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衝上雲霄 真係咁好?——國泰工會前會長:勿當空姐終身職業

廣告
衝上雲霄 真係咁好?——國泰工會前會長:勿當空姐終身職業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一般市民對航空業的認識,可能多是來自《衝上雲霄》,吳鎮宇胡杏兒黃宗澤馬德鐘。另一個大家知道的東西可能便是國泰常常出現工潮。左翼21與職工盟舉辦「左翼21工人週《你老闆絕不告訴你的真相》系列之航空業 - 衝上雲宵?睇電視就有!」於2月26日在香港城市大學舉行,便請來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前會長關笑華,分享從事工會會長多年來的抗爭經驗以及當中體會,談談空姐如何「但要走總要飛」。她坦言現有空姐制度難作終身職業,寄語年青人如加入空中服務員,要給自己定出限期,見識過後要為將來作更長遠打算。

關笑華自十九歲加入國泰航空公司擔任空中服務員,為公司服務三十六年,於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一直擔當要職。他們發動過多次罷工,在一般市民眼中,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或被視為不合作份子,就連家人和朋友都對關忠告不要「搞咁多事」,又有人懷疑她在工會擔當要職是否有油水。對於各方壓力,關笑華淡言說「只要有信念,知道自己是對就可以。」


圖:職工盟

航空公司聯手打壓,不准買機票回港
關在分享會上多次談及過往與公司交手的經歷,她對於1992年因人手不足以及公司解雇三位員工而發動的罷工的經歷最為深刻,當時她與她的團隊流落異鄉,被公司趕盡殺絕。「我和團隊到日本一間酒店入住,收到電話才知工會與公司談判破裂工會發動罷工,工會的電報因應公司指示而被酒店截下。」部分人決定跟隨工會罷工,「當時打算自行買機票回港,卻被其他航空公司以『與國泰為商業盟友』為由拒絕出售機票或拒絕登機。」他們人在異鄉,國泰亦即時停止發放補貼,關笑華說當時可謂山窮水盡又驚慌失措,最終幸得日本航空公司空中服務員工會相助,向日本司法部反映,才逼令國泰讓步,關和她的團隊才能自由回港。

關於返港後繼續罷工,基於資方不予對話及堅持事後保留解雇抗爭員工權利,勞工處又以罷工行動沒有升級為由拒絕介入,結果當年罷工持續長達17日。事件最終由時任立法局議員的李柱銘,向立法會提出動議,國泰作出讓步並承諾不會解雇抗爭的員工而得到解決。關不忘再次在分享會上向李柱鉻道謝。

敵視工會,兩敗俱傷
可惜罷工過後可謂兩敗俱傷,公司內部失去團結,工會會員人數亦有減少,資方與工會更形成敵對關係。國泰後來因工會使用公司辦工室開會,向工會提出訴訟,官司一打幾年,最終庭外和解。雖然如此,關仍相信只要互相尊重和保持專業,工會與資方並不是敵對。「一些公司代表也跟我說過很明白我身份角色問題,也曾請我吃飯多謝我多年來替公司及工會的付出。」

工人的組織和信任對工會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事,「有時公司推出新例時會向員工解釋,多數員工都會再問一下工會意見是否接受,可見員工對工會的信心比起對公司的信心還要大。」工會能保障員工於合理的環境下工作,始終要員工放棄工作而抗爭必定要得到大部分人的支持和認同才能行動。「工會就如一把鎗,但子彈卻是會員」,她認為工會要有團結,才能保障會員的還境。

可惜的是,香港工會意識並不強,不少人更有一種論調是香港應該少一點遊行,卻沒有人去反醒為何這些人會選擇放棄工作而抗爭。關慨嘆「香港沒有集體談判權,亦沒有復職權,使勞資談判時的協定沒有約束,而且很多人也伯因怕事而不敢抗爭。」香港除了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外,還有多少個有組織和號召力的工會去保障工人的權利呢?

關笑華:勿當空姐終身職業
最後,關寄語打算入職的年輕人,「以往對空中服務員的概念是免費遊樂,而且高人工,現時的飛行班次比以往緊密,很多時候休息時間只有六小時至十二小時就要飛,看見的只有飛機和酒店。」同時她亦指現時國泰定明四十五歲空中服務員便要退休,最好要給自己定限期,在見識過後要打算將來。「公司表明薪水不會追及通脹,只要公司能在更低的薪金下能夠招聘足夠員工,就會解雇部分舊人,因為根本不愁沒人應徵。」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