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社運

1203立法會漠視高鐵疑點,淪為橡皮圖章紀錄

1203立法會漠視高鐵疑點,淪為橡皮圖章紀錄
廣告

廣告

高鐵方案在疑點重重下,最後仍獲工務小組委員會通過,會後有菜園村村民歇斯底里,哭暈送院。本港的不公義會議第二部分的記錄如下,時為12月3日約下午二時半至四時半:

(第一部分,即12月2日會議,請參見:12.02立法會高鐵會議最新戰況——附何鍾泰被迫走過程

議員質詢——何秀蘭

何秀蘭:港鐵的招標牽涉角色衝突問題。港鐵的環評報告和西九車站設計合約由同一家母公司Aecom Asia旗下的兩家子公司來承接,那會否存在角色衝突?環評報告應該是獨立的。我希望在財委會撥款前你們可提供相關資料。

然後是菜園村。雖然你們說給菜園村很多補償方案,但卻缺了菜園村最希望的一套方案:不遷不拆。就算不能做到,但可否做到全村搬遷,讓他們可以維持社區聯繫?雖然他們也明白搬遷後村屋和田地未必如以往一樣大,中間可有所折讓。另外,高鐵受影響居民越來越多,現在一批一批才如夢初醒走出來,到底還有多少人受影響?你怎樣補救?

鄭汝樺:菜園村的屋部分是臨時屋,全新界有逾三十萬家臨時屋,若成立了先例,將來難以發展新界。我們也會提供兩公頃的社區農場讓他們務農,但不可在當地建屋。(東按:偽邏輯——有一個人有病求診,政府說我不可開醫院醫他,全港未來有數以千萬個病人,開了先例他日可醫不完!所以我一個都不要醫!)

署長:關於投標的過程,我們找了獨立顧問去審核港鐵的採購程序,並發現港鐵的程序和政府的要求吻合。至於環評和車站設計合約,就每一份合約,港鐵都要採用公開而透明的採購程序。招標之前會把顧問合約的資料等說給投資者聽,才再做招標程序。環評是法定的程序,但它和設計通常是需要高度互動,因為設計時要考慮環境,也需要知道環境的資料,所以由同一間公司做是不時出現的。

何秀蘭:你們不認為由同一公司做環評和設計是有角色衝突嗎?

署長:我們不認為有角色衝突,因為我們採用了公開的招標程序。

議員質詢——甘乃威

甘乃威:關於搬村,今次政府只是因應高鐵這個特殊項目,給予菜園村特別的賠償方案,剛才局長說影響三十萬家村屋,但我們是否要建第二和第三條高鐵,所以會影響到它們?否則菜園村只是特殊例子。

鄭汝樺:菜園村本身是寮屋,沒有業權。(東按:村民代表高春香堅持並非非法,業權是他們買回來的)而且現時他們也可以特惠金來買農地。

議員質詢——陳克勤

陳克勤:李慧琼開另一個會,她委托我問。大角咀街坊很擔心高鐵對樓宇結構會有影響,雖然港鐵承諾找專業而獨立的人士做報告,但這些報告通常艱澀難明,政府可否承諾到時提供容易明白的版本,並讓每個受影響住戶都有一份?有一份在手,他們會覺得較實在,也可日後用作索償的根據。

秘書長:這和我們希望和居民積極溝通的原則相符,我們很樂意把這些訊息主動交予居民,並會提供簡化的報告。

議員質詢——梁家騮

梁家騮:我想知道政府的99,000客流量怎樣估算出來,政府只重複給我一些原則性的考慮因素,說會考慮乘客的目的地等。我希望有一份詳細的報告。我真的不認為到2016年會有這麼多人次使用,若不達標,到時將被重複被列舉為大白象。若虧本則更要用稅款補貼,這是我其中一大擔憂。你用過去十年的增長,去估未來的十年增長,但過去十年可能是高峰期,不代表將來有同等的增長速度。而且有些因素我們不能影響,例如廣州站在石壁,遠離市區,政府則說當地會成為樞紐,會有方法接駁去廣州市,但那是由廣州控制,我們不能控制,若沒有此接駁,高鐵很少人用,又要繼續用稅款補貼,那責任應該由誰來負責?

鄭汝樺:今次的計算方法採用和以前的基建相同的估算方法,叫transport modelling。我們會計算由出發點到目的地之間有甚麼其他交通工具競爭,以及計算兩地的人口。電腦會通過這些參數,計算出99,000乘客。至於會否虧本?因為今次政府出資,無須付利息,應該可行。車費也很影響客流,我們的車費定價十分合理。加上廣東省的高鐵比我們早落成幾年,到我們的一段落成時,那配套應該已很好。

梁家騮:深港西部通道、機鐵、西鐵已經證明你們的模式計算錯誤。你們只管說一定行,但如果到時只剩三萬人一天,要稅款補貼營運,我們撥了款的一定被人罵,責任由誰承擔?

鄭汝樺:西部通道車流不足,是因為深圳的高速公路尚未建成。機鐵問題則源於青馬大橋用BOT模式。不過今次的計算已非常保守,已未預計衍生客流,例如因建了高鐵而變得經常往返內地的客流。

議員質詢——梁家傑

梁家傑:我對高鐵申請撥款的處理手法很有意見,這筆款項很大,討論時間卻不足,詳細資料由港鐵完全披露到今天只有數月。雖然我不是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成員,但也旁聽了兩次。公共專業聯盟和高鐵專家組提出利用機鐵的剩餘能力,可省卻三百億也不需徵用菜園村畏地,公民黨起碼認為這個建議值得細心研究。可惜在鐵路事宜小組卻不見有詳細而有意思的深入討論。這是很失敗的公眾參與例子。有一次公共專業聯盟提議找獨立專家評估政府項目,也遭否決,令人十分遺憾。上屆立法會要了解政府的西九項目的財務評估時,也同樣遇到很大困難。在討論不足和缺乏公共參與下,我們會投反對票。以上宣示了公民黨的立場,現在問問題。較早時我寫信給鄭汝樺和唐英年,問他把總站放在西九會如何影響西九文化區項目的設計和施工流程。經過六個星期,11月27日唐英年以西九管理局主席身份回覆,他只說hope(希望)不會受影響,那這個希望有多真實?

鄭汝樺:我覺得11月6日的聽證會很重要,那天還有其他專業學會發言。我認為專家和公眾都已經有很多機會參與發表意見。專業聯盟的方案窒礙了機場發展,低估了成本,而且拆屋更多(東按:梁啟智表示是政府誤解了他們的方案)。唐英年指出的是工作的大方向,我們完全同意,會跟這個方向做,儘量少用西九工地,以及儘快歸還工地。

議員質詢——李華明

李華明:政府說因為菜園村民不是原居民,搬遷後不能建屋。我只知道他們想維持現有生活模式,上居屋後就難以耕田。政府說不能立先例,其實給村民上居屋的選擇也是先例了。此外,過往漁民新村並非原居民村,也曾經全村搬遷,這是可行,已不是另立先例,請問是否有這個事實?

鄭汝樺:這個案我們要回去研究。無論如何,新界寮屋達三十萬家,難以處理。而且我們也容許務農人士在新買農地建四百呎x十七呎的屋。

李華明:居民想做的特辦,你不做;你只做你有興趣的特辦。

鄭汝樺:我們認為上居屋的特辦對社會的衝擊較小。

李華明:居屋一樣問題大,如果三十萬寮屋說要上樓,假設到時還有樓可上(笑),那你怎辦?

鄭汝樺:上居屋的影響始終較小。

議員質詢——李永達

李永達:九華徑村最近燒了,也沒要求搬村,你說三十萬寮屋都會想要農地,那是難以服人。你的社區農場沒保證他們能保持社區網絡,你叫他去天水圍住再去社區農場耕田,那不太合適。你能促進村民都住在附近並能夠耕種嗎?此外,我和局長最大的分歧是,我認為政府投入了太多在尖沙咀、中環和灣仔,加大了區域性的disparity。鄭汝樺是夠票的,但我希望你不要拒絕村民的要求。

鄭汝樺:我們已儘量多做特事特辦,會盡力給他們最大選擇。但讓他們住在一起耕田,對社會影響很大,這個難以辦到。

議員質詢——涂謹申

涂謹申:局長對菜園村做了部分特事特辦,但對大角咀,你有沒有特事特辦?政府這幾天也不斷向我們說,信政府的評估吧,但大角咀居民是不會信你請的顧問的,我想你不如付費給大角咀居民自我聘請顧問,畢竟你應該很有信心那是沒問題的,這樣做至少可以給他們安心;而日後的監察也可聘請由他們提議的專家。我們要獨立一點,你找的顧問,因要靠你發的糧來生存,尤其他們還同時負責你的多項工程,根本不敢反駁你們。

鄭汝樺:我們有屋宇署作法定規管者去批核工程,這點十分重要。

秘書長:我們會更主動跟居民溝通,並儘量用簡單易明的方法向居民解釋。

涂謹申:屋宇署是現時評估還是未來施工時才評估?

(秘書長答不上來。)

議員質詢——陳偉業

陳偉業:新鴻基發展馬灣時,把整個漁村重建和安置,我們認為港鐵也可以做到這樣搬村。我哀求港鐵為菜園村做一件好事。大角咀居民則向我說整個過程零諮詢,希望政府用書面回覆我何時做過諮詢。最後,六百億的招標過程很重要,不能讓港鐵私相授受。我們希望要求在財委會前,收到全面的招標過程資料,以免有超快招標及不符WTO要求的招標問題。

鄭汝樺:我們會儘量提供資料,同時路政署會全程監察,我們也會確保招標過程公平,不過不一定要遵從WTO要求,因為在條例上假若不超過某個金額,是不用遵從。至於馬灣例子,我們認為我們的做法已做到最小的衝擊和最大的彈性。

議員質詢——陳淑莊

陳淑莊:西九站佔地伸入西九區3.3公頃,另外因為需要施工,須額外徵用5.5公頃至2014年。我想問你們和文化區那邊的溝通如何。他們也擔心車站造成震蕩和噪音,影響了西九設施的質素。

鄭汝樺:會與西九協調,唐英年也強調密切溝通和合作,並儘量少用工地和儘快交還。我們有機制和協調工作小組。

署長:西九文化區仍在鋪排階段,我們會儘量做到有彈性。我們加了一些防震措施,令震蕩和噪音不會上傳,減少對西九文化區影響。有需要的話我們也會造一塊巨大的石屎平台,來承拓上面的建築。

議員質詢——何秀蘭

何秀蘭:從官員的說法,可見雙方沒多少溝通。西九原為文化區,當然文化先行,但現在高鐵佔了一大塊土地。尖東站距離文化中心150米,但文化中心也受其震蕩和噪音影響。以前在中環麗嘉酒店,地鐵何時走過我們都知道。如果這些鐵路影響到文化措施,將來會成為全球笑柄。

鄭汝樺:我們是有緊密的溝通機制。而且高鐵可以令西九由本地文化設施提升為區域文化設施。至於麗嘉酒店,那是第一代的地鐵,現時技術已進化。

何秀蘭:過往調景嶺遷拆,居民被搬去厚德村,有幾名老人家頭一年就過身,因無法適應。未來新界還有三十萬家寮屋,他們都可能受到類似的影響。我們真的要有新的搬村政策,並且讓他們未來可重建鄉郊社區。西貢對面海和坪洲過往也有搬村的做法,局長可否在菜園村也嘗試?

鄭汝樺:長遠發展要交由發展局考慮,但現時改變政策的話,我們有見新界有三十萬寮屋,那影響太大。

議員質詢——甘乃威

甘乃威:政府預計高鐵去石壁的人流是12,000人,而去深圳是65,400人,佔99,000絕大部分。可是市民去深圳有很多選擇,你的數字是怎樣估算出來?過往西鐵機鐵都錯得離譜,西鐵客量只及預測四成。如果高鐵也只有99,000的四成,到時我們要承擔的財政損失有多大?你說你已預算了低客流的營運狀況,但你們預算的低客流也不低,達89,000。根據你們差劣的往績,應該只有四成,那到時怎麼辦?可否提交一個用四成客量估算的營運數字預測?

鄭汝樺:高鐵的競爭力很強,我不擔心。我們不同意要用四成的數目來作估算,我回去考慮一下。

甘乃威:未來會取消直通車嗎?

鄭汝樺:它去廣東省東面以及天河區有優勢,現階段不會取消。

議員質詢——李永達

李永達:政府對菜園村村民即使有賠償,他們也很難可以用這筆錢買到新屋和新地。不如政府負責協調,幫他們在附近佈成村落佈局,起碼有村落的感覺。政府是否連協調促進的角色也不肯做?此外,我想說我從未見過有公司像港鐵搬囂張,可能這是兩鐵合併後造成的一鐵獨大,他們對村民開會的要求完全置若罔聞。希望你身為港鐵董事,可幫忙監察。

鄭汝樺:政府會幫一班務農的人租地,我相信鄉議局也可幫忙,有幾戶已開始找農地,我們會促進協調。港鐵的問題,我已聽到,我們都希望促進和公眾溝通的。

議員質詢——劉健儀

劉健儀:一地兩檢對高鐵成敗很關鍵。如果做不到一地兩檢,局長一定要有時間表,說明會在甚麼時候會提出替代方案。

鄭汝樺:這個要和內地傾談,無法提出具體時間。

劉健儀:提替代方案的底線只需你的單方意願,即過了某個時間後都沒有共識的話,我們就要有具體方案,畢竟那涉及很大筆公帑。

鄭汝樺:現階段做預測這事是言之過早,我們尚要和內地溝通。

最後議案以十二贊成(葉劉淑儀、劉皇發、霍震霆、劉秀成、劉健儀、民建聯/工聯會7票)、八票反對(泛民8票)、一票棄權(梁家騮)獲得通過。唯民選議員其實反對票較多,670億工程,就只掌管在一些小數人選出來的功能界別議員手上,包括從沒參與討論,從沒有聽過正反理據的霍震霆身上。

霍震霆完全沒有來開會,只在最後投票一刻趕到,並坐錯地方,坐了在職員席,貌似路人甲,因此代任主席梁家傑最初看不到他,數漏了他的一票,還要囑咐他找回自己的座位去坐。我們的議會由此等「人」來監察,我們的公帑由此等「人」來掌管,來賣港,可見是何等不公。

*本文僅為發言精選,並非完整筆錄。翻聽會議全程:http://drs.legco.gov.hk/public/search/search_c.html
(會議選「工務小組委員會」,日期選「2009年12月3日」,時間不選。)

*是日示威人數比昨天更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