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政經

普選聯方案之優劣

廣告

廣告

我想現在有不少市民會問,究竟普選聯的政改方案是否值得支持?還是原地踏步比較理想?以下我想梳理一些基本資料和正反理據,讓市民自己去評理和選擇。然後我們可根據整體民調的結果,來得出議員應投贊成還是反對票。

這裡只談立法會的部分,因較多人關心,同時也是沒有餘力處理特首部分。此處亦只討論普選聯方案內容,看是否值得支持,對於普選聯的手法等則不予討論,大家可另文探討。

本文會分五部分:
一、普選聯政改方案內容
二、普選聯方案好處
三、普選聯方案壞處
四、正方言論
五、反方言論

如以下內容有任何錯誤,也很歡迎大家作出更正及補充。

一、普選聯政改方案內容

1. 立法會將新增直選議席與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各5個,新增的5席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乃由全民直選產生。因此,直選議員比例,將由過去的30席,增至現時的40席。

2. 雖然5席區議會功能組別乃直選產生,但提名權受限制,候選人須先經10名區議員提名,才再交給市民普選。

3. 至於這5席是分5區每區各1席,還是全港一個大區有5席,普選聯沒有意見。由於估計建制派只會接受全港一個大區有5席,所以可假設這是最後安排。

4. 每名沒登記其他功能組別的選民,可以在區議會功能組別投1票。

5. 方案並不包括未來的普選定義,亦即是沒有綑綁普選定義,就交予立法會表決。

二、普選聯方案好處

通過這個方案後,相比原地踏步,有以下好處:

1. 泛民議席增加
假若新增5名直選議席維持六四黃金比,民主派取得3席;而區議會功能議席也按六四黃金比,在5席中取得3席,則民主派在2012的立法會,將增加6席,連同原有23席共29席,佔的是29/70,也就是41%(現為38%);此議席比例仍難以影響分組點票的結果,但如是全體過半數點票的例子(否決高鐵不公議案之類),相比以前需要拉攏的中間派會少一些,成數高一些。如果能贏回譚香文、郭家騏、莫乃光失落的議席,以及泛民努力一點把黃金比提升為七三比,則會更有前途。

反駁:可省卻的中間派拉攏只是很少。泛民本佔23/60,相差7席才達半數;新方案則佔29/70,相差6席才達半數,只是省了拉攏1票。

再反駁:有時1席已很重要了,不然曾鈺成也不用考慮辭去主席職位。而且我們也希望未來再有進展,差額越來越少。

2. 下次基數提升
此次進步成41%,它下一次要循序漸進,就得提出一個更民主的議會組成;換句話說,我們的基數大了,起步點已是41%,由此基數再增進上去,會對我們有好處。

反駁:中央未必有下次,所謂下次有得再進,並無保證。

再反駁:但機會總是大了。當然那是並無保證。

3. 引入泛民新面孔,增加泛民實力
通過直選新增的議席,我們能為多年不願換人的泛民帶來更多新面孔,為抗爭注入新的動力和元素。這也可解決泛民議員不足的問題(例如不夠立法會議員去處理日益繁重的社會事務,又或政黨缺乏議員覆蓋地區,只有何俊仁處理屯門、李永達處理葵青,沒有多餘議席的人分發到天水圍處理那裡的事情等等),而多6席既是增加26%人手,也是增加26%資源,我們不得不考慮。當然對建制派而言,也有增加資源,但他們本身資源已滿瀉到可以派200元給人遊行,那增幅對他們比較不重要。

反駁:無。

4. 區議會選舉政治化
他日由於區議會選舉結果會影響立法會選舉,泛民選民在區議會選舉中,將更慎重考慮票投民主派。昔日他們認同建制派為其爭取了綠燈延長兩秒,以及設置狗糞收集箱等政績,因而在區議會選舉中票投他們,其中尤以沙田區的公民力量勢力範圍最為慘重;但現在選民將意識到,那還直接影響到立法會的重大表決,包括高鐵議案等等,那他就要重新衡量,究竟是反高鐵重要還是撐狗糞重要了。當然,日後由於民主派取得較多區議會議席,因此有較多資源聘請地區助理,那仍是能為選民爭取到他們需要的綠燈和狗糞收集箱的,從而鎖定區議會票源和資源。

反駁:現時也有葉國謙1席區議會議席,可是不見選民會在區議會選舉多投泛民。

再反駁:現在有5席,效果大很多,以前只有1席,沒可能攻取,所以選民放棄了。

再再反駁:但只需10席來提名候選人,泛民有近百區議會議席,已足夠用以提名5名候選人,選民並不急切要在區議會票投民主派。

5. 循序漸進條件
這可滿足了循序漸進的條件,不然中央永遠都不會給予普選,說你還未漸進。

反駁:這個循序漸進是一個陷阱,我們陷入了中央的語言。我們為何要遵守這項原則?

再反駁:其實都是中央說了算,只要他說可普選,明天就有普選。當然「循序漸進」則是因為寫進了《基本法》,所以人人都可堂而皇之引用,說「不進」就不符合「循序漸進」,這也給建制一個好隨手好順便的理由,方便了他們打輿論戰。也許可先趁這次,移除這個方便的藉口。

再再反駁:這個循序漸進實在進得太慢,難以過渡至2017普選。

再再再反駁:但若中央只同意進這麼多,也沒法子。

6. 釋出善意
那可視為向中方釋出善意,建立互信基礎。

反駁:我們不應和中方溝通,這是壞先例,證明了中央有權插手。

再反駁:但這似乎是漠視在現時的政治現實,中央肯定是話事人,或至少是持份者之一。如不正視現實,似乎一切難有進展。

再再反駁:可通過公投或其他如包圍立法會等活動,給予中央壓力,而不是用溝通策略。

再再再反駁:可是中央在2005年也是企硬的。另外,若說這些活動可以對中央構成壓力,或是高估了這些壓力的力量。

7. 別無他法廢除功能組別
不用這個溝淡方法,似乎並無其他方法可以廢除功能組別。始終要在立法會取得三分二選票通過,並不容易。所以難以一下子廢除,只有溝淡。

反駁:溝淡是可以,但應該加上更多條件,例如日後的普選定義。

再反駁:若中央不肯言明,那也是沒有法子。

三、普選聯方案壞處

1. 喪失道德高地
喪失道德高地。過往明明說好了要爭取普選,但現在卻沒有爭取到普選的定義,就通過了。

反駁:問題在於阿爺不肯給定義,也是沒法子。於是大家只有選擇要這個新方案,還是維持現狀了。又或看大家是否準備革命,脫離阿爺了。其實,嘗試在有限的空間,去為市民爭取最大的可能,也未嘗不是一種道德。

再反駁:這種「最大的可能」不是大家想要的,只是普選聯自以為大家想要的,有些人會覺得原地踏步更好。

再再反駁:所以不如交給民眾決定。根據2010/6/17《明報》A2版,中大民調顯示支持和反對通過民主黨方案的比例是58:32。

2. 功能組別還再增
功能組別的議席增加了,這是邪惡的東西,不應該增加。

反駁:新增的功能組別是直選議席,與邪惡的,即傳統惡臭功能組別議席並不一樣,後者事實上是由50%減少至40%,是縮小了。當然很多人嫌比例減幅不夠,是的,但阿爺只減這麼多,要看大家是否準備好革命了。

再反駁:傳統惡臭功能組別議席雖被溝淡,但仍是新增了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易請難送。

再再反駁:吳靄儀曾說她選功能組別,就是為了進議會廢除功能組別。樂觀的期望只有是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能多帶幾個吳靄儀入局,以這些新力量去摧毀功能組別。

再再再反駁:這是故意曲解吳靄儀所說的時空限制,吳靄儀面對已存在的功能組別,唯有參與,求內部破壞,但現在明明不用增加功能組別。

3. 建制肯接受,一定有問題
如果傳統惡臭功能組別議席是溝淡了,他們又怎會接受這個方案?這一定是個壞方案/對我們不利的方案,他們不會坐以待斃。

反駁:坐以待斃正是奧妙之處!為何功能組別議員今次要坐以待斃,被溝淡?因為要符合那「循序漸進」的承諾!反倒是如果今次又不去溝淡,他們倒真的可以鬆一口氣了,這個問題,可再延遲四年再算。

4. 錯誤地肯定爛方案
我們通過方案,是對爛方案予以了肯定,絕對不行。

反駁:這有解決方法。我們可以在通過方案當兒,也發表嚴正聲明,表明這是一個不符普選的爛方案,對其民主成分我們絕不認同,但我們只是在爛與更爛之間,無奈作出選擇;我們仍不忘普選的終極目標,只是時不我予,唯有爭取較不爛的。到時政府狂喜,我們悲憤,6.23可以各自表述。

5. 區議員有特權
在新增的區議會功能界別,雖然是給市民直選,但提名權在區議員手中,因此區議員仍是相比市民多了特權。

反駁:是的。這在概念上是有問題的。而在實際操作上,由於10名區議員就可提名一名候選人,所以大家仍可放心有足夠的泛民候選人給大家投票。當然亦有人會說,區議員也有一定的民意認受,而且如果沒有此一間選成分,中央不會放行。

再反駁:這不是概念或實際操作問題,而是原則問題,因為沒有提名權,根本就不能是真正普選。

6. 政府鬆一口氣
通過方案,將令政府立了一功,減少了特區政府的管治壓力。

反駁:無。

7. 政府會有惡劣詮釋
方案通過以後,你想政府及建制派會怎樣說?

反駁:政府怎樣詮釋,不是我們可以控制,就算否決方案,他們自然也會詮釋成是民主派阻撓政改,不管你要走往東、南、西還是北,他都一樣會詮釋為一個他有利、泛民不利的答案!但最重要是那實際的東西是甚麼。這要靠我們去分析。

8. 只求私利
民主黨只是為求飯碗,為私利為議席,才支持這樣的方案。

反駁:把民主黨/普選聯描劃成「為了黨內飯碗」,是有問題的。首先,刻下投票的議員並不缺飯碗,那至少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有可能得到飯碗的第二梯隊,則似乎並沒有發言,又甚或是反對方案。其次,馬嶽、陳健民、葉健民等人,難道又是為了議席?事實上,我們不能排除他們真的在良心處(即使是愚莽地)認為這個方案,比原地踏步要好。
這裡我們不應違反了寧縱毋枉的法治精神,在不肯定對方是否有這個為了飯碗的企圖,或不肯定對方是否良心被收買時,便陰謀論之入罪,這是最重要的。我覺得我們如果這樣做,是不公義的。我絕對認為我們如果要爭取公義,首先就應該自己行公義,用公義的方法去爭取。共勉。

9. 仍有風險
我寧願原地踏步,也不想行差踏錯。

反駁:其實要先分清楚原地踏步還是踏出一步更錯。因為有個可能是前面是泥濘,走過去當然可說是行差踏錯,但原來原先所在地是充滿老虎,所以不走更差。當然究竟哪一步更差,就要去做分析。

四、正方言論

馬嶽:溝淡幾多次先溝夠,我真的不知道,但否決多少次才可以一步到位,我也不知道。五年前否決過一次,今天距離取消功能組別近了嗎? 我不覺得。為甚麼相信不斷否決一定有天會中央同意一步到位,我看不到。我覺得如果我們相信某個piecemeal reform 可以引入積極力量,那麼worth a try.

張文光:民主黨爭取擴大2012的民主成分,目標是為了終極普選鋪路。同樣地,我們也會爭取2016增加更多的直選議席,讓直選包圍功能,讓功能走向消亡,其意義遠超越政黨2012議席的得失,而是邁向終極普選的過渡之戰。

林忌:「終極普選聯盟」寧可要談區議會的五席普選,也不談甚麼終極普選,其實是泛民務實學精的第一步;林忌寧可他們談區議會的五席,也不要中共的甚麼狗屁承諾,畢竟對於一個信用為 F 級的爛仔來說,拿出現金是真的,甚麼將來的承諾都是假的。

五、反方言論

李柱銘:大家覺得這有進步,我也同意,可是就議席數量而言,估計跟原有方案相比,民主派只是會多贏一席。市民是否這樣緊張一席?還是更緊張香港何時會有普選?哪項才是更重要的問題?

陳景輝:為何要撤回方案?這方案的確是增加了民主成分,多了直選的區議員,因此不贊同把這種功能組別和以前的等同。可是我想問,這些區議員是否的確如此有貢獻,值得提升地位,晉身立法會?這是否一個良好的政改方案?又或立法會是否對地區事務關注不足,所以需要更多區議員入局?

林輝:今天的方案其實毫無寸進,普選聯方案完全沒有觸及功能組別的公司票及小圈子選舉問題,功能組別當中仍滿載利益輸送和政治酬庸,十多個由小圈子選舉產生的功能組別議員仍可以否決其他所有議員都同意的議案。在充滿暴力的家庭中,加入幾條金魚,不管這幾條金魚多美麗多珍貴,都無法改變家庭的核心矛盾。

相關文章:

新民主運動研討會(上)——李柱銘、陳景輝、陳家洛、成名發言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400713933579

Sedna Plutonic:願政改方案在一片抗議聲中通過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395891246618&id=519304674&ref=mf

林忌:普選聯的最後機會
http://www.facebook.com/notes/kay-lam/pu-xuan-lian-de-zui-hou-ji-hui/399622588283

林忌:論功能組別的議會路線
http://plastichk.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_9612.html

陳景輝:一種名為「政改」的騙術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408899503009&id=752343407&ref=mf

Denny To:民主黨方案小推算.
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623337861#!/note.php?note_id=401080068365

作者其他文章:

謝冠東:我們要更努力,才能成功爭取政制發展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401628603579

謝冠東:余曾辯三點點評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40195170857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