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馮檢基 Frederick Fung

前立法會議員 網誌

生活

不要活在末世列車內

不要活在末世列車內
廣告

廣告

韓國電影導演奉俊昊繼《韓流怪嚇》後,再一次拍出令人擊節讚賞的電視《末世列車》。故事根據法國的科幻漫畫改編,講述在不久的未來,人類為了制止全球暖化,在天空噴灑化學物,不幸令地球陷入冰河時期,生命無法生存,尚存的人類,魚類,動物皆只能活在一架如同方舟的高科技列車之上,從此,火車的世界就是人類世界的全部。

末世列車一卡又一卡的列車環境,猶如我們的大世界一樣分層分級,貧窮低等的集結在車尾,飢寒交迫,活在環境惡劣擠迫的車卡,只能吃垃圾食物過活,而前卡的人聲色犬馬,生活優遊,錦衣美食用之不盡。卡與卡之間有閘門分開各自的世界,後代同樣生生世世留到卡內,正列車管理人所言:「列車前段的人是大腦,列車後段的人是腳,每人要知道自己的位置,不能越界。」

車尾人為了生存,為了平等,在革命領袖的帶領下,一卡又一卡的向前的車廂推進,誓要從前卡人手中奪回列車控制權。看到這裡,片子仍是一般老掉牙的「貧富懸殊,起來革命」的故事,但隨著故事層層深入,觀眾會發現可怕的亦非一道又一道的閘門,而是當權者所散佈的恐懼與穩定至上的思維。

列車的主事人透過各種的手段挑撥群眾之間的對抗令人感到心寒,如尾卡人一直向前走,發現天真無邪的前卡孩子,不但對尾卡的惡劣情況一無所知,甚至被告知尾卡人都是懶惰的,並認為尾卡人的貪得無厭才是他們的敵人,對他們的安穩做成傷害,而生存,安穩,食物等等的一切一切皆來自「偉大的領袖」、「永恆的引擎」,尾卡人破壞列車的平衡只會意味著死亡。當尾卡的革命領袖走到最前一卡的時侯,列車的「偉大領袖」甚至直指殺戮,鎮壓與革命無可避免,更藉口是為了保持列車內的資源可持續使用,視車上乘客的生命如泥糞。

絕對的權力在手,人民成為政權的工具,成為大機械中的一塊渺小部件,緊守崗位為機械服務,甚至受推動打壓其他弱勢社群,卻忘記了末世列車為何而跑動,忘記了真正的矛盾所在。可悲的是,如此誇張的戲劇安排,在真實的在人類歷史上不時發生,如中世紀的獵巫運動,到德國的猶太人集中營,到近年法國驅逐吉普賽人,美國茶黨運動,甚至香港近日的事件中皆可看到有關足跡。

真正擁有革命思想的那人,當列車中各人進行殺戮的途中,只有他一人留意到世界正在改變,車外世界開始融雪了。解放原來近在咫尺,看似救命的方舟列車原來早已變成痛苦對立的來源,直觀的安穩在蠶食人的是非心。真正綑綁著我們,令我們得不到解放的,往往是自己的恐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