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民意清楚,龍尾可有轉機?

民意清楚,龍尾可有轉機?
廣告

廣告

圖:龍尾泥灘生態拯救小組

(獨媒特約報導)龍尾可有轉機?上月政府宣佈保留民間爭取保留的政府總部西座多時,已說明政府也清楚知道自己決策過程的疏漏,以及社會壓力的能量。興建龍尾人工沙灘的招標限期本為今月中,近日政府宣佈延長標書有效期四個月,表示要再研究反對的理據。「守護龍尾大聯盟」曾聲言將就政府的決定提出司法覆核,他們擔心延期只是政府的緩兵之計。

當然,如果從政府山的例子樂觀地去想,這也可能是政府讓步的前奏,視乎這四個月的民意如何。

地區人士要求興建龍尾的呼聲,一直是政府以至區議會興建沙灘的最大理由。然有大埔居民自上月起發起「一人一相,區議會不代表我的行動」,抗議「被代表」。至於作為一個耗費公帑,影響一處全港市民也可以自由使用的地方,全港市民的民意卻相當清楚,根據「大聯盟」十二月中旬的民意調查,超過七成市民要求暫停工程。

「一人一相@區議會唔代表我」
大埔區議會表示大埔居民想要一個泳灘,以及政府表示過百萬新界東居民需要一個泳灘,一直是興建龍尾人工沙灘的最大理由。有這個理由,其他的水質問題、環境影響、交通負荷,甚至政府十多年前反對興建的結論,也可以置之不理。上月,有網友在臉書發起「一人一相@區議會唔代表我」活動,活動發起人呼籲大埔居民自行設計寫有「區議會唔代表我,我係大埔居民」標語卡牌,然後拍一幅自拍照上載,吸引一百六十個網友參加,十數張網友上載照片。本網透過臉書、電郵採訪了幾位大埔居民,他們都強烈表達不要龍尾泳灘的意願。

居民家園還是旅客天堂?
受訪之一,大埔居民 Matt 表示:「建龍尾泳灘,據說可以令我多一處在區內游泳的選擇,可我不認為自己會老遠由大埔的市中心坐三十至四十五分鐘的車程,到一個水質完全不合格的泳灘『暢泳』。」他又指:「我會選擇使用大埔體育館旁邊的泳池,或使用屋苑內的私人泳池。到上水的公眾泳池,也是一個選擇,比去龍尾更為方便。」

居住大埔近20年,居住汀角村超過5年的大埔居民 Hayward 對於近年大埔不斷被規劃表示不滿:「 我相信大多數搬到船灣區居住的巿民都是因為這裡的環境好,空氣好,接近大自然,可以忙裡偷閒看看『自然』的山、『自然』的海。自然的山已不再,不知道何時突然多了個大觀音,令一脈相成的八仙嶺多了一種無形的壓迫感。建龍尾泳灘無疑會令到訪的遊客增加,我絕不相信建灘是因為『本區居民有很大需求』,並且主要為『本區居民服務』。建一個『人造』的泳灘,會令原來的『自然』變得『不自然』。」另一位大埔居民 Sarah 則擔心交通問題:「 預計新增的交通流量會阻礙我們汀角路居民出入,破壞了我們寧靜的環境,人流複雜。」

位於大埔洞梓的慈山寺內全亞洲最高的戶外青銅觀音像已接近完工,加上龍尾附近多處興建及擬建中的水療酒店,船灣區的社會及環境面貌將會大大改變。多名大埔區議員已提出擴建汀角路,將三門仔路至大美督之間的一段汀角路,由現時兩線行車擴至三、四線,不惜取消單車徑。大埔區議員譚榮勳曾指當青銅觀音像落成後,必定帶動區內經濟,又直言:「現有大美督水壩及單車徑配套,加上日後落成的龍尾灘及水療中心,已足夠旅客玩兩日一夜。」

到底大埔的規劃是為大埔居民還是旅遊發展呢?

lm1301

Matt 回應到「被區議會代表」,他指:「 我會說是根本沒有渠道表達意見。本人居住大埔區近20年,從來沒有人以任何方式(書信、電郵、電話、問卷、街頭訪問……)問過我『你支持還是反對建人造龍尾泳灘嗎?為什麼?』之類的問題。」有區議員表示建龍尾泳灘經過十多二十年的討論,到底民意的基礎是建基於二十年前的還是今天?

土地正義聯盟在十二月中也曾在龍尾附近四條村落散發傳單,呼籲居民不要被區議會代表,過程可參見 Camile Lam《尋找龍尾的社區》一文。

十二月中旬「守護龍尾大聯盟」透過港大科學民意調查,顯示龍尾人工泳灘的工程在社會上仍有爭議。調查結果顯示,1,010名全港被訪市民中,74.8%被訪者(73.2%新界東被訪者)認為政府應該暫停計劃,重新諮詢公眾。 當中,新界東的被訪者意見與全港被訪者相若。是次調查的全文可參考大聯盟的新聞稿

工程一旦落實,龍尾大部份生物將面臨死亡,根據《蘋果日報》報導,龍尾標書只要求遷移兩種生物,其餘環團發現的超過200種生物很大機會難逃一劫。

相關新聞:
「守護龍尾大聯盟」獲深圳《南方都市報》頒發2012年度城市保育獎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