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專訪嘉道理專家高保然:野豬不會主動襲擊人,應以安置取代槍殺

廣告
專訪嘉道理專家高保然:野豬不會主動襲擊人,應以安置取代槍殺

廣告

圖:嘉道理農場動物保育部高級保育主任高保然(Paul Crow)

(獨媒特約報導)近日,「野豬」這種野生動物,罕有地被熱烈討論及關注,除了「香港野豬關注組」成立之外,Tommy仔事件也多次佔據主流媒體重要版面。事實上,這些年來,野豬在一般市民心中早已留下「常在市區出沒」、「會襲擊人」的印象,漁護署甚至有兩隊專責的野豬狩獵隊射殺野豬,為市民「除害」。然而,野豬真的如此危險?人類不能與牠們和睦共處嗎?獨媒訪問了嘉道理農場動物保育部高級保育主任高保然(Paul Crow),他指出,「野豬不會主動襲擊人,跟人一起住的狗也會咬主人」,並認為要真正解決野豬問題,應從教育開始。當記者問到近日隆亨邨的野豬問題時,他更認為,如果野豬真的太接近民居,在沒有其他方法的情況下,應以「重新安置(relocation)取代槍殺」去處理野豬問題;而遇上野豬,只需要保持冷靜,給予牠們空間,便不會有危險。以下是訪問摘要:

boar01
圖:嘉道理農場內有一對野豬兄弟,2003年於農場的山間下水道被發現與母親失散。

問:獨媒記者 高:高保然

市民應停止餵飼

問:早前獨媒報導,大圍隆亨邨有野豬出沒,有接觸過野豬的市民表示野豬溫馴可愛;亦有市民以野豬為寵物(Tommy仔事件)。人類和野豬能夠親密相處嗎?

高:必須強調野豬是野生動物,雖然不會主動襲擊人,但也有潛在危險,市民應與牠們保持距離。野生動物一旦感到受威脅或受驚便有可能進行攻擊,野豬體型龐大,體重可達100公斤,若發生碰撞相當危險,人類要保持警覺。

問:隆亨邨的居民會給野豬食物,這個做法有問題嗎?

高:居民不應餵飼野豬,應該讓野豬回到自然環境,恢復生態平衡。牠們現在會來是因為這個地方容易覓食。如果沒有人再給牠們食物,牠們就會另尋他處,返回自然。這是牠們的歸宿。如果我們想看這些野生動物,我們應該要到牠們的棲息地去看,應該去郊野公園,而不是讓牠們來到我們生活的地方。

重新安置比射殺可取 無數據指香港野豬數目過多

問:日前有野豬狩獵隊前往隆亨殺豬,遭保育人士及街坊反對,有意見提出「重新安置野豬」,將野豬遷離民居,你認為可行嗎?

高:「重新安置」即要打麻醉槍,這種方法能安全捕捉及遷移野豬的機率非常小。在捕捉過程中,若野豬太過驚慌、受壓,有可能引發捕捉後肌病(capture myopathy),導致死亡。嘉道理農場便曾有一隻野豬,在例行檢查中,因注射麻醉劑時太過激動而死亡。不過,遷移野豬的確比射殺野豬可取,此做法即使困難,仍值得探討。我們應尊重香港的野生動物,牠們和我們一樣有權住在此地,我們有責任學習與自然共處。

問:野豬狩獵隊以射殺野豬為唯一任務,「香港野豬關注組」曾經質疑,根據國外經驗,射殺野豬其中一個主要理由是野豬繁殖率太高,為了減少野豬數目,便進行射殺。香港現時是否有過多野豬?

高:目前相關的數據並不詳盡及全面,只知道香港野豬主要分佈在新界東北地區。確實的野豬生態統計,包括準確數目及分佈、平均存活率、生活習性等,都是沒有的。

boar02
圖:野豬會翻鬆泥土覓食。

野豬不會主動襲擊 遇野豬應冷靜讓其離開

問:大眾一般認為野豬危險,會襲擊人類,這亦是狩獵隊殺害野豬的一大理由。野豬真的那麼危險嗎?

高:一般而言,野豬不會主攻擊人,除非牠們感到害怕或被威脅,才有可能作出自衛的行動。野豬感到害怕和緊張時,會發出巨大的聲音,而事實上,牠們不會立即進行攻擊,反而會首先嘗試逃走。

問:市民一旦在城市或鄉郊遇上野豬,該如何呢?

高:市民遇到野豬時,應保持安靜、冷靜,不應追趕野豬,或對牠們大聲叫嚷,嚇唬牠們,因為會刺激牠們會採取保護措施。只要給予牠們空間逃走,根本不會受到傷害。記住,我們正在入侵牠們的領域,所以我們要把空間留給牠們,慢慢安靜退後,讓牠們繼續日常活動。大多數時候,野豬害怕人類,希望遠離人類,只想回到自然,因此只要給予牠們空間離開便可。不過,遇見野豬媽媽帶著小野豬的時候要特別注意,因這個時候的野豬是最有保護欲的。

狩獵野豬一度屬違法

根據1984年的《華僑日報》,當時港人漸漸意識到應保護野生動物,政府立法取締狩獵活動,不能傷害野豬。其中一段寫道:「香港自一九八一年一月一日起也禁止打獵。新界偏僻村落的居民連野豬都不能打。野豬則自由自在隨意在田裏打滾,吃蕃薯和合時的鮮橘子。只有警察才有權殺野豬。」

隨著城市發展,高樓大廈不斷向鄉郊延伸,野豬生存的空間愈來愈少。無處容身的野豬,被困在城市建設中,人類誤解牠們,以為牠們必然危險,竟批准一度屬違法的「狩獵」將之除去。高保然提醒我們,野生動物不一定會主動攻擊人類,人類應反省與自然的關係,學習尊重自然,因為我們其實是入侵野豬生活的外來者。當局亦需帶頭教育市民,並以較人道及合法的方法安置野豬,而非隨便射殺。

記者:劉軒、宋宇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