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編輯室週記:說謊機器口中的港獨

廣告

廣告

港澳辦與中聯辦,繼以「去中國化」來描繪香港的本土運動後,又以「港獨」來概括中港矛盾。「稻草人」果然好打,一些網友點出,若不製造出「港獨」巨獸,如何合理化香港的維穩費用,包括搞一批武鬥式「愛港」組織?如何把目前香港社會分化的亂局找來代罪羔羊,以免中央降罪?

港獨稻草人

你有你打稻草人,社會矛盾繼續爆發,最好把「生果金」的爭論也描繪為「港獨」運動,讓工聯會和維園阿伯阿婆齊齊當港獨推手。

其實阿伯阿婆心水很清,若要照顧三餐無以為繼的老人家,大有老人綜緩,可按原來的制度作改善。老媽子喃喃地說:只要老人進老人院,沒有付院費,家人簽紙就能拿綜援了,但這是很丟臉的事情。父親則以其工聯會義正嚴詞的「腔口」說: 生果金是敬老,現在又要在綜援和生果金之間搞「特惠」,搞分化,又搞到啲老人要轉移資產給家人。若子女拿來投資炒燶咗,老人家臨老過唔得世,到時家無寧日。

我自己則希望不設入息審查發特惠生果金予老人家,能為全民退保起一個頭,製造壓力改變香港再分配的機制。其實現在很多老人都有一定的存款,但為了預防病痛、支持日後(希望越長越好)的生活開支,免得過就不花錢。家中倆老就是如此,明明有子女供養,又有足夠積蓄,卻因為看著孫兒花費大,子女未曾置業,不願多收生活費,平時慳得一蚊得一蚊。若子女沒有主動為父母購置家居用品及新衣,留意他們的身體(如牙齒、消化、泌尿等)和心理(如記憶衰退、親友去世等)健康,老人會生活得很不舒坦。

政府商賈豪蓋基建,全民福祉行埋一邊

兩個星期前,去了歐洲的婦女經濟與社會發展論壇,法國負責婦女事務的官員指出,老人生活若有基本的保障,能刺激新的消費領域(如老人時裝、保健、文化消費),有助經濟復蘇,儘管經濟不好,卻提出要搞好養老,並鼓勵商界投入提供更多及更細緻的老人服務。

相反,與商賈勾結的香港政府,在計算基建投入時就誇大其經濟效用,到計算社會投入時就誇大其負擔,無視其釋放出來的經濟活力。全世界有哪個富裕如香港的城市會沒有全民退休保障,以照顧好每一個人都要面對的養老問題梁振英政府要贏、金融基金要贏,要全民退保輸,建制政黨勇於維持這個「世界之恥」。

當香港政府宣稱只剩下 391 公傾的住宅用地,當中會用來建屋的大概只有 150公傾,偌大的啟德,卻要投入300億建體育城,土地資源的分配,傾斜得令人咋舌。體育城是以振興本地體育之名而蓋,但香港的體育衰落,真的是硬件問題嗎?看看足總一團糟的「鳳凰計劃」再檢視當中的問題吧!

當每一個部門都講大話時

龍尾灘的人工沙灘工程,更是令人憤怒。好地地一個有珍貴海洋生物棲息的泥灘,硬要把它堆上沙泥,打造「笆提雅」。為了合理化這個項目,特區政府以「汀角+」作政治化裝,漁護署助理署長把「十分罕見」的管海馬說成是「中度常見」,環保署無視龍尾對出船灣泥石傾卸區長年以來積聚的重金屬對泳客健康可能造成的傷害,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則故意忽略烏溪沙和渡頭灣兩個天然沙灘的存在,以製造大埔區沒有泳灘的「事實」。

一個又一個大話,被市民一而再,再而三地揭穿。在誠信危機下,政府仍舊堅持推計劃,為的是什麼?更大的彌天大謊出現在新界東北的發展,大公報一早踢爆東北發展是「深港融合」的工程,梁振英為免背負「割讓東北」之罪,再三強調東北並非為了深港融合,結果被納入「國家十二五規劃」,打造「深港半小時生活圈」的蓮塘口岸工程,再一次揭穿誰在說謊。

行政會議成員林奮強在政府推出印花稅前,降價賣出兩個豪宅單位,為輿論詬病。蓮塘口岸的豪宅,由誰買入?當中涉及多少利益?國內黨官商勾結強徵地的模式,是否已登陸香港?在一連串的利益鍊下,東北又是一個一定要上馬的計劃,哪怕港人賠上東北這片沃土?哪怕多說十萬個謊言?

港獨這個稻草人,在謊言機器之中,又算得上甚麼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