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齊齊玩鋪勁

廣告

廣告

公社兩黨剛公布五區公投,旋即惹來反對意見。民建聯的聲明說五區公投「只有破壞」、「無建設性」和「極不負責任」,認為香港沒有公投法例,藉由補選推動所謂公投是欺騙選民。公聯會鄭耀棠則批評此舉耗費公帑,要求辭職議員向市民交代。

敢問一句,有何不可?補選花費納稅人金錢,又要動員政府人力物力,這些都沒錯。然而法律容許議員辭職,補選不只是政府的責任,也是既有的規定。簡單來說,是利用現有機制達到政治目的。

某些政黨似乎對同儕這樣借機制「玩野」深感不滿。最近立法會財委會審議高鐵撥款,議員按議事規則接連發問,開會逾十小時仍未能表決。有議員指財委會主席劉慧卿把關不力,建議提出不信任動議,亦有議員批評立法會職員,指其協助反高鐵者玩「拉布」。

玩弄機制於政界是司空見慣。當年曾先生搬入禮賓府,翻新兼加建魚池共花費一千四百五十萬,剛好低於撥款一千五百萬元必須立法會批准之限。資助市民換慳電膽由電力公司出手,卻同時加電費,恰巧又是明目張膽借利潤管制協議「過橋」。

這次反對黨不敢搞武力革命,只利用機制叫市民表態,實在只是以卵擊石的卑微要求。回歸後立法會保留不能代表普羅市民的功能組別,立法會議員只有否決權沒有提案權,任命行政長官沒有經民意授權,政府還可隨心所欲要求人大釋法,這些都是根據中央精心編制的《基本法》行事。既定下遊戲規則,又掌握所有行政資源,根本是「揸莊又買閒」的手法,兩手牌都在控制之中,誰夠膽(也夠蠢)落場玩就已經輸掉一半。難得有賭仔找到機會「博一鋪勁嘅」,那些日日舔莊家屁眼,鋪鋪扮買閒其實靠莊家檯底回佣開飯的爛賭鬼,卻又深恐挑戰者行運「扑中」,於是局還未開便先跳出來詆毀人家「出千」。輸打贏要,抹黑打壓,如此醜態畢露只為區區五斗米,其人腰骨會有多直?

這些爛賭鬼一直否認變相公投可信性,卻又說考慮派人參選。假如他們勝出,便可既得席位又吹噓市民接受政府的政改方案;要是輸掉則可淡化成「不算公投,只不過是補選議席」。這種招數,好聽一點是進可攻退可守,實則是怕輸。真有腰骨的,應該鼓起勇氣正面迎戰,說服市民擁護你們的政改方案。

其實,中央早已佈下天羅地網,通過機制把香港前途牢牢抓住。不論支持或反對政府者,從來沒有機會真正向大莊家表態。所謂變相公投,反政府者固然可表達意願,追隨領導指示的人亦未嘗不可藉機拉攏市民。真正得民心者,自然得到選票。香港人,何不放手一博,真正玩鋪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