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方鈺鈞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網絡

版權人支持戲仿 公眾倡簡易授權制度【戲仿諮詢系列之三】

版權人支持戲仿 公眾倡簡易授權制度【戲仿諮詢系列之三】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上周六,「保護二次創作!戲仿豁免研討會」在理工大學舉行。出席者包括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副秘書長黃福來、知識產權署助理署長彭淑芬、版權業界、動漫創作者和一眾網民。期間,版權人也開腔支持惡搞,指捍衛版權也是為了「養妻活兒」。台上台下網民代表亦積極發言,談論戲仿的重要性之外,似乎正凝聚一種共識,期望版權業界能發展一簡易授權的平台制度,達至雙嬴。

鍵盤戰線發言人陸冠宇坦言,版權持有人和二次創作人「真有對立」。要創作人逐次和版權人商討,限制太多,動輒千多元才有機會玩。即使肯付錢,他質疑「玩政治」、「屎尿屁」是否可獲授權?他斷言這是言論自由的問題。又重申二次創作有其規則,以「超乎輕微的經濟損害」來衡量是否獲豁免,絕對不能接受。香港互聯網協會網絡保安及私隱小組召集人宋德嘉亦同意,「普通人無法負擔」高昂的法例成本。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成員胡千秋認為,不一定到上法庭的階段才會打壓言論自由。版權制度初期可能為版權人提供合理保障,但發展至今本質可能變了。鍵盤戰線阿靈舉出陳乃明案為例,當時法官指利用BT(Bit Torrent)上載技術已是大量分發,「大家唔駛傾」。現時透過Facebook,分發量已幾何級數上升。

版權人支持惡搞

國際版權保護協會(大中華區)總經理何偉雄斷言,陳乃明案中,即使只有一粒BT種子,都絕對不會放過,因為他是整套電影放上網。討論版權制度,一定要按照國際守則和慣例。何偉雄另一身份是香港版權關注小組義務秘書,他公開表示版權人已有共識,對惡搞「一定無意見」、「支持你」。

IT及音樂人Eric分享,現時音樂行業生態改變,會把歌手的歌曲放上YouTube「谷人氣」。網民惡搞是否也是谷人氣?怎料將來會否有商業利益?另有版權人表示,業界規模不一,小本經營者亦是艱難求存,養活家人,認為拿取授權不等於打壓創意。

知識產權成霸權

台下發言氣氛熾熱,舉手爭取發言機會者眾。有網民大嘆知識產權已成知識霸權,亦有提出大量分發應限於實物。自稱製作《麥兜洗腦腦教育》的台下人士認為,版權人看待創作的概念「不需咁緊」。他反問為何每次都要看外國案例,何以香港法例不能進步一點,作「超前」示範。有網民投訴,以前有網站把《叮噹》動畫內容整理,作歷史回顧,非牟利的。但版權人以侵權為由出律師信,網主立刻移除內容。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啓即場問政府官員,為什麼「超乎輕微」的定義令人擔憂,政府仍然要堅持?場內有從事職業漫畫界人士指,希望留些空間讓讀者進行二次創作。

此外,不少網民都希望版權業設立公開、透明及簡單的授權制度,甚至透過網絡平台已能完成,如網上購買旅遊保險般。胡千秋相信,只要價格合理,網民會嘗試採用,能為版權人士提供額外收入。現時,香港有團體推動「共享創意」(Creatvie Commons, CC) 授權運動,方便創作者保留部分版權,又容許別人按條款使用作品,惟過程中沒有金錢交易。

本周日政府將在本周日(9月22日) 舉行第二場「在版權制度下如何適當看待戲仿作品」公開論壇,詳情可瀏覽官方網頁。有關諮詢文件,可登入此

討論會影像記錄:

相關報導:
版權法學者點評戲仿諮詢【戲仿諮詢系列之一】
ICT業界支持創作 還有安全港【戲仿諮詢系列之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