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告多兩三次,唔信你唔收工﹗」— 區議員「淨化」油尖旺街道實錄

「告多兩三次,唔信你唔收工﹗」— 區議員「淨化」油尖旺街道實錄
廣告

廣告

編按:在油尖旺區,不少經營正多年的大排檔正處水深火熱,遭地區「民意代表」區議員的逼迫。這是一篇以油尖旺街坊角度觀察,道出海潚偏逢「好」議員,相煎何太急的社區故事。

我家住在油尖旺廣東道一帶,樓下大排檔非常熱鬧,但最近一場「風波」弄得社區雞犬不寧。

旺丁旺財廣東道

我住的廣東道,早上旺丁旺財,晚上人群熙來攘往。在講故事前,我想先描述大排檔四圍的風光給大家聽。

大排檔身處廣東道,每晚七時開檔。早上這段路有很多小販排檔擺賣,賣花的、賣粉絲生麵香菇餃的、賣蔬菜的,路旁有生肉檔、凍肉檔、尼泊爾小商店、中醫、麵包店、茶餐廳、酒樓等,琳瑯滿目,甚少重複。廣東道的商店排檔,多數於黃昏六、七時關門。日落後,另一個社區生態就開始活躍運作。

晚間的廣東道,跟日間同樣熱鬧,這裡開了一間大排檔,小菜價廉物美,深得區內外人士歡喜,非常旺場。店子空間小,不夠用,桌子就擺到廣東道兩旁,老闆在街邊開桌,介紹馳名羊腩煲、醉雞煲予食客,還有撚手名菜蘿蔔炆魚、菜花炒咸肉、梅菜蒸茄子,多不勝數。而我這類居民也習慣落街光顧。「少食者」,兩人叫一「細羊」,兩碗白飯,羊汁撈飯美味無窮,六十八元埋單。「豪食者」,可叫一「大羊」或「大雞」,再加打邊爐靚料或炒個小菜,老闆又是英俊健談之人,食客要坐多久,他都奉陪,有時還會親自坐下,陪吃陪飲,食客最津津樂道的,就是聆聽在廣東道的江湖故事。黑夜廣東道,行車不多,客人坐在路邊,看車看人看街,車輛行人照樣由廣東道通過。在看似雜亂無章的表面,這所食店,卻是凝聚「廣東道」這個小小社區的動力。

食環掃蕩:奪去社區的快樂

近日連翻「食環掃蕩行動」,令區內熟客跟伙計關係緊張。警察聲稱接獲多宗投訴,指街頭食客製造噪音影響樓上居民。噪音問題,警方可要求食客把音量減低,便可解決。但後來卻有食環署人員離奇出現,抄牌票控阻街,多次發過萬元罰款告票,又威脅停牌。最近食客經常目睹這幕金融海嘯下,食環、警察聯手壓迫升斗,小市民向官府低頭求情的情景,不少人悲從中來,眼淚在心裡流。

話說回來,廣東道兩旁的打邊爐桌子,令原本一條晚間沒有活動發生的死街燈火通明,是件好事。最近有警員在旺角警署強姦少女,令夜歸鄰居民心驚膽跳,我家離警署不遠,很需要大排檔這正經生意照亮廣東道現場。然而,這片給街坊的光明,在食環署的「勢如破竹」掃蕩行下,相信難以殘喘。

大排檔對面有一家同樣旺場的雲吞麵店,說起食環掃蕩,店老闆娘曾向食客訴苦,說警方、食環署人員最近來得很頻密,用「阻街」罪名票控麵店,每次苛徵萬元罰款,弄得她雞毛鴨血,怨聲直上竿雲霄。上星期我去吃麵時,對面雜貨舖的太子爺突然大叫:「抄牌呀﹗」。老闆娘就衝出去,一陣打翻椅子、碗碟的聲音:「又告我阻街,又抄幾千……」。這場在艱難時期,毫無體察的惡意掃蕩,奪去的不止金錢,還有自製的生命力和快樂。

除了食環署,她說最討厭區議員。近來有「民意代表」像政府人員一樣,說接獲食肆阻街、衛生、嘈音投訴,一親身露面一味警告食店。卻沒有著手疏理區內互相不滿和矛盾,又未就噪音、衛生、公共空間等範疇的問題分開處理。老闆娘慨嘆這些社區民意代表,沒有好好扮演組織和調解角色,也沒有從技術層面具體解決社區問題,只是一心想趕走她。其實,每次伙計見食客大聲高談闊論,都會苦口婆心勤告食客將聲浪收細,伙計認為,社區斷斷續續都會出現這類小問題,但各人努力遷就,能融洽相處。相反,區議員卻把鄰里關係搞得更糟,可謂損人不利己。

區議員 — 為收你皮,不擇手段

筆者翻查油尖旺區議會紀錄,發現這場風波,很可能是由部份區議員做成的。08年11月27日,油尖旺區議會討論《食肆生意旺 居民挨滋擾 要求嚴厲打擊旺角阻街食肆》議程,雖然命題只提及旺角,但議員卻一併聲討油尖旺所有「違例」食肆。

油尖旺區議員黃舒明表示,她特別關注火鍋店將桌子擺出街外,店內有防火設施比較安全,在街上用明火煮食會造成危險,一定要加強罰則,除牌檢控(大排檔怎會不預留空間給行人?)。另一議員陳文佑說,這類食肆的食物不衛生,桌子擺出街,會惹老鼠、蚊、有噪音,製造衛生問題,而且有些食肆沒有酒牌,食客於七仔買酒回來渴,根本違反法例,故食環署要多巡查檢控,「捉得兩三次、告三四次,唔信佢唔收工﹗」(想人家「收工」,還是解決酒牌、嘈音、食物衛生問題?)另一議員許德亮說,「除非給食環署一支軍隊,否則去掃去拉也沒用。這是香港政府立法食肆禁煙造成的,是食客要求於店外食煙,法例是治標不治本……我要求區議會去信立法會,要求修法,加重罰則,食肆扣滿分後立即除牌,以後不得再申請,並且把食肆附近之泊車空間劃成雙黃線﹗」(夾硬用雙黃線對付大排檔?) 有區議員要求去信政策局,增加食環署資源,以加緊巡查檢控,但他連局的名記不起……

然委任議員侯永昌嘗試為「升斗市民」求情,說金融海嘯之下加強打擊食肆,只會造成失業,希望議員體諒。但陳文佑議員卻連消帶打:「金融海嘯就要少去捉賊?」。原來區議員視經營食肆的街坊是「賊」﹗他們動用「阻街」惡法,去解決「衛生」、「嘈音」、「酒牌」、公共空間」問題,這種不合邏輯的說辭,說穿了,是因為區議員票源,來自單棟樓房為單位的業主立案法團,樓下商戶、食客不能化約成選票,他們就「目中無街」,造成議員選舉時「掃樓」,閒時就「掃街」的現像﹗例如油尖旺區議員許德亮,四年前提出跟警方合作「淨化旺角」計劃,指太多性工作者光顧旺角豉油街熟食街市,不配合朗豪坊高檔路線,既要求「掃黃」,又要求「清拆熟食市場」,不停向政府追迫進工。06年,他貼出「成功爭取清拆豉油街熟食市場」宣傳標語。

誰說性工作者不能與居民共融?近期已有鄰區政黨表示,不再以「成功趕走性工作者」為名爭取選票,還跟民間組織舉辦活動,宣傳社區共融。旺角熟食市場的案例說明,區議員偏愛激化社區矛盾,無助社區包容尊重,卻奪去無數升斗生計,類似例子,在油尖旺區比比皆是,身為街坊,痛心疾首。

社區事務不是「你死我亡」

至於食肆引發的衛生、嘈音等問題,區議員有用心解決過嗎?食肆伙計和居民盡心盡力疏解矛盾;區議員要「你死我亡」分化社區,以「處理投訴」為名,搞「一幫死、一幫活」的政治。現在他們搞到來我的家園,我得要問:區議員要「成功爭取」廣東道變回漆黑一片的死街嗎?特首在天水圍搞「懷舊大排檔」救市,你們卻倒行逆施,逼迫百年老店大排檔和雲吞麵,於心何忍?

「盡責」的區議員們,很多社區糾紛,不是「你生我亡」的抉擇問題。如果我是區議員,知道廣東道食客每晚夜夜笙歌,杯盤狼藉至午夜,除了勸他們將音量收細,最好趕快帶領大排檔伙計,多煮美食送暖去樓上安老院,讓受嘈音影響的公公婆婆跟伙計了解彼此處境。你們的民意基礎,是用來製造平台,促進社區共融。眼見你們在經濟不景時,還要搞社區分化,身為街坊,實在慘不忍睹﹗

IMG_033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