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如何捍衛社會服務和社工專業自主》討論會速記

《如何捍衛社會服務和社工專業自主》討論會速記
廣告

廣告

《如何捍衛社會服務和社工專業自主》討論會速記

對,又擠滿了講堂
預留了一個較小的講堂,結果又擠滿了,足以證明河蟹事件對社福界的震動。約二百位社福界同工、學生和服務使用者前晚 (九月廿五日) 參加了抗河蟹大聯盟舉辦的《如何捍衛社會服務和社工專業自主》討論會。討論會的目的有兩個:一為集思抗海蟹行動的未來方向,二為提供平台讓社會服務界代表發表對此事的立場。聯盟邀請了社會工作者註冊局、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和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遺憾的是,首兩個團體也未能派代表出席。

註冊局:不適宜派代表出席研討會
註冊局自言非常關心事件發展,在收到聯盟邀請信後,註冊局主席即時徵詢各註冊局成員意見。有趣的是,覆函列出主要職能「包括評審及認可用以註冊的社會工作學歷、社會工作者的註冊及註冊社工的專業操守事宜」;而檢視職能後,註冊局認為「不適宜派代表出席研討會」。也就是說,出席討論會解釋立場是超越其職能。難怪甘炳光質疑註冊局是否如此「守規矩」,是否條文以外的東西就不做。

社協:未能處理紛爭,影響員工獨立自主
社協就因為正副會長出外而未能派代表出席 (難道社協只是兩人團體嗎?)。覆函總算申述了其立場,包括認同曾德成的言論「確實對機構做成無形的壓力,故此官員必須慎言,避免牽涉在干預機構內政及影響社工專業自主的嫌疑當中」。社福機構應妥善處理地區紛爭,避免影響員工在日常事務上之獨立自主性。這方面機構主管應該經常反思。最後,社協呼籲政府,特別是各地區的民政事務專員及地區領袖,應多了解社工的專業使命和角色。

聯盟代表:重提社工價值
聯盟代表歐陽達初認為,社工要重提基本價值,包括公義、民主和平等。這分別體現於釐清河蟹事件中誰對誰錯,爭取服務使用者能夠參與董事局運作,以及取消一筆過撥款,扭轉政府透過撥款箝制社會服務團體的工作。

甘炳光:推動業界監察,監督機構高層
城大社工老師甘炳光批評現時缺乏監察社福機構董事局的制度。現時社會工作者註冊局只會調查註冊社工有否專業失當,卻不會調查管理層有否專業失當。他至今仍未看到謝世傑和另一位同工在事件有何過錯。如果管理層受到壓力而不能推行公義,那麼機構就是專業失當。如果管理層沒有受到壓力仍處罰員工,管理層就反應過度,同樣有問題。投訴機制理應公開透明。

因此,要維護社工專業自主,他主張改革社工團體:
一、革新社協和註冊局,競選這些團體;
二、在所屬團體召開會員大會,公開討論與社工專業相關的事件;
三、成立新的專業團體,由前線社工執掌,監察機構運作 (類似現時的香港醫學會)。
此外,社工又可以重新定義專業,例如編寫專業宣言,把人權、社會公義等核心價值寫進宣言,維護價值就等於維護專業。專業不可只講註冊制度,真正的專業發展要促進社工在工作實踐專業,不能受無理干預。

馮可立:建立政治力量,社工才有前途
中大社工老師馮可立對專業有另一個看法。他指出社工的眼光不能只看維護專業,社工的存在是為弱勢社群做事。觀乎社會保守力量當道,他呼籲社工不應只期望立法會和社聯等替他們出頭,而是建立政治力量,包括推動社會運動,令業界以至每一位市民認知自身權益。看來,社總代表伍銳明問及如何把社工價值實踐,馮可立似乎給了答案。

邵家臻:其他事不關我事──專業化的後果
對邵家臻來說,社會工作已被「工作化」,專業化變成其他人的事不是我的專業範疇,上班和下班的生活割裂。這也許部份解釋了為何只有少數社工現身920的抗河蟹遊行。他認為如果要捍衛專業自主,行動是一個方法,而我們今天就進行中。然而,當社工有了專業,卻沒有尊重和自主,那麼我們還要這種專業嗎?

何芝君:反思價值,反思語言邏輯
當反思社工價值時,理大的社工老師何芝君認為我們要同時反思語言如何影響人們理解社會。她指出現時我們用了一套新的語言理解社會,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商界展關懷」。當社工用商業世界的邏輯思考,我們要當心會否跟社工價值相違背。翻到銅板的另一面,我們應否用更進步的語言表達現實呢?與其理解低下階層的收入低,其實是他們受到剝削。

蔡海偉:認同社區發展,但社聯難以處理事件
老實說,我不會期望社聯會說甚麼豪情壯語,或者帶領同工對抗河蟹,然而,蔡海偉的講話令我有點莫名奇妙。他說社聯都是從報紙了解河蟹事件,而且仍在發展中,所以要讓事情明朗化後才拿出來討論。作為一個代表非政府社會福利服務的機構,行動和消息卻走在輿論的後端。於是,台下不斷追問蔡海偉,希望社聯牽頭捍衛社工自主,正視鄰舍社區發展工作隊受地區壓力,回應不容許社工在重建區組織街坊,又或者召開同工大會,表達同工意見等。他也知道大家對社聯有期望,但社聯難以處理。社工每天也在掙扎,而機構同樣處於弱勢,一筆過撥款只是問題的一部份,整個社會也出現問題,包括行政主導和受有權勢的人把持,社工要做的是在限制下做得最好,向服務使用者提供最適切服務。這換來謝世傑一句:「社聯太被動。」

社聯認同社區發展是重要的,社工在履行工作是與部門和團體出現爭拗難以避免。此時,政府、社工和這些團體應多溝通,並非扼殺社區發展服務。他也提出一些建議,包括參考英國政府與非政府組織簽訂約章,劃分兩者關係,減少衝突。此外,他又建議投訴程序公平公開公正。

後記
抗河蟹大聯盟的行動持續了個半月,論壇、抗議、遊行、聯署、問卷調查也做過了,總算有點成績。前晚嘉賓和參加者也提供了不同建議,捍衛社會服務和反思社工專業。重要的是,這些建議一定要有人參與,否則只是空談。這些建議需要一段長時間和鬥爭才能實現,改變不是一覺醒來便完成。如何延續行動?這需要學界、同工、服務使用者、議會、媒體共同籌謀,連成一線,彰顯社工的價值。別忘記,社工的核心價值,其實就是一個社會的核心價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