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網誌

媒體

趁你、我、並眼下所見任何一個人的一息尚存

廣告

廣告

今時今日,人與人之間的處境關係何其涼薄。

接連幾年甚至近十年,眼見底下沒有一件事情能讓我打從心裡感到歡喜快樂,更遑論手舞足蹈。皆因這些年來眼見令人心痛的事情委實太多。

你可以說我把所謂的負面事情看得太大。諷刺的是,閣下不也曾為一個又一個觸目驚心的生死決戰、或是凄怨或是浪漫的悲歡離合,感動得凄然落淚?

當身邊認識的人可以安坐在電影院或是家中的沙發上,消費一部又一部電視劇或是電影或是真人騷或是嬉笑怒罵的棟篤笑,或是安坐在電腦面前看一堆慰籍心靈的雞湯文章或是感性圖文,從而在其中獲得一些生活中的哲學道理,然後在一片感覺良好的分享氛圍下互相消費──是的,你只是在消費著別人的故事,從而滿足自己心靈上的日常所需。

不論是虛構情節,抑或是真實在發生著的事件,在閣下的螢光幕前,這些事情一概與你的生活近乎毫無關連。

撫心自問,不蒂你我,都是一丘之貉。

如果要說菜園村還在抗議的人是為了甚麼而抗爭,我不是毫無頭緒的。畢竟過往因公民抗命或是弱勢社群遭壓迫而失喪生命的人,在傳媒鏡頭筆外的、光天化日之下,多得不可勝數。

還記得零七年的紮鐵工潮嗎?讀著這篇文章的你或許忘了,那一次在社會目光底下只不過是一件尋常的勞資糾紛事件,對不?

那個死了的母親我還記得的。

嫌太遙遠記不起來麼?那麼今年那個死控領匯的商店店主呢?

如果你坐在電視新聞面前覺得那些爭取你所不能理解言之何物的事情的人是阻著地球轉的話,或許我不能怪你嫌他們礙手礙腳礙著經濟發展礙著你上司的老闆的老闆的老闆發達加你人工礙著你開飯,但最少,請相信空穴無風的道理。我真的不只一次聽過身邊的人眼見人家連住的地方也沒了還會痛快地狠批抵死的,眼見有人意外慘死也不過是一句RIP就當沒事發生過的人多的是。

給自己一個知道事情真相始末的權利和機會,是你對任何一個人或個體作道德批判的最基本要素。這一點,我在我所眼見身邊的人,近乎沒有看到。取而代之的,是金錢主導的生存主義薰陶而成的陰謀論或利益至上主義。

只要社會上有一個人沒有阻止、默許不公義的事情被歪曲成合理的話,無辜枉死的人將會永無止盡的加增。由此觀之,作為旁觀者的我們還要害死多少人?

要突破這個現狀,下定決心的話,總會找到方法。絲毫不作嘗試、絲毫不向前走,與消費苦難沒有分別,畢竟沒有行為的信心是死的。

只怕有這決心的人只剩那些已經被逼迫到幾近死亡邊緣的弱勢社群,或只剩你和我。

趁你、我、並眼下所見任何一個人的一息尚存,別再為了不公義壓迫的緣故而使無辜的人失喪生命了。至少於我,絕不允許。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

伸延閱讀:

《罷工第三十二日:我媽媽吊頸》- 紮鐵工友罷工事件
http://strikers.wordpress.com/2007/09/10/〈罷工第三十二日:我媽媽吊頸〉/
《第一滴血》 - 心湖淬筆
http://mindtologos.blogspot.com/2007/09/blog-post.html
《誰的世代論爭》 - 心湖淬筆
http://mindtologos.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14.html
跳樓死控領匯 - 太陽報
http://the-sun.on.cc/cnt/news/20090728/00407_021.html

關於菜園村(請廣傳):
《菜園村裡的家庭》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351089&id=858215091&ref=nf
《還香港巿民六百億公帑.還菜園村民安樂家園.馬上叫停高鐵規劃!》網上聯署
http://www.petitiononline.com/19880000/petition.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