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方鈺鈞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媒體

政府搬龍門 推翻免費電視「無上限」?

政府搬龍門 推翻免費電視「無上限」?
廣告

廣告

最新消息(2-6-2013):香港電視主席王維基有線寬頻主席吳天海在傳聞政府會選擇性發免費電視牌後,於日前回應。他們同樣表示未收到政府相關消息的書面通知。但如俗語說:空穴來風未必無因。若這些風聲是政府測試民意水溫的方法,我們更要明確告訴政府:堅持免費電視牌無上限!

曾經,蘇錦樑對著鏡頭說免費電視牌無上限。可惜,昨日竟有報導指,申請免費電視牌照的機構接獲政府文件,指為免過度競爭,將會選擇性發牌(蘋果阿思達克財經)。更要求三家公司在指定期限內回應,並解釋為何自己應獲發牌。把日子往上推,剛好一周前(21日),行會指無議程所以無會議。商務及經濟事務局長蘇錦樑接受傳媒查詢時,否認取消例會為了避開電視發牌討論(星島經濟)。5月14日舉行的行會和21日無行會會議之間,佛誕公眾假期前夕(17日),開始有行會成員向傳媒放風(星島蘋果),聲稱最多只發兩個免費電視牌,傳聞昨日終於得到確認。到底醜聞不斷的行會憑什麼理據忽然作出這決定?香港市民能否接受政府不斷「搬龍門」,挑戰社會的底線?

翻查記錄,蘇錦樑不止一次當著傳媒鏡頭(香港寬頻港台),信誓旦旦指政府一直處理電視發牌事宜,又多次強調牌照數目「無上限」。去年12月如是,今年一月他再出席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時,再次提到政府1998年的諮詢文件已解除免費電視牌照上限,更強調無綫亞視兩間免費電視台當時對此並無異議。1998年制訂的建議,前廣播事務管理局(廣管局)於2009年接受新免費電視牌照申請,2011年7月通過三個申請者的審批,並交由行會作最後審批。事件卻一直拖延,一直被申請者、傳媒及立法會議員窮追猛打,蘇錦樑都堅稱發牌無上限。任何事情都死不認錯的政府,竟然在這事上覺今是而昨非?1998年本港人口681萬,當年政府沒有想過有競爭問題。去年人口增至715萬,也沒有問題,今年最新人口數字還未有,政府忽然認為競爭激烈?更何況,市場能容納多少間電視台,最後誰能留下來,豈不是由市場市民決定,與政府何干?

按照政府最新的文件,豈不是向符合資格的申請者明示:你們還有一關要過,說說為什麼要發牌給你們吧?如果教師要已評為及格的學生陳述:為何我要給你及格;又或合資格成功申請公屋的人士忽然被問為什麼要給你公屋,不是太荒謬可笑嗎?政府既要三個申請者陳述和回應其最新只發兩個牌照的決定,筆者倒強烈要求政府向無綫亞視續牌時,也請他們陳述一番,為何逾九成港人不滿的電視台能繼續批准經營。這舉動不止推倒1998年的諮詢,推到去年和今年初的所有回應,更企圖推翻整個遊戲規則,完全無視市民對新免費電視的強烈訴求。再說,政府既然能搬一次龍門,誰知它日後會否再搬一次?既然電視牌照無上限可以改成最多兩個,誰保証最後不會變成一個、甚至所有事件推倒重來?而事實是這次萬一推倒,只怕難再有下一次。

手執發牌大權的行會成員的組成方式醜態百出。安裕《高牆坍塌》一文分析,這個梁營特區政府,不像「西方執政團隊以目標為本,搞好政績才講理念」,梁振英「是先講究同聲同氣的忠誠」。香港市民至今無法選特首,行會任命與我們無關,社會偏偏卻要受制於它毫不透明的議決。免費電視發牌一事,充份暴露沒有《檔案法》的香港管治將會是何等模樣。作為重要持份者的電視觀眾,我們雖被諮詢,意見卻遭冷待,對發牌一事影響力微不足道。沒有《檔案法》,行會內容「無紀錄」,成員無需問責,對電視政策的不滿公眾能如何追究呢?

一句到尾,三個新免費電視牌,一個都不能少!


香港寬頻BBTV新聞片段 (5-12-2012)

獨媒專頁:撐!免費電視牌爭取檔案法
相關標籤:無線電視亞洲電視免費電視牌照

相關報導:
九成市民「極不滿意」亞視 99%支持發新電視牌
忘記王維基,要求真正的權力開放 ——關於免費電視牌照
不容公器私用,終止亞視牌照——獨立媒體(香港)就無綫電視及亞洲電視節目質素意見書

相關立法會文件:
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文件(2013年5月27日):
兩家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持牌機構提供的節目質素與種類收集公眾意見作出安排的事宜
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申請的背景資料簡介
立法會會議紀錄(2012年11月28):有關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申請動議
立法會會議紀錄(2012年11月29日續會):有關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申請動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