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蔭聰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中國

奧運.地震.六四 ─「國民教育」論者的貧乏

奧運.地震.六四 ─「國民教育」論者的貧乏
廣告

廣告

有人說,2008年過了不到一半,環繞著中國的大事接二連三,令人喘不過氣,到了六月,誰還會關心十九年前的「八九民運」?

中港兩地的大媒體,合奏「主旋律」,牽動你我的情感,但瞬息萬變。北京奧運早已設計好的舉國歡騰,因為西藏騷亂的爆發,頓變成維護國家主權的激昂,面對支持西藏自治或獨立的抗議,愛國狠勁再加一把,紅旗緊握,保護聖火,揪出與打擊「賣國者」。激昂到了極點,卻遇上四川大地震,死傷枕藉,舉國哀慟。北京政府除了忙於救災,還要防止地震牽引出來的大危機,蓋過了奧運。奧運是紅色,怎與地震的黑色相接?難得官方想出了點子:「四川加油,中國加油」。

國家民族情感跌盪起伏,教育者本該出場,讓大家重新理性審視情感的背後。自稱最關心中國的「國民教育」論者當仁不讓,可是,世界變了,彈的調子竟是一成不變。

教聯會主席黃均瑜先生最近在《明報》寫了一篇文章,我滿心期盼,「國民教育」在新形勢下到底有甚麼新議程,可是,得到的答案仍是:繼續培養香港人的民族歸屬感,增強「國力」;被殖民過的香港人,被視為「歸屬感」先天不足。

黃先生的老調,配上了他努力「引用」的美國哈佛大學通識教育改革報告。想不到愛國陣營雖然愛國,但有時也挺「愛美(國)」。美國不應是普世的標準或權威,不過,參考一下亦無妨,然而,要參考,就不要歪曲別人的本意。既然黃先生開了這個題,就讓我看一下這份報告有甚麼參考價值。

我上網下載了這份名為"Report of the Task Force on General Education"的報告,它由該校文學及科學學院的一個專責小組去年撰寫的。行內人該知道,通識教育的本意絕非要保持國力。報告強調,通識教育概念來自西方人文傳統的liberal arts, 關心人如何實踐自由。自由教育(liberal education)令人「反省自己的信仰、選擇,對自己的預設及動機更自覺,並保持批判態度,在解決問題上更具創意,對身邊的世界有更敏銳的觸角,更能自我充實了解發生在他們個人、專業及社會生活的各種議題。」(頁一,關於推行通識教育的理由)

中國人今天不是生活在抗日戰爭,沒有必要時刻喊著「起來!起來!」。反而當「中國崛起」變成一種信仰,一種普遍預設時,我們更要反省:它會帶來甚麼後果?海外「紅衣」愛國憤青的民族主義是可怕還是可愛?如果對抗藏獨人士是一片丹心,那麼,圍毆韓國人則怎麼也說不過去了,不少人更形容為「國恥」。他們的「雄性」姿態不只對著外國人,還要製造內部敵人,恐嚇及圍攻王千源及陳巧文,不見得是文明之邦所為。

哈佛報告沒有說民族歸屬感是對還是錯,但它清楚指出,應讓學生體驗多元,而非沉醉在自己的同一信念及身份,要時刻保持「疏離感」(sense of alienation)(頁二)。活在西方媒體支配的世界, 我們開始學會對CNN等西方傳媒有疏離感,這是對的,它們失實報導中國,嚴詞批判也是應該的。但是,我們是否有同樣的勇氣及能力批判中央電視台的官方宣傳,以至香港人是否能警覺本港電視台大量轉播央視新聞呢?

疏離感並不是要對世界冷漠,反而更要了解。我不明白黃先生為何讀不出哈佛這份報告對美國布殊政府的愛國主義充滿警惕,它意識到作為大國的美國,更不應自我中心,要理解不同的文化社會。今天,許多中國人(包括黃均瑜)也視自己為大國了,所以我們更應謙卑,漢人主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高舉「一個中國」的時候,是否有好好理解非漢族的文化與社會?我們漢族為甚麼以為「幫」西藏發展了經濟,藏人便應感恩戴德?我們知道藏人怎樣看開放改革嗎?

通識教育期望學生不只停留書本認識,知識的增進應該導向公民參與(civic engagement),報告當然清楚指出。黃先生有提及,說參與即為國家貢獻,但他卻漏說了報告強調的「批判」(critical)態度,也遺漏公共生活的參與(participation in public life)。

四川地震發生以來,「一方有難,八方呼應」的情感動員外,國內已在爭論究竟多少是天災,多少是人禍。不管結論如何,都不該由政府說了算,政府政策、體制及社會發展大方向都有值得公眾檢討之處。地震的預防、監測、預報是否存在問題?如何準備下一次更大規模的自然災害?大規模的城鎮建設與規劃是否忽略了自然災難的因素?學校的設計與建造是否太和稀泥?我們的軍隊人數及作戰軍備有餘,但救災的民用專業設備及能力上是否不足?活躍的中國公民自動請纓前往救災,前所未來地發揮出公民力量,中國人該如何爭取更大的公民社會活動空間?

從這些角度看快要來臨的「六四」,那便不是一件不相干的往事了。當年的學生就是要在民間的位置,爭議國家的發展--解決貪污問題、新聞自由、結社權利、爭取民主改革。今天民間的爭議雖與十九年前不同,但本質是沒有變的。與哈佛通識教育報告提及的理念是一脈相通的,也不是甚麼創新想法,在任何大學,甚至我們香港中學的通識教育文件也可以找到,因為,這本是公民社會最基本的要求。如果黃先生細心讀一下該份報告,我想不到任何理由他會反對。

愛國陣營可以避談「六四」,甚至可以支持官方說法,但他們沒有權利把「國民教育」變得如斯貧乏,矮化成只是一味講民族感情,輕批判思考。如果是這樣,不只八九民運不合時宜,現代中國歷史(包括中共自己的革命歷史)也可掉進垃圾筒,中國發生甚麼大事,我們也無需思考,只需視之為媒體賣給我們的「愛國」產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