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別拿教育來賭搏

廣告

廣告

特區政府公佈新委任副局長及政治助理名單,其中多位新任官員皆非來自其政策範疇,當中又以委任馬會高層為教育局副局長、物流公司高層為政治助理最令我感到詫異。副局長陳維安及政治助理楊哲安均非來自教育界,亦跟教育界沒甚聯繫,也許他有過人之才,可以輕易駕馭政策,但教育政策影響深遠,政策制訂亦有必要了解前線同工,我看不到兩位了解教育界的運作,從而制訂適切的政策。

自年前足球博彩規範化開始,教育界即積極提倡「睇波不賭波」,向學生灌輸「不賭」的觀念,幾年間由不同社福、教育團體舉辦的「不賭」活動,成效雖慢,但亦已漸見成績。學界努力推廣「不賭」,如今政府卻委任負責足球博彩的馬會高層為教育局副局長,難免令一直努力拒絕賭風的教育界感到尷尬。

政府認為,「副局長是政治人物,主要爭取市民對政策的支持,對於那些政策『埋到位便得』,不一定是專家。」這樣的說法,無異是讓委任變成「賭一鋪」。甚麼是「埋到位」?一位非來自教育界的局長,再加兩位同時間亦非來自教育界問責官員。他們對業界理解有多少?如何可以「埋位」?

回歸以來,教育政策爭議不斷,正正是因為長時間由外行人領導內行人,造成政策錯配,政策因此「埋不到位」。即使後來李國章教授上任,但爭議已成,政策已訂,就只好由上而下,強硬推行,最後教育界怨聲四起,學生亦因而受了不少苦。

擴大問責制,目標應是希望藉委任更多人才,理順政策,令香港在未有民主普選前,使到政策能切合市民所需。然而,單以委任兩位教育局官員而言,政治上已屬不明智,同時亦令爭議加劇。新高中學制推行在即,教育政策即將面臨大變革,在這個關鍵時刻,仍舊委任非教育界人士擔任教育官員,恐怕過往的覆轍,將來大有機會重蹈。

張文光議員認為「找個資深校長做副局長更合理」,對此我亦有同感。即使不是資深校長,我相信在香港要找個對教育有充分認識的同工擔任二職絕非難事,只是未知行政長官的葫蘆內賣的是甚麼藥而已。

新任官員的委任定局已成,現在希望的是有關官員在制訂教育政策以前,能吸納前線同工意見,別再拿教育來賭博,則教育幸甚、社會幸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