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正言匯社

我們相信,人的權利不應因身份地位而改變,這是對社會公義的追求,也是人的價值的根源。透過匯聚眾人的力量,堅持以正義為原則,我們可為弱勢社群充權,重塑一個人文關懷的社會。 網誌

政經

張超雄 : 從街頭、議會、到權力中心

廣告

廣告

《明報》 2010年7月7日
張超雄 正言匯社社長/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政改一役,峰迴路轉。各方立場急劇的起伏變化,令人目眩。像是坐過山車後,還未能定下神來,卻有種作悶的感覺。理性、感性、直覺、個人感情、群眾情緒、強烈的道德呼召、人性的軟弱、醜陋、盼望、寄望、失望等,全部交織在一起。令人感覺困亂!

有人說,政治是一種可能的藝術。但作為民意代表,我們可否為了可能而放棄底線和原則?若果說沒有放棄,而是寸土必爭後會繼續爭取2017和2020真普選;那麼,剛獲通過的2012行政長官選舉辦法,只有1200人的選委會,又如何一步到位地在2017年變成直選?基本法不是說明要循序漸進嗎?接受了這個只有1200個選民的方案,即差不多是放棄了2017全民普選行政長官的可能性。我們怎可能投下贊成票?

再看這個「改良」區議會方案,功能組別議席不減反加,雖然擴大了新增五席的選民,但不符合普及而平等的原則,最多可說是斜行了一步,而並非向前走。先別說這新增的五席能否「溝淡」功能組別,或是反令功能組別千秋萬代。事實上,這個方案從來不是泛民的底線,也沒有經過市民的討論,何以民主黨會從「張三點」後退到三個訴求,最後只剩下一個未經醞釀、沒有細節的「改良方案」?難道選擇了談判而放棄抗爭,因害怕被譏諷枉作小人,就一定要急於求成?

民主黨問,否決了方案有甚麼用?原地踏步不是更壞嗎?不對!公投運動雖不成功,帶清楚顯示有50萬堅定不移的選民,被動員起來。過去起錨的官方運動,亦成功地把政改爭議呈現出來,引起市民關心,而且越做越令人討厭。到了617余曾辯,更將氣氛推至高潮。若沒有「改良方案」,舊的爛方案必定會被否決,而市民必會怒氣冲天,七一遊行人數有機會創03年以來之新高。曾班子面臨的管治危機不會比董建華腳痛前少。民調亦顯示,市民對中央的不滿已達歷史新高。面對這個局面,中央可以無動於中嗎?

民主是不會被賜予的。向極權政體爭取民主,可以放棄群眾運動嗎?民主黨從街頭走入議會,在野多年,一旦被權力中心垂青,是否迷失了本性、忘記了抗爭和社會運動必須由下而上,而非靠談判桌上的博弈?在實力懸殊的政治角力中,損耗道德力量來換取沒實質意義的「進步」等同自焚。除非民主黨有意變成權力中心的一部份,否則,這一役真是超錯。因為「改良方案」已對泛民及民主運動做成了不能逆轉的傷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