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香港大難當前, 還在沉默坐著看!?

廣告

廣告

近期關於政改的報導來得非常熱鬧, 不論是官員落區大叫「起錨」, 還是持不同想法的群眾大嗌「超錯」, 又或是主張談判的「鴿派」泛民怎樣期待最後一線生機與中央溝通, 都佔去媒體報導相當篇幅。不過日前一位學者王岸然先生的專欄提及政改將可能再次出現釋法, 筆者想問一句:香港人還可以置身事外嗎?更不禁的想:香港的末日到了?!?

人大釋法一直是回歸以來對香港的魔咒, 從居港權到07/08選舉安排, 一直左右著香港各方面事情, 也影響了特區政府的施政。綜合去看就是《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對香港的「自治」的範圍不斷遭到蠶食。可能很多香港人會認為, 這些事與我無關, 有飯食有工做就算啦, 中國人的「政治潔癖」可說是自古到今的傳統觀念, 似乎當今的香港社會最能彰顯, 就是不聞不問。「阿爺」要點做就點做, 即使有何想法都唔到你出聲, 理唔到咁多啦。香港人已經自我放棄扭轉局面嗎?但要是真的釋法使立法會功能組別「千秋萬代」,大家要屈辱忍受下去嗎?筆者也就提出來讓普羅大眾思考一下。

也許很多香港人太「實際」了, 沒去想當前香港的政治制度對自身日常生活的影響,這又是真確的嗎?但「建制派」加上「功能組別」對日常生活的影響其實無所不在, 不如看看幾個實例吧:

年初的「高鐵」事件,669億的撥款, 其實相當於全香港市民每人一萬元, 又或是每位納稅人約兩萬多元。但政府進行的所謂咨詢都沒有向公眾披露和清楚說明整個方案, 就嚷著「很迫切」的要求立法會通過撥款。可是某幾位「功能組別」議員存在工程、建築界背景, 要是撥款通過、工程上馬就有可以「撈油水」賺一筆。試問在「人係自私」的思想之下, 公眾知情權相對個人利益, 會作出怎樣的選擇, 不用說明吧。

「高鐵」太抽象? 來個「貼身」點的例子吧。近期政改以外最鬧哄哄的議題該是「最低工資」吧。可能普羅打工一族認為:「反正我又唔係做『看更』或者『洗廁所』,攞緊一個『算係咁』的人工,唔關我事吧。」但這些行業的薪酬在不合理的水平,不是形成了一個僱主們把薪酬水平「壓得就壓」的社會氣氛出來嗎?就是一句:「你份人工好過『看更』了」, 然後再來一個『七‧十一』吧。最草根的人的合理薪酬權益都被剝削,稍為「高級少少」的又會好得多嗎?看看這幾年「香港僱主聯會」的薪酬調整建議只不過是象徵式的, 清楚了吧。「功能組別」能進身議會的主要票源來自老闆階層, 試問願意給予一個較高的工資嗎?

香港人的「安居」仍舊是問題, 政府沒有採取有效的措施解決, 卻不斷的向地產商提供「好處」。就如上週拍賣的何文田地皮, 原址是公屋山谷道邨的所在地。或是有能力置業的, 卻不斷被越趨嚴重「縮水樓」問題影響權益。又或是降低舊樓強拍門檻, 讓地產商更容易取得舊樓業權控制權, 想在結構健康的舊樓生活還是受到威脅。

民主政制縱不然是靈丹妙藥, 但就是施政者權力源於人民的政府, 就得向人民負責。要是香港的立法會、特首是人民授權的話, 還會黑箱作業的咨詢然後通過法案? 還會有這樣從議會「撈油水」的政客嗎? 還會繼續向地產商獻媚而置市民「安居」需要而不顧嗎?

筆者看到香港人普遍地認為政改「與我無關」之際, 實在心寒。可會是「政治潔癖」的潛意識驅使下不聞不問, 定還是心存「反正都無權無勢而無法改變, 過得一日得一日」的想法? 定還是想著「走出來反對又有何用?」但「不行動就一定沒有作用」這個最根本的道理, 就是從「溝女」到工作, 大家都有聽過吧。翻開歷史, 基本法廿三條立法的「金鋼箍」不是被人民團結力量而被挪移嗎?

「試過一次, 中央唔會俾你地第二次啦」。不錯的, 中央未必那麼容易「被就範」;但相反地, 香港人甘於「被就範」嗎? 要是中央真的釋法, 讓只得僅二十多萬選民的「功能組別 」千秋萬代, 讓以老闆階層主宰香港的將來, 大家甘願香港變成有如非洲草原的弱肉強食地去爭取「更公平」的環境生活下去嗎?

當前的形勢實在不容許大家再沉默下去, 除非「大多數」香港人甘願坐以待斃。與其等待力量集結, 為何不把自己加進去。古語有云:「堆沙成塔」。要是不希望香港社會繼續這樣不公平、不公義下去, 就不能沉默坐著看。不要等到「釋法」或其他可能性使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千秋萬代成為事實, 社會的不公平、不公義嚴重下去才來後悔吧。

一直以來, 國際性企業選擇落戶香港, 就是香港還有法治, 尚算有公平、公義。要是在中國內地發生甚麼不快事情, 就是以香港作為後盾。要是香港也變得如國內的不公平、不公義的社會環境, 那些企業還需要香港充當一個角色嗎? 到時, 香港還有將來嗎?!

當前的政局實不能讓香港人置身事外, 該是時候放下一些過時的傳統觀念。最後引用香港電台第一台主持人吳志森先生及梁旭明小姐在六月七日的一番對話:「香港人……. 好遠離政治現實。政治呢, 你唔搵佢, 佢係會搵埋身。政治係眾民之事來的。落街買餸都係政治, 點解? 領匯就係政治事件, 屋邨商場啲嘢咁貴……..點解超級市場的貨品越來越貴, 公平競爭法未能落實, 都係功能組別的議員反對之嘛」希望讓仍然選擇沉默的香港人得到啟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