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每年初夏,世界各地都有愛護動物人士響應「Empty the Tanks」行動,到各城市的水族館抗議,要求停止圈養鯨豚、結束動物表演。今年,全球有超過60個城市響應行動,香港站由「豚聚一家」主辦,聯同約40人到海洋公園示威,要求逐步取消動物表演,結束引入及繁殖動物,實現「零表演、零囚禁」。

根據海洋公園年報,2015至16年度園內共有801隻動物死亡,包括一隻樹熊及一隻港海豹。而在過去一年,再有兩條中華鱘及一條鎚頭鯊死亡,另有一條樽鼻海豚,於出生後數分鐘便夭折。

今年,我們的主題是「釋放海豚」。圈養環境不適合海豚生活,人造水池對牠們而言等同監獄,表演音樂及機器的聲音令敏感的海豚聽覺受損,精神壓力巨大,健康惡化。圈養海豚的平均壽命比野生海豚短,海洋公園的海豚,平均更不能活超過3年!

豚聚一家召集人黃豪賢批評,海洋公園多年來不思進取,漠視市民訴求,繼續虐待動物,希望園方正面回應,成為真正令港人自豪的公園。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鄭家泰指,全球愈來愈關注動物權益,但香港仍未起步,十分可悲。他要求園方逐步取締動物表演及人工繁殖,研究讓海豚回到大海,提高不能被野放的動物的福利。他又強調,「Empty the Tanks」不只是一天的活動,要將訊息帶入生活,向家人朋友分享。

廣告


廣告

2017年被視為「歐洲選舉年」,荷蘭、法國和德國政府今年內進行換屆選舉。歐洲近年面對著經濟危機、難民問題、恐襲陰霾等等,有人認為這是間接導致極右及民粹主義再次興起。事實上,歐洲不同地方均有極右勢力在蠢蠢欲動,美國亦有特朗普在發表右翼民粹的言論及反移民的措施,反映該思潮亦開始在全球擴散。在當前的國際政治環境下,該如何理解極右及民粹主義的興起,以及該如何作出適當的應對? 抱著這些問題,社會發展中心於2017年2月17日(星期五)假香港城市大學舉辦了一場講座,並邀得大學講師戴遠雄先生作嘉賓,分享其有關對民粹主義概念的理解,以及如何從香港的身位看待民粹主義。以下是當日講座內容的節錄:

民粹主義可左可右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財委會通過政府動用60億,認繳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的股本,以成為亞投行的非主權地區成員。財委會主席陳健波在上次會議「劃線」,禁止議員繼續追問,今午會議供議員最後一輪提問後,以36票贊成對10票反對下通過。立法會議員姚松炎批評,加入亞投行的回報及風險資料欠奉,質疑「咁我哋係咪做善事?」

螢幕快照 2017-05-12 下午4.55.05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日前零晨在觀塘道發生的姦劫案,香港人在事後深感震驚,結果警方很快便拉到了,當人人都以為警方建立奇功,火速破案之時,疑犯在警署覊留期間死亡,而警方向外宣稱的是疑犯自縊而死,但亦有人懷疑,是否警方調查人員採用暴力逼供或使用私刑,錯手殺死疑犯。

最多人說,疑犯自縊之說是警員事後堆砌,此點純屬推測,有待查明,被人勒死和自縊死後的死亡特徵,是大有分別的,從法醫驗屍便會一清二楚,這些包括傷痕位置和死者死亡過程中的器官生理反應,由法醫斷定自殺還是他殺,十分科學,難逃法眼。

若死者實情不是被勒死,而是事後故弄玄虛偽造自縊憑證,則從死者是否窒息致死,已能輕易確定,法醫更能夠在驗屍時斷定致死真正原因。

另外令人感到錯鍔的是關於警方是次處理疑犯案底的手法,由於手法並非一般,令人懷疑兩者是否有關。從事刑事案的律師也知道,在刑事審訊過程中,被告人即使如何十惡不赦、案底累累,控方也無權向法庭就此舉證, 此因如果陪審團在審訊過程或定罪之前,得知疑犯的案底,便會對疑犯存有偏見 ,引致定罪的結果。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由一群香港大學學生成立的團體SAFE (Students Against Fees and Exploitation)今日發佈調查,發現超過7成僱傭中介公司濫收費用剝削外傭,有中介索取行政費高達6,000元。

組織的義工於去年10月起,以外籍傭工和僱主的身份查詢超過100間中介公司。法例規定中介公司只可收取佔首月工資10%的佣金(約400元),但調查中發現超過7成中介收取遠高規定的佣金。中介經常巧立名目收取不同費用,例如在配對僱主的前後分别收取費用,或者索取行政費,有中介會收取高達6,000元的行政費。中介又會沒收外傭的護照,令外傭無法離港,被逼繳付無理費用。

劉慧卿:情況令港蒙羞 促加強執法

律師何佩芝指,中介公司會操控、欺騙外傭,令外傭不了解自己的權益。她指曾有外傭被中介欺騙來港工資高達4,800元,但來港後被不同原因剋扣至只得2,500元。另外,有外傭只得4小時睡眠時間,報警後警方卻指證據不足,未能執法。

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直斥政府失職,對問題視而不見,勞工處過去3年巡查5,000多次,只有12間中介被檢控,學生今次的調查足以證明剝削的確存在,並且在香港發生。劉慧卿認為情況令香港蒙羞,政府有責任加強執法。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康文署昨日通知民陣,拒絕在七月一日借出維園,指場地已批給香港各界慶典委員會作慶祝回歸20週年活動。民陣今午召開記者會,召集人區諾軒批評慶委會是精心計算搶奪使用維園,並早計劃從預訂康體場地的優先次序制度入手,令民陣申請落空。

IMG_4876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工務小組昨續討論319億啟德體育園撥款申請,其財務安排即政府出資、交私人財團營運25年並為落標者提供最多6,000萬的補償續受爭議。多名建制派議員發言質疑,包括行政會議成員經民聯林健鋒、自由黨張宇人,民建聯亦罕有逾4名議員就同一議題發言,建制派共有3人亦進行第3輪提問。主席盧偉國一改過往「心急」通過的做法,3次表示會議會「寬鬆」處理。園區撥款下周三將再次在工務小組討論。

當局建議啟德體育園以 DBO (設計、建造、營運)模式,給予單一財團營運園區25年,政府將承擔全部建造開支,而當局又稱為增加投標吸引力,將提供最多6,000萬或投標成本的一半補助予落標者,計劃在上週六工務小組4小時會議上受連番質疑。

廣告


廣告

圖說:愈買愈快樂只是廣告營造的迷思。

文:綠色和平

近日有銀行公佈全球物價指數,發現香港每次拍拖花費高逾八百多元,屬亞洲第二高消費城市,引起「是否只有消費才能快樂」的熱議。香港一直自詡購物天堂,高舉「愈買愈快樂」的旗幟,物質的多寡成為不少港人衡量快樂的指標,這亦不難理解為何連拍拖也花費甚鉅,部分人甚至沉迷購物,「唔買唔安樂」。不過,如果購物真的為人帶來快樂,為甚麼港人的笑靨難尋,甚至在全球微笑排名「包尾」?

沉迷購物是全球現象,香港更是「重災區」,一式一樣的商場、連鎖商店進駐各大小社區,「總有一間係左近」,沉迷購物冠絕全球。根據綠色和平最新發佈的《狂歡之後:國際時尚消費調查報告》,逾半港人擁有未剪牌的新衣,擁有的衣服、鞋等比需要多,「戀物」情況比中國、台灣、德國及意大利普遍。港人年花逾萬元買新衣,棄置量亦驚人,根據環保署數據,2015年紡織物棄置量高達11萬噸,相等於每分鐘丟棄逾1400件t-shirt,買得多棄得多。

「人靠衣裝、佛靠金裝」、「我好大壓力」、「我想對自己好啲」等經常出自沉迷購物的友人口中,耳熟能詳,是港人的寫照。最多港人認同購物能帶來刺激及滿足感,但購物興奮感持續不夠一日,約三成半人在滿足感消退後感到更空虛。顯然而見,購物換來的快感,極有可能在結帳後一刻煙消雲散,甚至愈買愈寂寞。

廣告


廣告

所有人都知道,香港已沒有工業,即使有,也不是當年全盛期EPA 科教的製衣、電子、玩具、假髮。工廠都是以前工業時期用完遺留下的,起碼或約是40年樓齡。因此,「很多工廈,但冇工廠」。

沒有工業,但硬是要工廈用作工業用途,不是很荒唐嗎?梁振英說顧及安全,當年的建築圖則,除了規定負重外,還有工人數量,如果符合,又有何安全問題呢?土地資源稀有,工廈是土地,也是稀有,但在政府錯誤準則下,禁止用作市場認為是最佳的用途,這個政府衹能夠用敗家來形容。

住人違規、餐廳違規、藝術工作違規,但用途已out,規例也已out,大家都明明知道,但就作繭自縛,民無安身立命之所,人無容身之地,這不是戇鳩是什麼?

廣告


廣告

認識李維怡20多年,與她一起入讀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系,一起加入中大學生報、中大文社,一起入住大學宿舍,甚至一起為彌敦道/弼街交界的金輪大廈天台屋抗爭,在當時新建的始創中心對面麥當勞門外,街坊們搭起帳蓬瞓街,我們亦一起尾隨。這麼多年來,見她白頭髮多了,但燦爛的笑容不變,一直默默組織社區進行基層平權運動、紀錄片創作和文字創作,不過無論以何種方式,她還是貫徹始終地相信透過傳播被忽略的草根視角,有機地集結人群,終有可能改變不堪的社會現實。

李維怡通常不會叫自己做「作家」,而會叫自己做「文字耕作者」,可能很多人認為兩者沒有分別,只是語言「藝術」,可是李維怡自有一套對「創作」的看法。她知道「作家」在不同人眼中有不同的界定,但肯定的是許多人對「作家/藝術家」都賦予某種「無中生有」的光環,並認定創造物只是屬於「造物主」。李維怡卻不認為創作是無中生有,反而是尊重真實世界已存在的事物,「創作」猶如耕種,只是在大自然/真實世界的給予和限制下加工。「同時,在這樣的觀念裏,創作本來就是依存於其他人所交織成的世界,故所謂的作品誰屬,及可延展的現實性和公共性,就甚為值得討論。」我所認識的李維怡,就是對語言如此謹慎,因為她很清楚語言的創造性及其暴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