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政經

契弟過雷曼契弟的評議員—致評議員,港大學生會全體會員,及香港市民的公開信

廣告

廣告

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凌晨,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出現了一件荒謬至極的事。

當時評議會正在討論評議會構成及功能改革方案。這項改革其目的旨在處理評議會內一部份界別(主要是舍堂)評議員比例上過多,而且幹事會掌握約三份一的選票,令幹事會可以輕易攔下需要三份二票的議案,導致幹事會容易專權。而且傳媒在議會內亦有投票權,自己監察自己。針對以上問題,當時的主流方案乃將幹事會及傳媒移離評議會,而同時亦將舍堂代表的數量減少。

而在該次會議之前,評議會構成及功能改革工作小組(下稱小組)已經作出多次公開諮詢,惟反應非常冷淡,而且肯定有被通知的院會,幹事會和舍堂之中,舍堂只有作過一次和大方向無關的質詢,幹事會之討論主要在實務上如何執行及分工的問題,而院會更是自動失蹤。

會上,幹事會指出現時的方案乃一倒退方案;一方面是因為普選議席數目減少(主要是幹事議席),另一方面亦因為方案之中未有將司法權拆離立法,令行政機構易被司法及立法打壓。而相反,現時之評議會,最低限度也是所有持份者之和,每一個持份者在內也有代表。在幹事會的大力要求之下,作出了兩個意向投票:

不維持現有方案:31
維持現有方案:8 (主要是幹事會)

整個改革推倒:16(主要是舍堂代表,小組中有票的亦投推倒以表對評議員行為的抗議)
修改方案:22
棄權:1

此時外務副會長郝曉田動議了第九十號議案,並得到前會長兼學聯常主郭永健以第九十一號議案修訂,要求評議會的下一個方案必須一步到位,達到平等、直接普選及有司法獨立。就在此時,有部份評議員開始不停質問如此議案會否被後人扭曲,更有舍堂評議員爆出不明何謂直選、普選,「維基百科之上看到多個解釋」云云的驚人發言。

最後,據聞是因與前評議員聯誼之故而缺席半場評議會的前理學會代表,現學生會財務秘書高敏盈提出第九十二號議案,粗暴收回前兩條動議,一方面明示因為評議會無當然持份者即再無功能,不認同評議會普選,另一面又指「當時已經是早上二時半」,評議員已無精神去思考,一如老董腳痛。

最後,一小時半前通過延長評議會時間的評議會,以極大比數通過九十二號議案。於是,整個評議會改革再度被卡住,港大繼續原地踏步,並正式趕過中大,「榮登」香港最少純普選評議員的評議會。

我們認為,若果評議員不明白又或不清楚甚麼是普選又或直選的話,可以提出質詢;希望再度收窄二者定義的話,可以用修正案方式提出;要求更多時間討論的話,可以要求休會,擇日再續。然而,郭前會長已不厭其煩,多番向評議員解釋有關詞語的解釋,亦沒有評議員願意動一動指頭,起草修正案或休會動議。一眾評議員現在選擇強行收回,用這種粗暴的手段阻撓評議會達至全面普選,不單顯出評議員對權力的眷戀,不願放棄其來自小圈子選舉產生的議席;部份議員敢做不敢認的行為更是令人齒冷。

更可笑的是,就在十數分鐘以後,評議員卻在無質詢、無討論,「無精神思考」之下,一致通過學苑總編輯的信任議案,使其在退學後繼續可擔當總編職位。真想問問那班精神不佳的評議員又為何在那時候竟能迴光返照作出如此重要的決定?如此膠到震的情形,天下人信你們一成果真雙目失明。

我們不能接受以下幾點:

1. 舍堂評議員願當其組織之走狗,力保舍堂界由每席選民少至幾十人的小圈子選舉選出的十幾個議席,但卻又在普選議題上詐傻扮慒,以不明白定義為藉口,拖延評議會普選;
2. 院會評議員表面上對改革不聞不問,但卻死守其必然席位,先以逐點質疑,以拉布戰術拖延時間,在投票之時卻自動歸邊,只許尊貴的當然代表州官放火,不准支持普選的同學點燈;
3. 評議員一方面承認自己沒有精神,一方面又在這種精神狀態之下作出重大決定,精神分裂;
4. 高敏盈再現其疑似院會駐幹事會代表本色,身為前學聯代表團代表,竟然能夠高呼不認同普選;另一方面又在關鍵時間在關鍵地方出現提出關鍵議案,打著紅旗反紅旗,身為焯譽閣卻密謀顛覆自己人,自動歸邊,全力為院會的十個必然議席辯護

我們有以下三點要求:

1. 所有支持第九十二號議案,瞪眼說瞎話阻撓評議會雙普選的評議員立刻辭職,並不參加有關有關議席的選舉;
2. 召開全民大會,對煽動其它評議員瞪眼說瞎話的高敏盈作出不信任動議;
3. 召開全民大會或投票,要求二零一二年度評議會必須由普選及直選產生

發起人

徐傑生
香港大學學生會2007年度行政秘書
香港大學學生會2008年度普選評議員

尹翰紳
香港大學學生會2006年度常務秘書
香港大學學生會2007年度會長
香港大學學生會2008年度評議會評議員(去屆會長)
香港大學學生會2009年度普選評議員

(聯署位置於港大民上牆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