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無懼河蟹 漫畫刁民站起來

無懼河蟹  漫畫刁民站起來
廣告

廣告

圖:順序左為陳韜文,一木及馬龍

(獨媒特約報導)由政治漫畫家尊子發起的組織「漫畫刁民」日前舉行展覽外,又於上星期六(8月10日)舉行名為「迎向河蟹新世代」座談會。多位政治漫畫家出席暢談及分享心得,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系講座教授陳韜文認為漫畫刁民的成立除了說明政治漫畫家的人數上升外,亦告示了社會到達了臨界點。自2003年七一大遊行以來,公民意識的上升衍生了不同的新政治組織、團體和關注組;香港的公民社會及其組織性比十年前壯大得多。

IMG_8287

平面或是網上?

「漫畫刁民」發起人尊子早前指出,十年前曾有反廿三條的類似展覽,今次舉行有關佔領中環及爭取普選的展覽;希望能夠藉此作牽引及淺白易明的漫畫,帶出佔中及爭取普選的訊息。在座談會上,陳韜文表示,政治漫畫和時局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如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後回歸前的過渡期到今天回歸十六年的社會矛盾不斷,政治漫畫在這三十年間可說是百花齊放。他亦指出政治漫畫和一般的報道不同,前者較為主觀及屬於個人觀點。陳又認為,現時雖然香港的網絡媒體影響力俱增,但巿民仍較倚重大眾媒體。假若政治漫畫或一些敏感報導在大眾媒體被河蟹掉,網絡媒體的影響及傳播力始終有限。

創作溫水劇場的白水回應時表示,在網上被河蟹的情況較少,但卻要受「五毛」攻擊之苦。他指早前有一些漫畫不斷受到五毛的舉報,令 facebook 封鎖了其專頁三天。不過他補充,大多在網上發表政治漫畫的漫畫家都有多個平台作保險之用。一旦其中一個被封,亦有其他平台作後補。白水表示有時候同一張漫畫會出現兩個版本,因為在報紙出的漫畫會被編輯要求淺白及溫和一點,因為受眾較廣,亦要照顧師奶一族;但他坦言網上發表的政治漫畫的自由度較高。

IMG_8275

有心理準備被河蟹

另一漫畫家阿平亦分享了被河蟹的經驗,他認為情況在國內情況十分普遍;自己曾把漫畫放上微博,經多人轉載後便被河蟹。他指創作並不是最苦惱,如何避開河蟹才苦惱。說到香港的情況,他認為報章編輯有時亦會做「河蟹」的工作,因為和報章的「路線」有異。現時在信報設有個人專欄的一木表示,在李旺陽事件中亦曾被失蹤了一段時間。他表示,所謂的註報漫畫家表面上是香港報紙的一員;實情只是專欄作者,沒有任何職業保障。最常見的情況是一旦收到編輯的「改版」通知後,便無得再畫下去。他認為新入行的漫畫家要抱著心理準備,隨時面對「改版」的可能。

由八十年代畫到今天的馬龍表示,其實最大的河蟹不是現在;而是在內地解放後,當時很多政治漫畫家都被迫改畫少年漫畫、兒童漫畫、藝術漫畫和中國獨有的歌頌漫畫。他又指,香港和歐美多國的政治漫畫家不同,因為他們毋須討論一些「蠢問題」,如普選等普世價值。在美國,共和黨及民主黨能討論自己政黨的不同政策,但香港漫畫家卻很不幸,每天都要重複畫一些「蠢問題」。馬龍又認同要有「心理準備」,因為報業或刊物的幕後商人為了要保住自己的商業王國,隨時有機會染紅。他亦指,網絡作傳播平台的問題在於對象很大機會局限了在「自己人」,但好處是有「即時反應」。

1016984_209768902514696_2037430748_n

漫人迷普選展覽詳情:
PubArt Gallery (中環贊善里7B地下)
活化廳 (油麻地上海街404號地下)
藝術家:一木、白水、江記、李香蘭、阿平、馬龍、張萬有、智海、莉莉、黄照達、尊子、鍾偉強、Cuson、Fong So、Hark Yeung、Martin Lau、Vvn Ho、 黄仁逵、黃國才、黃志輝、Him Lo、Kit Man@社漫、小花@社漫、[email protected]社漫
展覽日期:8月6日至31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