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從維基百科、雅虎知識看宗教霸權

廣告

廣告

近日,因家暴條例、淫審條例而來的爭議,還有恩福堂、明光社擺出來的氣焰態度,令大批民憤而上街表達不滿,然而遊行事件卻遭到香港大部分媒體忽略,小報遊行人數、曲解遊行要旨、無視反對聲音,甚至當事情沒有發生,惹來媒體不敢開罪教會團體,甚至公器私用的謎思。

當宗教狂熱份子在社會得到話語權,只要關乎宗教的負面新聞,他們都會用到「冷處理」的手法,作為公眾只能被動地吸收被過濾的信息無疑很無可奈何,但叫人氣憤的是,在網上的言論自由和資訊流動,亦愈見被這群宗教霸權份子騎劫著(請大家不要再用『右翼』去形容這群人了,形容他們為『右翼』又會說自己被標籤,但明明這些人就是眼見的野蠻霸道,用『宗教霸權份子』去形容他們就是貼切不過)。

兩個立場不同的人在討論區展開罵戰,作為旁觀者尚可從雙方的立論表現等去定奪誰是誰非,尚有自主思考的權利,但如果作為論壇的管理者自己本身既有立場,為了彰顯自已的威權和信仰,他們總是藉自己手握的權力,封殺所有反對他們的異見網民。

在雅虎香港的「知識」網站,對於有關基督教的提問總被管理員以過份的力度去處理,雅虎香港產品發展部經理Samuel Pun,就曾被網民批評未能在其基督徒身分及而執行職務兩者之間取得平衡;而在中文維基百科亦有同類的爭議,有身分為基督徒的管理員企圖以自己削文的權力去削走有關教會的黑歷史,如「神職人員侵犯幼童」的事情,這本來是人所共知的事,但都被「唯他獨尊」、「他就是真理」一派氣焰的他們削走,這無疑是企圖淡化教會道德的行為。

管理員當中,一個名叫妙詩人的本身就是一名宗教狂熱的基督徒,在「同性戀與基督教」一條目,藉著他管理員的權力,多次刪減關於基督教的黑歷史,甚至封禁一切異見人士的IP,以期阻止異見者撰文寫出耶徒們最不想看到的。

被刪走的,有屬於神職人員性侵害年輕教友的黑歷史,而留下來的,就只有一條條來自聖經的詮釋。理由是牽強的「這是熟於原創研究」;有網友想回退條目至原來版本,他就將網友封禁,並以該條目「被頻繁破壞」為由作編輯保護。

在中文維基百科,若說在不同知識領域存在意見分歧,因為思想矛盾而引致編輯戰還算可以理解,但如果有人要隻手遮天,要將自己一套自我澎漲,將異見者的意見都給刪除,企圖將世界打造成只有一元思想,對於這群不斷營造白色恐怖的劣質管理員,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人,相信我們絕不會認同這種霸權行為。

「同性戀與基督教」這個題目無疑本身極具爭議性,「神職人員性侵害兒童」的軼事也是教會、教徒們所忌諱的,但這明明是維基百科而不是公教報或明光社網頁,正反兩論的意見實應兩面保留才是,可是這個管理員妙詩人先生選擇不問理由、不作討論便將不同意見的部分移走,在這瓜田李下,身為基督教徒的管理員立場和操守成了很大疑問。

如果有人想移走自己不想見到的,並以「文字屬於原創研究」為由,我要反問一句,是否原創研究由這班壞腦耶徒去定義是否客觀?維基倒有不少同類的「原創研究」,就是現在給保留,一句句引自耶經的文字為何又不見被人修理一番?單單用耶經去作論證又是否屬於「原創研究」和主觀、偏頗?始終,香港的法律是基本法,不是耶經。

基督徒管理員妙詩人先生,請你明白維基並不是你自己的園地,你無權以自身價值觀去全盤移走不同論證,管理員手執的權力不是用來方便你去打壓不同意見,作為教徒本身的謙卑,你沒有,反而是狂妄自負、傲僈。

我們不如來看看甚麼是「好被刪」的,「雖然基督教內部都視同性戀為『罪』,但諷刺的是,在教會內部亦恆常傳出神職人員性騷擾同性教友(多為年紀尚輕的教友)事件,而教會都以『息事寧人』的低調方式處理,令人非議,種種『其身不正』的性騷擾事件亦令人反思何謂道德的問題」,對於這類說到「神職人員搞細路」的條目、對於教會的黑歷史,作為凡人的我們只要易地而處,都會知道教徒必定會很不爽,但顯然那裡不是教會、一言堂。

這裡只是個俗世,你的周圍是怎樣你不應該無視,所謂道德更不是由區區一個雞毛管理員去做定奪,作為基督徒的妙詩人管理員,要選擇局部失明無視教會的不光彩,這明明只是他個人的事,但總以維基之名去做盡荒唐事,這顯然是出師無名的。

任你以維基之名或是基督之名也好,你也無權移走不同的意見,如果你認為有需鐘補充來源,你可以做的是要求編輯者添加來源,而不是清空版面,更不是在一個公眾領域引經據典,羅列耶經章節。

最重要的問題重點是,那些「自己人」口口聲聲「同性戀是罪」,卻又容忍和包庇神職人員性侵教友,到東窗事發了苦主想報警也受到教會多番阻撓,在耶教的圈子裡,不公平、不公義的人和事已經太多太多,在這個聲稱「海納百川」的維基百科卻居然成為他們的一言堂。

真的讓人太氣憤了!

從來都相信世界是平等的,但從社會種種為教會團體消音隱屏的事件可見,這個世界原來一直都是不公平的,不平等的,教會和同志所站的位置本身就有高低檔次的分別,教會團體聲稱「願意多作溝通」也不過是句不設實際只在裝模作樣的口號;以教徒之命可以建構的,原來乃一個是非準繩尺度可以隨意調校鬆緊的虛偽世界,

這種偽道德的社會,我們真的受夠了!

難道要在一個討論區想享有發言權,就得奉承權貴 (縱然現實社會都是如此現實)?當網民由不滿、無奈到易來順受,當這種思潮被合理化,我很擔心香港會淪為一個怎樣的社會。

猶其是從小就接觸網絡那一群,上網讓沒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他們學會倚靠勢力人士,欺善怕惡,這和《叮噹 / 多拉A夢》 裡面的「阿福 / 小夫」沒有分別,也和牛頭角圍毆案在旁叫囂的童黨沒有分別。

網上資訊看似排山倒海,但已經開始被一群宗教霸權人士箝制言論,為的,是要掠奪更多話語權,騎劫主流民意。看來,大家除了對這類壞腦教會、神職人員和教徒提高敏感度以外,在吸取資訊亦要深思每篇文章背後的意義。

文︰DAI ADOR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