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冰箱

冰箱
廣告

廣告

夜深了. 挑燈夜讀的人有時候會打開廚房的冰箱(雪櫃)尋找安慰. 雖然, 你可能明知道冰箱是空的, 或者只剩一盒牛油和一瓶辣椒醬, 但若不去廚房探視一次, 是不會心息的. 打開冰箱, 昏黃的燈光伴著凜凜寒氣沁出, 即使是獨居的人, 也能感到剎那的温馨, 雖然, 只是剎那.

我三四歲的時候, 已經有這個夜半去冰箱探險的壞習慣, 雖然冰箱總是空空如也, 但那昏黃的光, 叫人安心踏實. 我相信並擁戴這種光, 因為我太笨了.

終於四歲有一天, 我發現冰箱門上有一個細小的機關, 只消一按, 光明立刻消失. 愚蠢的我終於發現, 那光並不是永恆的, 冰箱門一關起, 裡面就歸於黑暗.

我頓時有一種憤恨的感覺. 是的, 是憤恨. 就像被大人欺騙了似的憤恨. 冰箱騙了我. 這個家根本沒有一絲光, 連最後的安全感也是暫時的.

二十年過去了, 夜半查探冰箱的習慣依然未變, 雖然我知道燈光是暫時的, 但剎那總比沒有好. 二十四歲離開了父母的家, 過了一年家裡沒有冰箱的日子, 原來, 日子還是一樣的過, 只是有時會驚覺自己是國際大都會中一個連冰箱也買不起的人.

一年後, 家裡終於置了一個冰箱. 夜半探視冰箱的內容, 那昏黃的光, 又再勾起我童年時憤恨的感覺, 我同時想到的, 竟是政府, 兩者原來是如此相似! 這個都會的政府, 也是一個冰箱, 當有需要時, 就裝作一副開放透明度高的姿態, 表演完後, 又繼續它的黑箱作業, 繼續政客, 財閥與官員間無恥的利益輸送. 從前, 我被剎那的光騙過了; 現在, 透過電視直播, 透過有心人的文宣, 我終於看到這個叫人憤恨的小機關.

我生活的大都會, 正受一個大冰箱統治, 而這個冰箱, 藏滿貯糧, 而且都是人民努力工作所繳納的. 在黑暗中, 我們的貯糧一點一點地減少, 被徵用了, 然而我們都無法阻止. 如果有方法可以改變現狀, 我實在希望能參與其中. 為了省電, 家用冰箱的小機關是必要的; 但為了更民主的將來, 大冰箱的小機關一定要移除!

P.S. 五一六請投票.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6907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6878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6876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6847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688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