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假如你是C君...

廣告

廣告

香港因為土地制度的特點,大多數分層大廈都由「業主立案法團」或「管理委員會」等業主團體負起管理責任。有幾多人關心自己屋苑的管理?有多少人會寧願少看一兩個鐘頭電視,旁聽立案法團的會議?吾友C君曾有以下體驗。

C君早年搬入H屋苑。H屋苑由業主立案法團承擔管理責任。住戶每月按「不可分割業權份數」比例交管理費,法團利用這些資金處理屋苑的事宜,實際執行的工作則交由外判管理公司負責。

C君和大部份居民一樣,一向不過問屋苑運作,只求屋苑有人打掃有守衛看門口便可。然而近來他發現屋苑管理有不妥當之處,賬目亦頗混亂,便致函外判公司投訴,苦等回音多時卻彷如石沉大海。他遂改為向某位法團成員反映,法團成員亦承諾跟進。

到法團會議那天,C君早早便到會議室霸頭位,卻越看越不對勁。原來當年大廈公契訂立時留下一些規則,竟然容許個別法團成員擁有特權,有些成員甚至不經居民投票自動當選。由於這些規定是《建築物管理條例》(香港法例第三四四章)管不到的死角,即使訴諸法律亦無補於事。

C君的投訴最終因特權法團成員反對而沒被處理。C君不忿,欲查出這些本應代表居民利益的法團成員竟為何漠視居民意願。翻查會議紀錄、公契和背景資料後,C君才驚覺原來這些少數的法團成員,竟然或明或暗受興建屋苑的大業主支持,每每按大業主意願投票,間接令持有屋苑商場和停車場部份業權的大業主受惠。

雖然現行制度一面倒傾斜向大業主和個別法團成員,大多數小業主未能行使應有權利,C君倒也沒有氣餒,轉而拉攏其他小業主,希望組成一個「業主互助組織」,乘法團改組之機聯合起來踢走法團裡那些廢物成員。

不過,由於大部份小業主向來不關心屋苑運作,加上某些法團成員一直透過組織屋苑活動和居民打好關係,這些法團成員得到不少票數連任。C君和不少小業主支持的候選人也獲得甚多票數,但仍佔法團少數;加上公契規則令特權成員擁有較大決定權,這些欲改變不公平現狀的人在法團內舉步為艱。

C君唯有放棄法團這個建制平台,改以聯署簽名、屋苑內遊行等方式繼續抗爭。但大業主看準小業主無權無勢,對他們不屑一顧。附屬大業主的管理公司依然運作不善,甚至阻撓住戶投訴和抗議,C君等人只有大呼奈何……

假如你是C君,應該怎麼辦?

香港人早出晚歸,甚少人願意參與屋苑管理,有些人從來不留意大堂佈告板貼了些甚麼。但在商討夾錢維修公眾地方或者加管理費等事宜時,唇槍舌劍互相指罵的場面卻又往往司空見慣,居民大會一開數小時是等閒事。原來只要問題牽涉到切身利益,居民便都積極參與。

此理放諸政治亦如是。香港人一向對政治冷感,政府為新政策諮詢往往只收到極少意見書,傳媒甚少深入報導,學生很少會留意,辦公室和家裡也不見討論。身邊有很多朋友,總以為甚麼政治、選舉、法案是複雜的身外事,不想理也不會理。你有沒有想過,政治與每個人其實都有切身關係?

今日香港就像一個管理不善的屋苑:

  • 管治模式早由中央(大業主)頒佈的《基本法》(公契)規限
  • 政府官員(管理公司)全由中央委任(大業主),不必顧慮市民意願(對住戶訴求不屑一顧)
  • 縱使有全民投票選出的立法會議員(票選的法團成員),礙於《基本法》的限制他們根本沒有足夠提案權(正如弱勢法團成員缺乏話事權)
  • 更甚者,立法會分為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兩部份,功能組別議員只由極少數人甚至公司票選出,甚至由統治階級授意當選,這些你和我都無權選出的功能組別議員卻有不亞於民選議員的權力(一如某些特權法團成員)
  • 民選議員被功能組別議員牽制(在分組點票機制下,即使地區直選三十席多數同意某一議案,只要非民選的功能組別否決,議案也不獲通過;一如某些因公契畸型規定而有更大決定權的法團成員,可以壓倒大多數居民支持的法團成員)
  • 每當有議案在立法會審議,功能組別議員可以只顧業界利益,更多時候按統治集團意願投票以獲取各種利益,例如北上營商的便利、政府政策向行業傾斜、在政商界謀得名利職位等(正如特權法團成員受大業主影響投票,以交換自身利益)
  • 小市民可否靠法律討回公道?由於中央透過全國人大掌握《基本法》解釋權,回歸以來已多次按「管治需要」釋法,例如改變立法會產生辦法的關卡無端由三個變五個(情形一如公契某些條款不受《建築物管理條例》規限)
  • 小市民要維護自身權利卻投訴無門,甚至受行政阻礙,例如警察拘捕示威者、阻撓遊行人士去路、冷處理補選……(好像管理公司明明從管理費支薪,卻漠視居民權益,更以種種小動作影響居民申訴,例如不准反對者在屋苑內張貼公開信)
  • 能否靠傳媒踢爆政府和親管治階級的議員之惡行?要知道傳媒也不能得罪管治者,除非肯放棄受管治者影響的大企業之廣告,例如大型超市週末全版廣告,或者大地產商樓盤推廣。此所以你總以為有些議員只懂在議會內鬧事,因為無論他們落區做幾多諮詢,申請幾多次司法覆核挑戰政府不公義的決定,或者提出幾多對官員的質詢,傳媒都不會報導(想想你大廈大堂裡的佈告版受誰控制?為何某些政黨可以經常在大堂貼海報在屋苑派傳單派米,另一些卻絕跡?法團成員有沒有政黨背景?)

假如你是C君,應該怎麼辦?如果你見盡屋苑管理的光怪陸離都依然覺得事不關己,你可以一如大多數C君的鄰居般愛理不理,因為你只視這間屋為晚上睡覺的地方,或者有升值潛力的投資品。直到有一天你的自身利益受損,你方發覺原來世上的C君太少。

作為香港市民,你又應怎麼辦?如果你讀完這篇文章,仍然不關心社會發生了甚麼問題,或者選擇不去關心,就請你繼續潛水,因為你根本不緊張這個家園。只不過,到有一天你終於明白原來政府一直支持不公義的社會制度,而議會又無力改變現況,你可能連做C君的選擇都沒有了。

C君追求的,只不過是本來應有之卑微權利:法團成員本來就應該代表居民、管理處要為居民而不是個別權貴服務......等等。爭取普選不等於搞事,因為議員本來就代表人民,政府官員根本只應向人民負責。

C君或許最終只能搬家,眼不見為乾淨。但作為香港人的你,卻仍可以積極改變現狀。你的參與很簡單,不過是行使本身的應有權利:投下神聖一票,授權你的代表管理你的家園。

不要由大業主告訴你甚麼是對,你才是這個家園的主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