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政經

我們要更努力,才能成功爭取政制發展

廣告

廣告

(附對普選聯方案的一點看法)

在政改方案的討論,香港和中國談判時一直處於弱勢,是建基於一些現實,即香港不論在糧食、食水、經濟均依賴中國,我們無法脫離中國,反倒香港對中國倒是越來越不重要。

如果我們長遠要和中國平起平坐,我們真的要加倍努力,那不只是在爭取普選上努力,也要在自我提升方面努力,建立自己的實力,可以憑自己的力量立足世界,擺脫中國的控制。如果越來越多青年都做隱蔽青年、打機青年的話,那他們就只有指望他人贈食,要吃嗟來之食,那還有甚麼話語權可言,這是香港的隱憂。

雖云民主等等是公義,應是天賦云云。但可惜到真正談判時,並不是完全講道德的,可悲地那是講實力的,不管你道理贏晒,他不予就是不予。這就是「弱國無外交」的道理......我不是說風涼話,如同我自己要勸人素食卻屢屢失敗一樣,我一向感受到那種有理也無用武之地的苦況,街市正待引頸割喉的雞,是最弱的弱國;同時更何況我爭取民主也很多年,那種沉痛完全明白。

在現時的情勢下,中央是不會讓步,放行港人治港的。它同樣不會放行滬人治滬、粵人治粵、津人治津。中央視權力為命根,視控制為癖好,此等根深蒂固的習性,我們捫心自問一下,也清楚它不會改變,不然又怎配「一黨專政」之稱?除非你不用再受它控制,有能力和它對話,甚至它要依附於你,那它才會遷就一下,一反自己的習性。

要擺脫阿爺控制,我們一定要建立自己的實力。食物方面,我們要多加保留耕地,自行耕作,現有建築物則可推行「垂直耕作」(vertical farming),在牆上種植;同時儘量推行素食,因香港並無飼養大量食用動物的條件,也無法應付畜牧業的高耗水;在食水方面,大家不要再花半小時洗澡,而應改為五分鐘;只會令人更口渴的飲料如咖啡、奶茶、可樂和其他含糖的飲品也應減少飲用,那只是浪費食水;經濟方面,我們要努力不懈,建立自身的優勢和能力,同時我們要減少購買外國名牌,為香港自身保留多點財政資源,甚至用來捐款給民陣也好,給林忌也好。唯有這樣,我們在長遠來說才有實力可以向中共說不。同時,我們也要減少向財團消費,以免中共的好朋友勢力也就是官商勾結集團繼續壯大;可以的話儘量住在大澳和沙頭角,那裡的屋和商店都不是財團所建。大家也許不自覺,其實我們平日的生活習慣,正在消磨我們對民主的追求。

是的,爭取民主,是需要付出的。我們不像昔日南韓大學生會自焚,也不像某些國家會打游擊戰,又或有大批示威人士被捕下牢,事實上我們也不鼓勵。以上的小小付出,相比之下,已是追求民主的極低代價。

至於普選聯,在現時實力不足,阿爺決不讓步之時,我們現在只有考慮通過還是否決政府的方案。我絕對同意現時的方案為爛方案,我們應配得更好、更符合港人治港的方案;然而可惜,我們雖然本應有一百萬個選擇、一百萬種路線圖可選,但中央已封殺了其中九十九萬多個,就只剩兩個給我們選擇,就是爛與更爛。

我們先看不接受方案的選擇。那將會重複2005年的結果,而如果今次同2005一樣,然後永遠都同2005年一樣,最後得益的似乎不是我們。甚至可以說,中央和建制派都很喜歡這樣一直維持下去,然後每次要談政改,又再把這個舊方案提出來,連力氣也省了。

假如我們接受方案,情況如何?假若新增5名直選議席維持六四黃金比,民主派取得3席;而區議會功能議席也按六四黃金比,在6席中取得4席,則民主派在2012的立法會,將增加7席,連同原有23席共30席,佔的是30/70,也就是43%;相對現時的23/60(38%),對民主派是有若干好處。我們要否決高鐵等不公議案,相比以前需要拉攏的中間派會少一些,成數高一些。這對於曾嘗試拉攏中間派的我和朱凱迪諸君,應感受殊深。

更重要的還有三點。第一,此次進步成43%,它下一次要循序漸進,就得提出一個更民主的議會組成;換句話說,我們的基數大了,起步點已是43%,由此基數再增進上去,會對我們有好處。第二,通過直選新增的議席,我們能為多年不願換人的泛民帶來更多新面孔,為抗爭注入新的動力和元素。第三,他日由於區議會選舉結果會影響立法會選舉,泛民選民在區議會選舉中,將更慎重考慮票投民主派。昔日他們認同建制派為其爭取了綠燈延長兩秒,以及設置狗糞收集箱等政績,因而在區議會選舉中票投他們,其中尤以沙田區的公民力量勢力範圍最為慘重;但現在選民將意識到,那還直接影響到立法會的重大表決,包括高鐵議案等等,那他就要重新衡量,究竟是反高鐵重要還是撐狗糞重要了。當然,日後由於民主派取得較多區議會議席,因此有較多資源聘請地區助理,那仍是能為選民爭取到他們需要的綠燈和狗糞收集箱的,從而鎖定區議會票源和資源。這也許是我們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之下,稍為理想的願景。

大家知道,我筆錄了上周末的新民主運動研討會,我很同意李柱銘和陳景輝所說,我們陷入一個危機,是通過了政改後,只是爭取到額外的少許議席,卻忘記了我們普選的目標,那是因小失大。(希望沒有誤解)我對他們的這點忠告,十分敬仰。我亦明白大家對於曾班子最後竟然得逞,起茅成功,會感到十分不是味兒。可是,我認為只要保持頭腦清醒,這些問題是可以解決的。我們可以在通過方案當兒,也發表嚴正聲明,表明這是一個不符普選的爛方案,對其民主成分我們絕不認同,但我們只是在爛與更爛之間,無奈作出選擇;我們仍不忘普選的終極目標,只是時不我予,唯有爭取較不爛的。到時政府狂喜,我們悲憤,6.23可以各自表述。我們絕不能沾沾自喜,那嘴面將教人難受。而在6.23過後,我們需要如上所言,加強建立自己的實力,確保在未來的談判中有更強的話語權。到時我們已不再依附中國,中共擔心香港比前較有實力走港獨,因此立場會較軟;當然港獨對中國完全沒有好處,因此到時中國會儘量遷就、吸納香港的民意,而香港其實也不想完全脫離中國,到時雙方會有真正的妥協,我們不再總是擔當忍辱負重的一方。

以上想法可能有諸多錯誤,歡迎大家給予意見,善用香港的言論自由優勢。現在的確是政改的關鍵時刻,「民主黨仆街」那類口號是不必了,我們已沒有時間,要抓緊時間思考和討論,這事將影響/貽害我們的後代。

值得一讀:

新民主運動研討會(上)——李柱銘、陳景輝、陳家洛、成名發言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7359

Sedna Plutonic:願政改方案在一片抗議聲中通過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395891246618&id=519304674&ref=mf

林忌:普選聯的最後機會
http://www.facebook.com/notes/kay-lam/pu-xuan-lian-de-zui-hou-ji-hui/39962258828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