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編輯室周記:來自國內的聲援.向功能議會說不

廣告

廣告

自八九六四以來,香港一直擔當著支援國內民運發展的基地,每年六四都舉行燭光晚會,每次國內有民運或維權人士被捕,都會有組織或個人去聲援。

劉曉波因草擬《零八憲章》而被判十一年,譚作人因調查地震死難者名單和豆腐渣工程而被判五年,大家對共產黨進行黨內改革的希望幻滅,元旦遊行演變為衝擊中聯辦,正是憤怒的爆發。

中聯辦門外的警察

元旦後,在譚作人案宣判當天(二月八日),自己又去了一趟中聯辦,那天人丁不過廿人,但警察過百,而中聯辦的前後左右都遍佈鐵馬。更過份的是,警察不容許多於五名示威者在中聯辦門前示威,原因是「業主要求」。我從來沒聽過有這麼荒謬的執法。

正如人權監察所言,香港的示威集會自由,正在萎縮。而網友也點出,新年以來,所有政治檢控,均與中聯辦有關,見下圖:

「滑稽」的示威

台灣的朋友,擔心地電郵我,說香港的情況境落得如此糟糕。我淡淡然說,現在示威都要有被捕的心理準備,話剛說完,又覺得自己對制度暴力表現得太麻木。

三月十三日,於中聯辦門前示威的青年,大概是最希望捍衞這自由空間的一群。在主流媒體的鏡頭中,他們是滋事份子,在社運老手眼中,他們顯得幼嫩。不過,曾任中國外交部的著名網絡作家楊恒均卻看到不一樣的圖像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虽然对眼前见到的这个游行示威不十分欣赏,好几次想笑,但在内心深处,却再一次深切体会到香港的“自由”和“法治”的可贵,并被再次深深地打动了。冷风一吹,我不但没有笑出来,倒是差一点湿润了眼睛……

也许,香港确实有很大的退步,特别是对大陆越来越依赖的港人们开始“自觉和自律”起来。但只要这个地方还有这种“滑稽”的游行示威和静坐,香港依然可以以其“自由与法治”而傲视大陆……当然,我也很怀疑,没有民主保障的“自由与法治”到底还能够扛多久……

來自國內的聲援

當香港人自己開始麻木,國內的中國公民,卻於網上發起簽名運動,聲援香港權權人士,抗議中聯辦借香港警力禁止異議者在問外表達意見:

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惊闻香港警方于3月10日早上以“非法集结” 为理由,拘捕及检控支联会香港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五名常委(梁国华、李耀基、李卓人、蔡耀昌和梁国雄)及四五行动成员古思尧。
 
香港警方指控6人2009年12月25日于香港干诺道西的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简称:中联办)外,声援因08宪章被重判的中国民主人士刘晓波及反映中国司法程序不当和不公义问题,为“非法集结”。并指参与者“作出扰乱秩序、威吓性、侮辱性及挑拨性的行为”,“相当可能导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此集结的人会破坏社会安宁,或害怕他们会藉以上行为激使其它人破坏社会安宁”。
 
我们深感有关指控荒缪,并提出强烈抗议!我们认为有关指控是中联办和香港政府的政治打压手段,旨在禁止或收缩香港公民在香港人权法案及基本法下赋予的言论、集会和表达自由。

這些朋友冒著被國保請喝茶、被列入出境黑名單的險發聲,雖不能令香港政府徹消檢控,也許能喚醒一些因為生活鎖事、營營役役的工作而麻痺了的心。

向功能建制當道的議會說不

正如楊恒均所言,沒有民主制度,自由與法治不能扛多久。而在功能建制主導的立法會上,地商金融利益永遠主導。最新的財政預算案裡,除了派糖給夾心中產外,完全沒有處理與收入脫離的房價問題,亦沒有改革造成制度性財富收入不均的財政分配。(有關財政預算案的評論見:《蘇偉文:我們有沒有財政預算案》《鄧樹雄:香港要有提升財政預算案水平的財政》

為了協助地產商收樓,發展局將通過修例,把受重建發展影響樓宇的強制拍賣門檻,由百分之九十業權下降至百分之八十。人權監察指出,相關的修訂違反《世界人權宣言》所承認的產權、與《基本法》及《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中的住屋權。而林忌則為強拍條例追本溯源,指出修例純粹為了地產利益

要改變,唯一的出路是向功能建制當道的議會說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