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編輯室周記]香港目睹近年怪現狀

廣告

廣告

inmedia沒有日本線記者,但yahoo的即時新聞,說剛落網的酒井法子,又藏毒又運毒,又不倫婚姻又把孩子托給第三者照顧,彷彿都是因為毒癮的關係。新聞當然是善忘的,今天的新聞不用俾面昨天的,毒癮可以令酒井法子容忍與好友同侍一夫大被同眠,可以把孩子交托,昨天言之以關懷口吻鑿鑿說酒井是避走負面新聞,今天已可以用道德大長老的身份口誅筆伐,視乎你與所謂「事實」保持哪種距離,站在它甚麼方位。但不管你的立場是責難或憐惜也好,報導指警察嘗試替酒井法子驗毒,結果是:陰性反應。即鳥都驗不出一隻也。

甚麼為叫藏有,叫甚麼吸毒,定義難免各有難處。在我家檢獲的就是我的嗎?我家有其他人又怎算?有疑似吸毒的管子,用來騷癢挖鼻通櫃清腸胃難道又犯法嗎?最有趣的,似乎還在甚麼叫吸毒。報導稱酒井法子吸毒已有幾年,但到警署投案經一輪驗毒後還是驗不到甚麼出來。當然,警察如何處理一個自行投案自首卻驗不出體內有毒品的人,這是日本警察的事。有趣的倒是香港這個鏡像:昨天看午間新聞,看到副局長陳維安說為鼓勵青年人自願驗,可叫家長教師齊齊驗。一肚火,不如叫學校操場邊那棵又驗一驗如何?大門那道鐵閘是否又要驗一驗,以壯同學的信心?

驗毒的手段有缺憾,復又以某種掩飾錯位的「決心」來補救,整個驗毒要解決甚麼問題,越來越含糊了。據說特區政府現在的立場,是把疑點利益歸自己:驗毒計劃即使有漏洞,有不完足,會有錯,難道就應被推翻和否定嗎,難道就不該試嗎?這不僅不是向來「疑點利益歸被告」的法律精神,更是無情地暴露出體理據欠奉的特區政府的歇斯底里。有編輯有很心機的把主流報章的報導整理出來,獨媒並計劃舉行一場沙龍請各方討論,大家stay tuned。

記得讀過一本七十年代的怪書叫作《香港二十年目睹怪現狀》,作者以一種相當exotic的眼光,把在香港報紙上讀到的甚麼桃色新聞、騙案、縛架案等加點色香味抄作作小說的內容。近日獨媒上三兩單熱報的消息,興許可以成為近二十年怪現狀新編的內容。第一當然是廣深港高鐵,吹到甚麼四十幾分鐘可由香港到廣州,操弄著「廣州」這個字眼的含混性,天河區當然屬廣州,石壁也勉強可以說是,但「勉強」這字所包含的,便是那混帳的三十幾分鐘額外車程。詳情可以看「珠江戰隊」的首條短片。而且有民間記者更專誠走訪石壁,看看那邊還境,發現那邊的收地,其規模及力度就是《八彩林阿珍》開首那場清拆一樣,一百架車無聲無息掩至,警察加其他工作人員,把做了十幾年,種了幾百棵樹,二十畝大的小森林兩小時內鏟光。

還未夠怪嗎?看這單。球迷或者會知道,所謂的香港足球,曾經代表過中華民國隊出戰國際賽事,但「香港足球」的含混空間,最近卻被南華會大規模擴充。有編輯留意到,八月下旬出戰東亞杯外圍賽的香港代表隊,竟是是外判了給南華會埋班的a貨。不僅球員九十九個巴份是南華球員(另有分析文章指唯一非南華球員,也是南華班主經理人公司bma的球員),而南華會的非本地球員亦可以隨港隊齊齊遠征,不可上陣但也可「跟操」,南華的羅傑承更坦言這趙可協助南華「備戰亞協和新球季的熱身賽」。我的天,港隊甚麼時候開始,多了一項功能?一項名為「協助南華會熱身」的功能?足球雖然和爆漿瀨尿牛丸一樣都是圓的,常理來想,香港足運卻斷不是會瀨尿蝦和牛丸般,不會是要麼你雙刀火雞做要麼便是我鵝頭來做。

最後,想了解伊朗局勢,想知道選了個新總統,在其近幾十年的政治發展究竟有甚麼意義,不妨看看斯洛文尼亞怪雞理論家齊澤克於london review of books的新文章〈貝魯斯科尼在德克蘭(上)〉,進步與反動,從來都夾纏不清並最好還是有個比較能透視歷史的視角。本網獨家翻譯,文章不短,暫時睇住上半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