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社運

美國多維新聞網訪問謝冠東.談「80後反高鐵」(足本)

廣告

廣告

(訪問於2010年1月27日以電郵進行)

多維: 阿東你好,我是紐約多維新聞的Stella,我最近在寫一篇關於80後反高鐵的報導,主要了解80後是否如港府所說的社會青年問題,另是你們與民主派的關係,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接受訪問?

東: 也可以。

多維:因為我不太了解你的背景, 想以先問一些簡單的: 你的教育程度是? 在那間大學畢業? 現時的工作是? 有正職嗎? 最關心的是什麼?

東: 中大翻譯系畢業,現自由業,主要為中大EMBA和香港電台整理文稿,刊於報章。業餘編有四個網上字典:http://www.kwuntung.net。最關心人們會否受苦,那是一種慈悲。

多維:你有沒有參加反高鐵的行動? 用什麼形式?

東: 2009年7月12日參觀菜園村。7月18日出席浸大地理系的「新界變陣」研討會,質詢政府官員。8月1日和12日出席政府於元朗舉行的公聽會,再就高鐵問題質問官員。9月12日出席銅鑼灣的高高興爨唱低高鐵音樂會。11月29日參與反高鐵大遊行。9月17日、12月2日和3日旁聽立法會高鐵會議。9月23日出席立法會公聽時段,發言三分鐘。12月18日、1月8日、1月15日至16日出席包圍立法會的活動。

應無線電視《新聞透視》之邀,任高鐵特輯之嘉賓,於11月26日播出。寫了逾四十篇反高鐵文章。其中兩篇刊於《蘋果日報》,另有多篇刊於《獨立媒體》。做了一個反高鐵網站。

寫信遊說支持高鐵的陳茂波和謝偉俊議員改變立場,寫信給《信報》和《明報》總編輯,希望他們改變社評裡支持高鐵的立場。

部分相關文章:

回應14/1《信報》儘早通過高鐵撥款社評
8/1 高鐵財委會會議內容.民間完整筆錄
致敬愛的謝偉俊議員:給您一點關於高鐵的意見
反高鐵FAQ(請廣傳)
反駁11/1《明報》社評對錦上站的指控
三度回應《明報》張健波的高鐵錯誤理據——附張總的回覆
致敬愛的陳茂波議員的信:懇請再考慮一下高鐵事件
再度回應《明報》張健波(高鐵錯誤理據)
回應《明報》張健波的高鐵錯誤理據
致鐵路迷的信:請您們反高鐵
1129反高鐵大遊行.後感
高鐵六大虛偽
11.26 《新聞透視》「高鐵大白象?」重溫.論點摘要
高鐵九不公義,考驗香港良知
回應邱誠武報章謬論:「高鐵終站在西九」
高鐵絕對是大白象
高鐵車站建於新界北,便利內地遊客
零下十八層的高鐵
高鐵媲臭樓盤廣告
我的立法會反高鐵意見書
阿東在立法會.三分鐘反高鐵講稿
高鐵弊病,針針見血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09853518579
反對高鐵,事不宜遲
菜園村的保育重責

9.23 立法會高鐵特別會議.後記
9.17 立法會高鐵辯論.後記
9.12 高高興爨唱低高鐵音樂會.後記

多維: 有沒有出席包圍立法會?

東: 1月15日和16日,我更是司令台上的成員,因我對高鐵比較熟悉,可幫忙評述。我寫了長篇後記,見於1月24日《明報》和《獨立媒體》: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946

多維: 有人說80後青人與泛民之間關係很深,甚至有人說是民主派 (包括黎智英背後出錢), 你身為其中一份子, 覺得是嗎?

東: 肯定不是,事實上民主黨最初是決定投棄權票的,只是在反高鐵陣營不斷遊說下,才改變立場。應反過來說是80後推動泛民,而不是泛民收買80後之類。

其實80後自發性強,他們的活動跳出了昔日民主派的框框,例如苦行。他們並不需要其他人例如民主派來推動,更甚者他們其實不喜歡「大佬」文化,不愛跟隨別人。

多維: 80後青年人與泛民之間的關係?(可以係冇關係,主要想知道你的意見)

東: 80後反高鐵,但沒有話語權,他們也必須爭取議員為其代言,在議會內投反對票。所以80後不得不遊說泛民,與泛民建立關係。

至於泛民,他們至少相對於建制派是民意的代表,因而較願意聆聽民意,這些80後的聲音,也是他們的聽取範圍。同時,泛民也是希望社會進步和向善的,這也許也是他們從政的本來目的,他們看到80後的不滿,心想這裡或許內裡真的存在社會不義。80後讓泛民多了材料,去爭取社會公義。

多維: 你反高鐵的原因是什麼? 是反對整個興建的概念、某些細節、還是港府的做法?反對的理據是?

東: 如果您問我,為何我反高鐵,其實我寫了一整系列的原因:http://www.kwuntung.net/xrl/faq.php ,不過我最主要的反對原因是重複建設,西九段的高鐵與西鐵完全重疊,然而西鐵現時最密僅3分鐘一班,可加密50%,現只開七卡又可加車卡(例如頭等),更不用說平日下午,西鐵根本只開7分鐘一班或更疏......應絕對能容納高鐵每日的九萬九客流(更何況不會全部人都轉用西鐵,建在錦上,肯定會有巴士線駁去沙田大埔之類,還不用造成九龍塞車)。東鐵現時客流一百萬!西鐵客流二十餘萬,是偏低的,加上高鐵就不錯了。這就是我不贊成興建西九段高鐵的最大理由。那是重複建設,浪費公帑,對環境無謂破壞了。

當然,光是諮詢過程不公允,已足以令人反對在現階段匆匆落實撥款,政府連一些必要文件如可行性報告等也隱藏著,根本未做好工作;它也沒有比較過不同走線的成本效益。政府真的不值得幫!為甚麼天寒地凍,還有人在苦行,在絕食120小時……他們只是想爭取公義罷了。

此外我也不認同政府的保育工作做得足夠。政府何不把車廠設於菜園村旁邊石崗軍營的空置用地,那至少可以減少菜園村毀村的規模,大家也會覺得公正點。

多維: 你有參加爭取保衛皇后碼頭嗎?

東: 無。

多維: 又,你怎樣看同儕中有人公民抗命,亦有人沒有目的,惡意漫罵。

東: 一樣米養百樣人,總有人會認為某某做法才最適合。不過我只想問他們那終極目標是甚麼?有些人可能覺得,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人這麼多,可以同警察一拼。可是,我們不是說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就要去做;我們要問那終極目的是甚麼。去衝擊警察,只會好多人被捕,第二日新聞會很難看,姑勿論這種行為有多正確,現時社會的大氛圍並不接受這種行為,那對我們的反高鐵或保育旗幟的運動並無幫助。

事實上,即使我們人多,也是不能和警察較量的;他們一出胡椒,大家都要避了;而就算我們足以一拼,打贏了警察,那接下來又如何?

有人批評大聯盟採取「和平」的聲音,叫人不要衝;但我想不如深層次地思考一下,為何衝會比和平更好吧。

多維: 你認為80青年是如港府形容的”一個社會問題”嗎?

東: 出問題的是港府,而不是80後;若不是港府做事不義,就不會刺激80後走上街頭;如果80後不反彈,那他們才真是有問題。喜見社會上仍有很多有良知的80後。

多維:但港府說80後的人是因為在社會上不能取得一席位, 沒有經濟能力買樓, 又看不到未來能爬上社會的階梯,於是出現很多嬉皮士。80後出生的, 一直都被人感覺到不負責任, 三分鐘熱度, 又個人主義, 你對以上的說法有什麼看法?

東: 我不同意這個說法呀,如果八十後真是這樣享樂和拜金主義,又怎會花這麼多時間去苦行,去出席反高鐵的集會呢?那可不是一項娛樂啊!也不會帶來任何金錢收入,甚至會令我這類自由工作者減少了收入。事實上很多八十後都一樣要為生活奔波,一樣要工作,他們的工時都很長,已經很疲倦,但仍在公餘去參加社會運動,關心社會,那實在不可能說是嬉皮士、不負責任、三分鐘熱度和個人主義。那只是有些人想把問題混淆或矮化罷了,可能是一種鴕鳥政策。

多維新聞網的訪問版本:
http://www.dwnews.com/gb/Hongkong/2010-01/2010-01-28-14-43-46-545.html

(鳴謝李雨夢給予部分參考答案和意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