者有部分訴求並非完全是無理的。

廣告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廣告

這只是一個很基本的問題,就算不計較意識形態,不問是否支持民主,先放下政治認同的分歧,每一個人,只要是對自己誠實一點的人,都不是應該可以給一個直接一點的回答嗎?

有一個公民,據說是「犯了法」,也不先去計較是否認為那些什麼「顛覆國家」、「反革命宣傳煽動」、「尋釁滋事」之類是不是「惡法」,也不去先去斟酌是否同意這些法規,總之如果說有人觸犯了這些法律,政府運用公安及檢控機器大張旗鼓去抓人,可能也得先忍受「惡法也是法」這個「事實」或「政治現實」了。

但抓人之後,不跟相關的程序來處理。沒有檢控、沒有定罪、超過了法定的扣留期限。但一直沒有見過家人、沒有見過律師,然後失蹤了1000日。沒錯,是1000日,即是差不多三年了。這1000日,他杳無音信,但卻無人需要負責。當時抓他的部門一聲不響,沒有人出來交代一句。這還可以算是法治嗎?還夠膽說「依法治國」?還叫香港人相信你那些「官員」及所謂「法律專家」?

廣告

仙道彬

《蘋果》體育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 網誌


廣告

今早出門上班,上了地鐵後聽到警示即將關門的嘟嘟聲響,有位女士如像未聞,以平穩速度上車,結果被關上的閘門一撞,失去平衡下跌向門邊的中年男子,前者大大地「嘖」一聲,好像地鐵和那個男人有甚麼不對。其實下班車三數分鐘就到,可是趕不上就如終身之憾,死撞死推常見,因為大部份的香港人都缺乏耐性。

近年我已很少上討論區,縱使是紅軍擁躉,但有時真的想爆粗。明明大家是同一隊fans,支持是同一隊波,可是贏也好,輸也好,大家都鍾意鬧多過讚。看球賽,看球員,半季是起碼,一季是正常,38場波來衡量一位球員,絕不算多,尤其是年輕球員,更加需要時間,需要耐性讓他們犯錯,從中學習。

明明口號是You'll Never Walk Alone,賽後卻是插自己人到褲穿窿。軒仔冇腳好波,TAA重覆犯錯,張伯倫只懂死衝,文尼獨食,法棉奴唔識入波,就連高路普,也是熱血有餘,計算不足,有時贏波之後,都見到滿城開罵,我還以為自己身處平行時空,他們看的是利記輸慘1:5。

廣告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廣告

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創團理事長林保華。現任理事長楊月清)主辦的自由人權論壇,在各方協助下得以順利舉行。而中國方面的反應,可一窺其統戰分化伎倆。

香港雖有許多親中媒體,但真正的喉舌則是《文匯》、《大公》兩報。大公報是被中共滲透後在1949年「起義」的,此後的任務主要是統戰工商界。文匯報則是1948年由中共直接創辦的,從血統來說,更為純正。而對這個自由人權論壇的反應,也以文匯報為主。

3月24日論壇開幕那天,文匯與大公分別以《「五獨合流」禍港 市民必須警惕》與《戴耀廷、游蕙禎赴台播「獨」》刊登消息。其中,文匯報的報導,還附有與會的香港大學副教授、占中發起人戴耀廷拖著行李箱的照片,可見他在香港已被跟蹤。

第二天的報導不得了了,文匯報以頭版整版,圖文並茂報導這個論壇,全版沒有廣告,讓我有受寵若驚的免費廣告的驚喜,因為該報直銷中國國內。然而在觀看它的文章內容以後,也看出它的統戰分化伎倆,那就是操作細膩的「區別對待」,以分化瓦解對方的統戰靈魂。

我們這個論壇,應該是習近平稱帝以後,第一個在境外舉辦的旗幟鮮明將矛頭指向中共的論壇,因此我很注意中方的反應所帶出的訊息。

廣告


廣告

香港大學法律學者戴耀廷的「港獨」風波看似都是一貫套路,但今次批評的規格卻高得多,不再只是衛星團體到學校門外抗議,而是特區政府、港澳辦、中聯辦、新華社以至全體建制派立法會議員相繼點名高調抨擊戴耀廷所謂「鼓吹港獨」的言論,指「港獨」在世界上是「零空間」。港澳辦表示堅持支持特區政府依法規管「港獨分子」與外部分裂勢力的勾連活動,而有建制派人士甚至指戴耀廷「喪心病狂」、「必須誅伐、正法」。而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則指如果言論違法將會跟進事件。

港獨究竟是否可以鼓吹宣揚、是否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當然值得討論,而戴耀廷在台灣的言論其實也沒甚麼新意,是否鼓吹港獨,相信看過有關視頻和戴耀廷回應的亦自有公允判斷。但此次風波不禁令人想起相信仍在獄中,於3年多前被控「分裂國家罪」而判處無期徒刑的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

廣告


廣告

台北市和新北市政府早前宣布,4月16日起推出「公共運輸定期票」,市民只需1,280新台幣,可以在30日內無限次乘搭台北捷運。這引起香港媒體及公眾關注,指香港政府及地鐵公司沒有關顧市民沉重的交通費負擔。我們邀請了台灣的淡江大學運輸管理學系張勝雄教授為我們解答一些有關問題。

問:雙北市政府如何釐訂1280元價格?民眾覺得合理嗎? 

答:公共運輸定期票價格1280元(台幣,以下幣值皆同)的釐訂應係考慮乘客的使用現況、影響人數、政府的財務補貼能力與社會話題性(網路鄉民)而定。

根據悠遊卡的交易資料分析,約有30萬張卡每月的交易金額大於1280元,每月減收的交易清分費(按:即悠遊卡公司協助處理刷卡費用及維護軟硬件的服務費)約1000萬元。若依台北捷運清分費率1.1%計算,每年台北捷運將因此減收9億元,此亦與雙北市府預計投入的補貼金額9.4億元相當。所以,合理推測市府應該也是根據此一數值(30萬人受惠)估計其補貼數額。不過,雙北市民往往擁有多張卡片,會根據不同的行程、穿著輪流使用多張卡片,導致每張卡片的每月累積交易金額或未達1280元,但若合併使用即可達到優惠的門檻。因此,未來實施後,申請定期票的民眾可能會多於30萬人,而補貼的金額也會較現在預估為高。

廣告

波事春秋

足球,應該係一場又一場嘅戰爭。 波事春秋,理性分析,感性討論,刀光劍影,盡覽無遺。 網誌


廣告

哥帥沿用了對愛華頓開始的變陣,防守時4312,拿樸迪左閘,防中費蘭甸奴/根度簡/迪布尼,攻中施華,前線辛尼耶穌;進攻時變為三中堅,雙防中費蘭甸奴/迪布尼,辛尼在左邊最前線,施華處於防中與辛尼的中間點,全條右路交予獲加,根度簡在中路游弋在防中與耶穌之間。

理解這個新陣式很重要,這是哥帥在輸給利記後研發的新陣式,旨在解除利記對費蘭甸奴及閘位的凍結,以三中堅雙防中製造後場中路人數優勢,以協力完成後場組織。

從後場組織這個目標而言,哥帥達到了:利記派出的沙拿費明奴並不足以迫搶這5人組,問題是曼城成功讓費蘭甸奴/迪布尼控球後,他們的傳球選擇:面前的是利記站位齊整、伺機而動的4名中場(包括文尼),施華及根度簡經常被掩沒其中,沒有選擇之下,他們只能大斜傳給左路的辛尼,以弱點進攻阿諾。

弱點進攻阿諾沒錯,問題在於這樣進攻太明買明賣,沒人會上當:阿諾單對單難敵辛尼,但他有隊友。面對辛尼進迫,阿諾通常會縮後幾尺,不被扭過之下等待張伯倫及軒達臣等前來協防,令辛尼在支援甚少下(只有施華間中幫手),曼城的進攻計劃不太如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