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編輯室手記:咪玩野﹗

廣告

廣告

本周民間社會熱烘烘,古怪事件亦「多蘿蘿」,有乜風吹草動,大家都要站出來叫「咪玩野」﹗

本土文化藝術團體在這兩周磨拳擦掌,頻頻開壇作法,似乎要為九月就正式「開波」的西九文化區諮詢工作,作好論述和動員戰準備。繼近期在facebook紅極一時的「香港需要文學館」 — 香港文學館倡議小組諸文豪於書展期間滴血為盟,力推比Norman Forster大白象天幕更宏偉的西九文學館概念。另一本土創意藝術重鎮 — 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的租戶亦不甘寂寞,於周一召開名為「今天石硤尾之成敗.揭示西九之將來」記者招待會,大爆承包了中心管理工作的浸會大學「外行無能領導內行」所造成的問題。藝術村聯會發言人在會上表示,創藝中心正被缺乏藝術場地管理經驗的人主導,自零八開業起已浪費了不少公帑。

租戶指官方錯誤搭建了未能乎合本地藝術家使用的設施,例如表演藝術使用的黑盒劇場理應隔音,但內部不少硬件竟然傳音,令租戶藝術家百思不得其解;又例如入伙前的「售樓說明書」顯示的露天廣場部份,給人自由開放,能與周邊社區接合的「公共空間」感覺,但據藝術村聯會公佈的數據顯示貨不對辦。廣場「開業」至今由藝術家「散戶」搞的活動是零,相反中心官方舉辦的卻有十多次,管理當局多番以「運作不便」婉拒租戶搞活動申請;另一方面自己舉辦跟藝術和社區關係模糊的搞笑項目,例如復活節蛋扭扭蛋活動等。記招傳出的云云內幕,令人想起零九年初《明報》記者以偽調查式報導,巧妙地指控藝術村單位開放率不足及與石硤尾社區脫離,當時藝術散戶來不及「拆招」,這次公開宣言可謂吐一口烏氣,為以往大堆「以公眾之名」的指控」進行大反撲,亦反映了不少香港本土文化藝術政策的複雜面。發言人於當天透露,中

心總裁提過想將中心八樓高座出租變成西餐廳,大家可一邊飲紅酒,一邊吃cheese cake,觀摩石硤尾這個全港至窮的區份全景,言論令人髮指。難怪藝術村聯會「「今天石硤尾之成敗.揭示西九之將來」為題,既要反映作為小小租戶的不滿,亦要放眼世界,道出特區政府在短短一年半就將創藝中心這個小小創藝園地搞成一團糟,有何資格好大喜功,急於在九月硬推西九文化區諮詢?這故事教訓香港人,更好的東西,都是要從小的做起。

文學館和創藝中心要趁勢鬧大,因為不少往績顯示革命如不能在兩周內完成,政府就會用兩年搞死你。聽聞獨立媒體編輯阿藹於上星期日皇后兩周年圖片展後,回家「頂住條氣」零晨,至嘔出《皇后清場兩周年:以十元決志對抗「拆完搶」的強權》一文才能入睡,行文已感受到她的怒火:「它告訴這些捍衞公共利益運動的主體說,我可以輕易地搞死你!」。的而且確,如果法律是有錢人的遊戲,誰掌握資源誰就可以將你壓扁。先將參與者馮柄德、馬仔下獄,官司剛告一段落,律政署跟手要求要運動參與者「找數」,用意大家心知肚明。特區政府正向星加坡學習,以政治影響法律,把異見告到「褲穿窿」來維持公眾秩序,難怪愈極權的國家,愈愛宣傳自己秩序﹗幸好,朱凱迪在天星、皇后跟「麻煩人」(不止行動者,還有傳媒中人) 結了良緣,被追廿七萬的事件曝光後,全民力保這位「衛士」,現在皇后不止本土行動的事,還是千萬「睇唔順眼」者的事,facebook已有兩千七百多人加入「反擊廿七萬秋後算賬 ,一人十蚊掟響律政署大行動」小組。但正當全世界叫「律政署咪玩野」,差佬就玩野。阿藹因事件被警察招去問話,撰《獨媒警訊:疑似行騙兼元朗警署港式喝茶記》內容不多提了,總之全世界民間媒體望實,見律政署、差佬一有風吹草動就大叫「咪玩野﹗」。

最後,我要提提大家,在你螢光幕右下角顯示「七日內沒有行動日誌」是假的。你一click入去就會發現,尤拉搞的「一人一日一電郵,直到明光社道歉/賠償!」仍然馬拉松式進行中。序言書店就有「碰撞都市」第一激 : 再論公共空間- 探尋「公共」。而在六四廿周年起家的八十後文化祭就繼續激進,八月十日將於灣仔軒尼詩道365號1樓富德樓艺鵠書店搞青春電影欣賞會 :《The Five Obstructions》。而「重新搶奪屬於我們的過去——本土電影回顧系列」的青春.講座——反抗的代號,毀滅的初稿將接著八月十一號,誰敢唔出席?

片段來源:OurTV.hk 民間現場:「今天石硤尾之成敗,揭示西九之將來」記者招待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