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美国笔会就中国狱中作家问题给奥巴马总统的信: 言论自由既是力量的标志,也是不可妥协的人权

廣告

廣告

言论自由既是力量的标志,也是不可妥协的人权

(独立中文笔会2009年11月9日讯)美国笔会11月5日写信给即将访华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敦促他在访问中提出释放包括独立中文笔会前会长刘晓波等五位会员在内的中国系狱作家问题。

这封由美国笔会会长会长安东尼·阿皮亚(Anthony Appiah)和执行主任斯蒂文·伊森伯格(Steven L. Isenberg)签署的信全文翻译如下:

我们代表美国笔会——一个无论言论自由在何处受到威胁就要挺身捍卫的作家团体的3400会员,敦促您运用自己影响力,在本月的中国之旅中,推动我们许多因其作品而系狱的中国同仁的个案。

笔会在国际上维护作家及其写作权几乎90年了。美国笔会作为140多分会中的最大分会,在笔会为释放因言获罪系狱的作家活动中经常发挥了关键作用,很大程度上也要感谢美国政府在呼吁释放这些作家的支持和领导作用。念及这种共享成功的记录,我们向您作为我们的总统也作为作家同仁喊话,请支持目前在中国监狱中的40多位作家、新闻工作者和博客作者,包括我们团体的五位成员。

我们理解,我们的关注与您中国之旅日程的许多问题有些注意力上的竞争。两个伟大国家的领袖这次会面的重要性,不仅在于我们两国,而且在于整个世界。您将谈及的话题范围有些是双方的,有些是国家的,但都是复杂而引人注目的,需要很大的灵活性、政治家和外交技能。

但是,在这些重大问题上的任何进展,最终都要求智慧、洞察力和我们两个国家全体公民的参与——而在中国,一些最从事设想中国未来和最投身于使其同胞过问此事的公民,目前却在狱中。在我们的经验中,发现作家在狱中是一种警讯,不仅就一个国家的基本自由状态而言,而且就那些起作用观念的健康、品质和活力而言,也就公民按这些观念行事的能力而言。让言论自由问题静止在沉默中,就是将阴影覆盖在勇敢直率和创造性能够带来改变的必要希望上。

我们附上一个作家、新闻工作者和博客作者名单,笔会相信他们目前在中国因言论自由普遍权利遭受侵犯而系狱。您将熟悉他们许多人,包括:胡佳——一位自由记者,博克作者,民权、环境和爱滋病活动家,正因“煽动颠覆”服刑三年半;刘晓波——一位著名作家、知识分子和文学批评家,于2008年12月8日被拘留,至今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我们长期以来就敬佩刘晓波,既作为一位作家,也作为一位献身于推动中国公开辩论与和平改革的活动家。不幸的是,一直有必要抗议他所遭受的中国当局处理:他因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抗议活动在狱中渡过近两年,此后又因直言不讳的观点在劳教所里渡过三年。这次如果被定罪,刘晓波可能面临高达15年徒刑。

今年秋天,美国笔会代表拜访了国会,鼓励议员们支持众议院关于呼吁释放刘晓波的151号议案,该议案于10月1日在众议院几乎一致通过。独立中文笔会的同仁与我们一起进行了这些拜访,他们250名作家会员不顾中国当局的持续压力,正在做勇敢的脚踏实地的倡导工作。刘晓波自2003至2007年担任独立中文笔会会长,此后担任理事。在所附的名单上,您还可以发现另四位系狱的笔会会员的名字。这四位是杜导斌、师涛、杨同彦和张建红,都仅因行使他们作为作家的技能而在服长刑。杨和张正患重病。

我们写信并不是要建议,您应该如何或何时提出这些个案,或您应该说些什么。我们只是要求您不要被某些人说服——他们争辩说,反复要求释放作家,对于情形如何有反效果,或者如何不适当。中国领导人知道,他们的人权记录是受关注的事。这个国家有长期卓越的文学传统,因此他们一定也知道,文学基于自由空气而兴旺,陷于监狱牢房而痛苦。而且,他们也一定料到,一个具有您作为作家和宪法律师背景和个性的总统,将会谈及这些问题的分量和急迫。

我们恳求您这么做,确信您的个人干预将给与希望和力量,不仅是对在中国监狱中的我们笔会同仁及其他作家和新闻工作者,而且对于所有分享我们信念的人——言论自由既是力量的标志,也是不可妥协的人权。

---------------------------------------
独立中文笔会是国际笔会——世界上最悠久的人权组织和国际性文学组织的145个成员分会之一,致力于维护全球中文作家的言论和写作自由,维护世界各地因从事其专业工作而遭监禁、威胁、迫害或打压的作家和新闻工作者的权益。关于笔会致力于保护作家和维护言论自由的更多信息,请参见 http://www.chinesepen.or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