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社運

這段高鐵抗爭的歷史……1.16反高鐵集會後記(足本)

這段高鐵抗爭的歷史……1.16反高鐵集會後記(足本)
廣告

廣告

(本文刊於24/1/2010《明報》星期日生活 p.4,但那是我的撮要本,以下是足本版本)

前言: 推土機未進來,菜園村也許仍保得住,但669億已經倒了落海,立法會通過撥款,政府自然會和各早已中標的承建商一一簽約,即使他日不建也要賠違約金。一條與用量遠未飽和的西鐵完全重複的鐵路,即將動土,這筆重複建設的建造費、維護費和環境成本,將由所有子孫共同還債。

當然,一切結果事前已知。政府和建制派絕對沒有贏到,他們只是重複過往的暴力,等同一個殺人犯又「成功」殺人一次了,你會說他是贏了嗎?他只是進一步失了民心。

縱然知道很難影響投票結果,但我們仍是盡一切努力力挽狂瀾。我們的工作是值得記錄下來,相信會成為香港史料。縱然必敗無疑,究竟我們仍怎樣盡力擴展運動的成果?你說這是歇斯底里又好,最後輓歌又好,以下只是我的角度,大聯盟其他成員如果也寫後記,那便能拼湊成一幅完整的圖畫。

大集會前

也許,一般人記錄的都是1月15至16日的兩天集會,但對我來說,抗爭始於1月8日泛民成功拉布,那為我們增加了七天難得的時間。而在這七天,我可說是施展了平生的絕技,就如朱凱迪所言,這幾天的工作某程度是多麼精彩,不希望如此快速通過撥款戛然而止。

不可思議的是,我還是浪費了兩天。縱然1月8日是坐通宵巴士轉的士返家,三時許上床的我在翌晨八時許還是準時到達東涌消防局,參加了優悠遠足隊禾寮墩與869米高的大東山之旅;繼而在第二天上午八時許又到達馬鞍山恆安村的巴士總站,參和山林旅行隊一起登上702米高的馬鞍山山頂。(兩天都是由零米的水平線出發,攀爬了甚多。)我不肯定這兩次頗為艱辛的旅程是為我增添了疲累還是能量,但至少是打通了我腦裡的血脈。1月10日從山上回到家中,我馬上廣發宣傳,徵召人手筆錄1月8日財委會六小時的會議發言,還私下提出薄酬。我見民意正開始逆轉,反高鐵的聲音陸續掩蓋贊成,只要再拖下去,政府將面對更大阻力,可能要撤回方案(也因此政府非常著急)。

有些人對拉布持負面評價,但我認為政府的倉促才更為負面。我們根本缺乏足夠討論,成功拉布一次,就可以多討論一周,那具有糾正程序不公義的目的——拉布正好平衡政府的倉促。我們明知無法遊說民建聯等議員,可以仰賴的只有民意;而民意正在需要時間醞釀,所以我們要打拉布戰,等候民意升溫。這是我們的終極目標,至於拉布是否不道德這樣微枝末節的事,根本不會在我們的考慮光譜,只有對這669億公帑以及諮詢不義視而不見的人,才會只把目光聚焦在拉布這種微不足道的不義,是非輕重,我們分得清。

漏洞大發掘

我希望做了這個筆錄後,可以讓泛民發掘官員與建制派的漏洞,從而構思更多質詢。為確保筆錄質素,我希望每人的筆錄長度僅限於15分鐘,因此要徵召很多人手。很感謝二十多位志士仁人的幫忙,我大概在星期二收集到所有筆錄,當然在此之前我也做了不少統籌工作,我尤其擔心會重複分配,讓兩個甚至三個人筆錄了同一個時段,第二個擔心是有人會不守承諾,到期還沒有交筆錄。上述問題最後還是有出現,幸好程度不算嚴重,我還是能夠挽回。

收到這份近八萬字的筆錄後,我還把整篇看了一遍,完全不看是不行的,不然有人寫了一大堆不知所云的東西,也只會浪費了讀者的時間。同時,我也加上評註,以免建制派和官員的錯誤論點,會影響了讀者的看法。這筆錄也傳給了所有立法會議員以及《明報》總編輯張健波,後者表示很有意思,非常欣賞。

這只是其中一項工作。第二項是譚棨禧想收集北上的各種方法,以證明我們根本無須使用高鐵北上。這個我也幫他宣傳和收集資料。第三項則是去信《明報》與《信報》總編輯,反駁他們支持高鐵的社評,期望改變輿論,這方面也有所成績。第四項則是成立了一個反高鐵網站,網羅重要的反高鐵訊息。第五項是撰寫了反高鐵FAQ,羅列高鐵支持者常見的論點以及駁斥方法,期待所有反高鐵人士可以照抄這些論點,在互聯網與高鐵支持者辯論,有效撲滅網上所有支持聲音,令輿論更傾向我方。第六項是仍然嘗試遊說部分看來仍有溝通可能的建制派議員,繼之前寫信給陳茂波,今周再寫給謝偉俊。為表誠意,這些信全是針對議員自身的狀況度身訂造,只有那樣才有可能打動對方。當然我們依然不會夠票,但至少我希望議會辯論時較少支持政府的聲音,令政府方案看起來更少人支持。(以上的會議筆錄、FAQ、總編輯信、議員信均見於《獨立媒體》。)

當然,拉布還是最重要的一環。所以除了做筆錄,我也和Wincy收集問題,我看到我們應該準備了逾百條問題給泛民,至少1月15日應是可以拖得住的。

以上種種都只是在周日下午至周四期間進行,而我並不是全職做這事,平日的工作還是要做的,報紙也仍是要看的,不然如何得知高鐵的最新消息。我以前也不知自己有這樣大的潛能,也不知道原來需要由我來做的事這麼多。簡單點說,就是「我不知道我可以做這麼多的事,也不知道身邊的人可以做的是這麼少(因此正等待我來做)。」周兆祥見到我,讚我廣傳的那份反高鐵FAQ非常有用,究竟是誰寫的,我說那不就是我寫的?只可惜,我的這番醒覺也是來得太遲,如果這些事早幾個月做,成效就不一樣,結果是否可以改寫,也屬未知。但世事就是這樣,我們總會有一點缺失和局限,我的精神支援也不夠強,這陣子內心有很多鬱結,能做到這樣已是超乎尋常了……

大集會中

1月15日,朱凱迪跟我說謝偉俊有興趣與我們談談,想找我作代表,我欣然應允。到達皇后像廣場,菜園村阿竹請我吃兩個糯米慈,我就只顧品嚐。其實我有打給朱凱迪,但找不到他,也就沒法子了。集會快開始,朱凱迪打給我,說想請我上台幫忙評述。其實我可能比較喜歡躲在皇后像廣場的攤檔附近relax,在那裡可隨意吃喝又可以和朋友聊天,但大聯盟是一定要幫的。所以大家見到我上了司令台。

事前準備我們都已做好,這兩天只有靠泛民來為我們打仗。可是不知何解,連日準備了的許多問題,卻不見議員發問;而泛民議員排隊的人數又不是太多,尤其民主黨似乎特別缺油。我雖不明所以,但為了打長久戰,還是應預期更多問題。因此我在台上呼籲台下提供問題。我們收到的問題真是千奇百怪,由列車型號的選購理據,挖掘隧道的機器詳情,到高鐵走線對風水和郊野公園的影響,廣深段每個車站的詳細位置和功用,列車會造成的電磁波和分貝,以及為何不探望斷食青年等都有人問。如果我們用這萬人的腦袋去和鄭汝樺周旋,我頗有信心我們可以長期拉布。為了鼓勵大家提問,我還在台上公開表揚寫得好的八十後甚至九十後,讀出他們的問題和姓名,希望讓大家明白到我們重視大家的參與,你的提問不會石沉大海,你的努力不會白費。

最好由我在議會發問

不論大家是把問題電郵給我,還是從台下寫紙上來,我都會看一下。重複的問題會捨棄,有用的我會再添加枝葉,希望把問題弄得長一點,以求有效拉布。然後我會把問題寄給Wincy或朱凱迪,他們則自有渠道把問題電郵予立法會議員。

不過我覺得這個工作不算很有效率。我看到的關鍵缺口在於以Wincy一人之力支援二十多名議員,其實十分吃力。此外,究竟議員收到問題後,又是否看得明白及願意發問,也是另一個問題。尤其如果問題牽涉地質等較專業的範疇,議員可能會因為自己也不肯定問題中的詞彙,而不願意說出口。但無論如何,我認為這些較涉及專業的問題,其實最能把鄭汝樺問得啞口無言,因為她對此也肯定不甚了解,也不能用甚麼社會有共識、香港邊緣化、市中心很重要等陳腔濫調來搪塞。

所幸,1月15日的會議我們還能成功拖住,還促成了後來我們步上禮賓府表達訴求,結果是這天晚上也是乘通宵巴士和的士。1月16日早上再戰,這天的情況更為危急,泛民排隊人數越來越少,不知為何之前預備的提問都已不翼而飛,可能是我們發了太多電郵給議員吧,他們也無法一一閱讀和消化。但無論如何我也緊急呼籲大家投寄問題,台下的問題也真是如雪花飛來,我說大家幫手篩選,我負責打字,因為我一分鐘能打90字(遺憾是不知何解,今天司令台上的電腦數目不多,不能多找人幫忙打字),可是大家也說其實我最清楚哪些問題已重複問過,所以由我來篩選就最適合了。老實說,其實我覺得最好由我在議會發問呢,那些泛民議員不像我去過多場公聽會,不像我寫過三四十篇反高鐵文章,對議題不夠熟悉,也就無法擊中鄭汝樺的死穴。所以我明白到我可以做的事真的很多……

怎可能放棄拉布?

無論如何,我還是做打字的角色。而同時我知道地質那條問題是最難答的,事實上福田站那邊已因為地質惡劣的問題出現阻延甚至停工,米埔的情況(變質粉砂岩)將一樣難以處理。(見http://yuuji.wordpress.com/2010/01/13/stopxrlforourhome/ )可是議員又沒有問,我一時找不回那條問題,我知道讀地理系的陳劍青對此比較了解,因此請他立即再寫一次這條問題,可惜議員最後還是沒問……到下午的時段,有泛民議員給我們傳訊息,說恐怕拖不到下午七時,我們要有心理準備。我絕對不能理解,我跟Bobo(葉寶琳)說,議員怎可以不拉布下去?我們這裡幾千人,抱持這樣大的期望,我們怎可辜負他們……Bobo也很明白,她很激動地抓著我的手臂,大力地搖……

如果要我總結為何無法拉布成功,我會歸納幾個原因:一、泛民未有有效閱讀電郵;二、泛民放棄拉布,也許是以為即使拉下去,投票的結果還是一樣,可是他們不明白我們是要爭取時間給公眾討論,製造足以推翻方案的民意反彈;三、或者是出於劉慧卿的私慾吧……那是整項運動中最關鍵的一人。為了證明自己是個稱職的主席,也為了符合她之前說星期六能表決的預測,把發問時間由五分鐘一題減至兩分鐘一題,又附和建制派的要求無限地加開節數,令泛民對拉布感絕望。她為了個人的少少聲譽,犧牲了我們的萬人運動,也犧牲了讓公眾進一步討論的機會,也許這便成了她二十年議政以來最大的污點,千年道行,一朝喪矣。是的,會後她得到鄭汝樺以至建制派議員的推崇,可是那又怎比得上我們這班志士的傷痛?

後來我聽聞鄭汝樺做了這三點自欺欺人的總結:一、高鐵經濟效益巨大——說到收益,西九段與西鐵完全重複,效益極可疑,同時,669億建造費、73.3億每年營運費,以及尚不清楚的每年折舊費是會拖累香港經濟,這裡還未談環境成本。她應該先比較不同方案的經濟效益,但她沒有。二、社會對興建高鐵已有共識——《明報新聞網》「高鐵爭議」特輯http://specials.mingpao.com/cfm/Main.cfm?SpecialsID=211 的網上調查顯示認為高鐵造價過高的人是65%,反對政府興建高鐵為50%(支持49%);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調查也顯示有59%受訪者認為高鐵造價過高(僅26%認為合理),似乎這一點才是共識,但有人只做鴕鳥,捂著良心說話,以為把謊言多說一遍就會變成真相。三、高鐵已研究了十年,重新諮詢就要拖延另一個十年——較詳細資料在去年十月末才公佈,所謂十年的前大半段,都是政府在浪費時間,不公開資料,又不做公眾參與,如果需要另一個十年,那只是意味政府會繼續這樣累事,她仍然拒絕承認問題,並把十年的罪名加在反對者身上——669億撥款以及種種生態和社區破壞,就在這樣厚顏的謊言下獲通過了。

大集會後

大會宣佈要圍繞立法會進行宇宙大苦行,然而部分示威者已經無意繼續「快樂抗爭」——那又是的,這個主題是否太和現實脫節?在場有誰會快樂?有一小撮人決定衝擊警方鐵馬,嘗試衝入立法會。大會則不斷呼籲眾人莫理,要繼續冷靜苦行。

就這一點,事後《獨立媒體》ansonwong行文,認為主辦單位太平和,這引發眾多討論。我的看法是首先大會不可能呼籲示威者一起衝,叫大家一起犯法,那要背負的負面標籤將會很大,後果不堪設想。第二,有人會說大會即使大會不鼓勵大家去衝,也不用叫大家停手。即使我認為手無寸鐵衝鐵馬不算甚麼很暴力的舉動,那傷害也遠遠不及政府假諮詢和漠視反對聲音,強行通過損耗公帑,破壞環境的方案。但姑勿論衝擊立法會有多正義,問題在於大家衝進去,可達到甚麼終極目標呢?只會令第二日的新聞很難看。它一方面無法令政府撤回方案,甚至只會加強了鄭汝樺相對於我們的道德高地;另一方面也會嚇跑了其他「溫和」的人不敢再參加我們的保育運動。那風險,還是太高。

無論如何,衝擊鐵馬的畢竟是少數人,但宇宙大苦行不知怎的,後來自發演變成了阻塞鄭汝樺。反高鐵人士自發在七個據點聚集,順時針方向分別是皇后像廣場、遮打道西行、昃臣道、遮打道東行、遮打花園、德輔道中東行與德輔道中西行,成功令鄭汝樺座駕無法離開立法會,這實在是出於大會意料之外。

同時,警方也沒有和示威者劍拔弩張,除了在初期嘗試抬走一些示威者外,之後大部分時間雙方只是互相對峙,沒有角力。依我看是因為警方人數其實還不及示威者,事實上沒有能力把示威者一一抬走——除非你把示威者押上警車,否則你把示威者抬到路邊,他又再走到馬路中央,這樣周而復始,只會消耗警方體力。

眾人其實沒有暴力的打算

有一些記者事後在facebook撰文,認為這樣阻塞街道也是暴力。以我所知大會都呼籲眾人在警方抬人時千萬不要動,一來以免被告襲警,二來你越不動他是越難抬走。因此眾人其實都沒有暴力甚至出力的打算。當然有些記者認為非暴力地不動、像天安門學生那樣靜坐也是一種暴力,那我實在想問他究竟哪種傷害大:是靜坐傷害大,還是政府假諮詢,漠視反對聲音,強行用功能鐵票通過方案對社會的傷害大?焦點是否錯放了?我甚至見到有記者在facebook這樣形容之前到禮賓府抗議:「這班人,打起鼓、唱起歌、跳起舞來! 好聽點可說他們像很歡樂的模樣,但更貼切的,應是形容他們索了K般忽左!」當記者的包容程度是這樣的低,連唱歌跳舞也超越了其包容的底線,那才比人群的不暴力更令我感到震驚——我懷疑這些記者的話,才是一種暴力。從部分記者那加油添醋和妖魔化的文字,也可見這些記者的天職早已不是查找真相,而是製造罪名,那是與公義為敵,香港並不需要這樣負水平的記者。

這場對峙的和平程度甚麼有點令人感到不可思議,警察完全沒有圍堵七個據點的示威者,我可以在七個據點之間走來走去,不斷巡迴;我甚至在晚上九時許還去了皇后大道中的麥當勞吃晚餐,點了一個田園沙律、中薯條和熱朱古力。這天麥當勞因有大批示威者和警察光顧,生意太好,麵包竟也售罄(雖然我也不會吃),但顧客仍可買雞翼、麥樂雞和蘋果批等對他們來說較飽肚的食品。

我的預測是由於警方難以抬走太多示威者,於是希望人潮的耐性減退,會自行散去,這叫以逸待勞。而事實上除了德輔道中,其他幾個據點警方確實沒有清場必要,因遮打道星期日是行人專用區。著急的反而是大會,大會本沒預算到有這場圍堵行動,現在有二千人參與,首先出現的便是糧水支援問題。當然大會可能也考慮過叫人群散去,但這和人群的期望相距太遠,實在不可能有效果。大會的機動力值得一讚,雖然附近沒有任何超市,但還是能為七個據點供應足夠糧水,當然也有示威者熱心籌集糧水,只是衣物就可能未必足夠,這天的天氣倒也是寒冷的。不過大會面對的另一個問題是,隨著時間過去,逗留的人肯定會越來越少,這樣結束會很難看,所以大會也是缺乏一個令事情圓滿結束的辦法。有些人會覺得可以無限期拖下去,但我估正常人的預測都是人數會持續減少,而即使能持續到星期日,可能會有市民來增援,但也不會及得上周五和周六的集會人數,那兩次已是最多人的了,也不足以推翻政府和建制派的決定,星期日的延續又可以有甚麼效果?更何況那是否可以延續至周一或更長的時間?

幾小時後,鄭汝樺和一眾議員從港鐵站狼狽離開現場,我想那是在沒有預算下,冥冥中最好的安排了。一方面他們得償所願歸家,二方面警方不用為難以清場而煩惱,三方面大會也無須無限期延長活動——人也走了,還包圍來幹麼?而且這也給大會一個下台階——他們的狼狽離開,可證明我們的行動某程度地是「成功」了,可以以一個稍為正面的結果來告終。

愈多人包圍 愈不會危險

面對這段長時間包圍鄭汝樺的行動,有一點我是很難過的。有人覺得這些市民在馬路靜坐十分危險,可是是誰把他們置於危險當中?只要越多人參與這項靜坐,警方就越不敢採取行動,他們就越不會危險——甚至,如果有幾十萬人來靜坐,說不定就能成功迫使政府撤回方案,保住公帑,保住生態,保住家園了。有人說我們有萬人集會是很多人,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那也是很少人……而我們當中每一個決定不參與靜坐的人,其實同時就是選擇把靜坐者、把這群很有良心的市民,真正的香港良心,置於危險當中。這是很可悲的事實。在這裡我想誠心地喚起所有市民的良知。至於那些幫倒忙的記者嘛,是的,你們是整件事裡最可悲的現象。

我和Koey(李雨夢)留在遮打道東行,我們不想置他們於危險。當然,最後大家都很安全。在凌晨一時許,我離開了,朱凱迪剛好也在這區,我沒有太多安慰或鼓勵的說話,只簡單地拍一拍他,說句「走了,再斟」,一切盡在不言中……

雖然參加集會的人數還是不足夠,但這兩天在台上,看到一萬人溫暖的支持,那還是十分難忘——我看到他們的內心在跳動,香港的良心仍在跳動。雖然就整體人口來說,這個良心,仍是略嫌薄弱。但人是會互相感染的,我期待下次的活動,會更為強大。終有一天,香港的良心會無堅不摧。

在這次活動,我想我有三大進步,首先我意識到自己可做的事很多,而且那些事不用等其他人去做,那是我做的了;第二除了自己可做更多,還同時可以召集他人之力,例如今次我選擇請幫手筆錄,請大家提供質詢問題,以及製作FAQ動員大家一起用這類答案打擊高鐵支持者等,都是一個起步。第三我也明白到我做事快是非常重要的特質,假使另一個人慢我四倍,不代表集合四個這樣的人就可以取代我;除了用四人時溝通上有時間成本和資訊流失,有時有些事只在電光火石之間,就是靠你快了那少許,可能就成功了——例如當你要和政府鬥快說服市民,又或你要在短時間內支援泛民發問,又或你要針鋒相對與鄭汝樺對質,那速度都很重要。而在今次事件我才發現自己的做事速度原來是已經大幅拋離他人,這和我打字很快有莫大關係,因為如果打字慢,就會容許自己思考和組織得慢,反正打字速度跟不上嘛,但由於我每分鐘能打上百字,所以我每分鐘就可容許自己思考和組織過百字的內容,而這幾年來思考得多,組織得多,寫得多,加上多素食多行山,沒有膽固醇和飽和脂肪擠塞著腦裡的血管,已令我培養了這種珍貴的能力,朱凱迪還封稱我為「神筆」,這對日後為社會爭取公義,力抗鬼卒,大有幫助。因為這番啟發,加上希望給同儕一點正面訊息,我在facebook status做了這少少總結:「抗爭並未結束,這只是其中一個里程碑。我相信我們在今次的活動裡,都累積了很寶貴的經驗和智慧,下次只會再上一層樓。」

19/1/10 寫於城門水塘.空無一人的九號燒烤場.w/ lenovo x200s

文內提及的工作連結:

遊說議員類——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766
致敬愛的謝偉俊議員:給您一點關於高鐵的意見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656
致敬愛的陳茂波議員的信:懇請再考慮一下高鐵事件

回應社評類——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762
回應14/1《信報》儘早通過高鐵撥款社評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695
反駁11/1《明報》社評對錦上站的指控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635
回應《明報》張健波的高鐵錯誤理據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655
再度回應《明報》張健波(高鐵錯誤理據)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671
三度回應《明報》張健波的高鐵錯誤理據——附張總的回覆

其他——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758
反高鐵FAQ(請廣傳)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713
8/1 高鐵財委會會議內容.民間完整筆錄
http://www.kwuntung.net/xrl/
反高鐵.停撥款網站

相關文章: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900
鏡頭背後 - 一個中學生的反高鐵抗爭後記 李雨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