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社工佔中 拒絕「維穩」

廣告

廣告

IMG_20130521_222847

(獨媒特約報導)5月22日由香港社工工會、立法會議員辦事處及社工復興運動主辦的「我係社工,我要佔中」講座。由社工導師羅淑玲主持,出席加嘉賓有佔領中環發起人戴耀廷以及浸大社會工作系講師邵家臻,有超過二百名在職社工及社工系學生參加。事後《文匯報》報導,說佔領中環受到社工質疑,又說戴耀廷「嬉皮笑臉淡化影響」,社工擔心被釘牌,總之是質疑多多。事後有參與社工在面書留言「文匯報不代表我」,獨媒記者當日亦在現場採訪,現嘗試提供一個《文匯報》以外的面向。

首個佔中論壇設分組討論
講座先由戴和邵講解「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的理念及社工可以擔當的角色,隨後由二十名資深或受過調解訓練的社工作為組長帶領聽眾進行分組討論,把二百人對佔中的意見及擔心整合再現場匯報,然後再由戴及邵回應。匯報時二人不時點頭及抄下重點,戴更站立鞠躬向現場二百名參加者致敬,他指這是多場講座以來第一次讓在場所有人努力實踐民主,是商討日的前身,能用作測試及汲取經驗、技術,加快效率達至結論。

活動開始前,主持先簡單交代社工界情況:政府常削減福利,組織害怕得罪政府,不能達到助人自助、服務使用者為主的目的。在場不少在職社工也認同主持懷念以前社工界的自由,希望多些同工能找回社工的精神和價值,思考社工在佔中扮演什麼角色。

IMG_20130521_203317
圖:參加者分組討論

媒體太集中抗議行動,忽視商議民主過程
戴發言指佔中常被人忽略「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這個全名,以中藥比喻佔中:一劑有不同藥性及藥材、不可單一化而且會有協同效應,但公民抗命太引人注目使媒體集中報導。他認為民主制度方案應要由民主的方法誕生,因此提出及引用美國學者的商議性民主過程並套用於香港。他又認為現時的民主只有選擇,不是高質素的民主,關鍵問題如「非暴力」定義、民主底線、是否接受政府回應等都是要透過商討日一起去決定,而不是從前般由運動領袖決定。

社工參與有助調解分歧
他續指商議過程會有產生分歧,即使泛民之間亦有很多紛爭,因此需要有調解員的存在。他認為社工的專業經常面對調解工作,有信心他們能為佔中提供協調,因此以社工界為第一次商討,更希望當有社工加入後能安排外國專家的培訓,得到更多調解技巧在將來佔中商討日擔當調解角色,希望庭工界能加入佔中運動。

IMG_20130521_194958

邵家臻:「早在佔領中環前,中環已佔領我們很多年。」
邵分享了自己決定參與佔中的心路,他說旁人以「死士」的身份看他,自己卻覺得平常不過。你表示自己有著與在場大部份社工相同的履歷,覺得現在的社工已經變質,失去了選擇。社工做的輔導很「維穩」,不停灌輸香港不是太差的概念,亦有很多同工選擇沈默,寧不說話也不說謊的心態,使社工的工作更「離地」(抽離)。社工參與社運時常會說自己不是用社工身份參與,不過他認為其實正正因為社工身份才更有理由參與社運。他認為在佔中運動上社工不可缺席,否則是對現狀無掙扎和反抗,「早在佔領中環前,中環已佔領我們很多年。」現狀是香港的價值、民主、公共事務以至政府都被佔據。

他又指自己決定佔中後很擔心,更寫下很長的「遺書」給重要的人。認為這是他一生最大爭議的事情,亦面對很多擔心和恐懼。不過他希望在場社工可以一同面對擔心和恐懼,一起由害怕變成不害怕,愈多人參加,參加者就愈受保護、愈安全。

隨後是三十分鐘的分組討論,約二百名參加者分成二十組,約十人一組,由義務組長帶領討論。這種人數要維持有效率的討論是有一定的困難,但場內有講有笑,互相尊重兼輪流發言,當中有社工前輩亦有學生,完成討論後由組長匯報,當中的問題亦五花八門,有對於佔中操作的過程、有自身對佔中感覺、有擔心、亦有建議。更有人爆料指某學院不建議社工教育系參與社運,全場譁然。分組後有參與者再發言的時間,一名社工系學生提出現時建制渲染佔中造成的不穩定,建議要回應及指出不普選對港的影響,又指自己受到感召,獲得全場掌聲支持。

戴耀廷:不單止要民主制度,更要民主文化
戴指這是第一次一同努力實踐民主,起立鞠躬致敬。指今次為商討日作寶貴的經驗累積。他回應佔中未落地時指這是大家共同責任,要讓佔中與基層連結得靠社工的滲透力,日後佔中運動也可能要用上廣告、短片等作宣傳。戴又表示很多事情尚待商討日決定,包括如何定義民主、是否接受政府方案等。他形容自己很有野心,他要的不單是民主制度,而是要整個民主文化的昇華,因此過程遠比結果重要。

不少參加者指佔中過於悲觀,認為會嚇退認同的人參加,亦過份提及代價而沒有釐清代價內容。戴笑言計算代價是功利主義,作為資深法律學者的他向在場人士解釋假如完全按照佔中指示,警方只能控告《公安條例》第17條A,最高刑罰為1500元及留有案底,但只要三年內不犯法就可「洗底」。他又說笑指對40歲以上的人喜歡以悲情推銷,如果對年輕一輩太悲觀不如說「三年後又一條好漢」。

而邵則指戴耀廷在不同的商討中修正了很多,有很多反思及汲取意見。他認為這不單是社會運動,而是創造新的社會。邵認為所謂悲情激情很難拿捏,重點在參加者自己思考,因此佔中要填寫意向書,參加者做法分為支援者、會犯法但不自首,並會抗辯的參加者、以及犯法並自首不抗辯等。

浸大社工系一年級學生梁劍龍直言會參與佔中行動,但未決定是否填寫意向書,亦未告知家人。但他指講座後他對佔中運動更安心,比想像中非暴力,感覺更溫暖,亦指可接受以社工立場參加。

IMG_20130521_193627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