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中國皮草業 剝削動物生命的真相

廣告
中國皮草業 剝削動物生命的真相

廣告

編按:不管寒冬炎夏,動物的皮毛都四處可見,牠們不僅被製造皮草大衣,還有毛領袖、毛毛鎖匙扣,還有我們曾經見過一對用動物整個頭包括雙眼和鼻子製成的鞋子等等。很多人誤解,以為這些動物皮毛製成品都是牠們死後的副產品,事實剛好相反,不良商人為了獲取毛草,早已成了一個特定的動物繁殖業,並以生剝動物皮毛見著。而近年,中國大陸更已從皮草加工業迅速變成動物繁殖業,成為全球最大的皮草生產和銷售國。獨媒這次獲得網上電台節目「寵愛有家」授權,將Season 2第1集寫成文字,為大家揭示全球最大的中國皮草業剝削動物的殘酷過程。以下文字摘錄自該集嘉賓、行動亞洲動物保護團隊(Act AsiaFor Animals)創辦人暨執行長蘇佩芬小姐。

中國皮草大國的角色轉變

(獨媒特約報導)蘇佩芬從事動物保護工作20年,她在節目中指出,在2004年的一項調查,發現內地是製造皮草的大國。而當年的香港,是世界著名皮草交易城市之一。

內地在外國引入皮草,然後加工,製造後再出口。同時,也促進了皮草養殖產業。
而為了製造皮草,每年全球愈5000萬動物被虐殺,內地在世界皮草製造量佔了約95%,當中賠上了多少動物的生命,相信大家心中有數。

後來,中國皮草大國的角色開始轉變。那轉變不是在製造數量,而是在形式上。內地人成了世界皮草的銷售大國。2012年的丹麥皮草拍賣場,七成的貂交易品在中國人手上。2011年,全球15美金的皮草銷售數字,有七成是來自中國。

從養殖到了剝皮的殘酷

中國至少有十四個省有了各自的養殖「天地」,規模以中小形式為主。農村裡,用上籠子便可成事。由於成本低,大多養殖都是各自處理,導致養殖水平參差。

養殖場的環境,簡陋和惡劣。動物吃得很差,大概都是一些玉米糊。養殖的人把牠們當作商品,希望加快牠們的生長速度,不時用上賀爾蒙及其他藥物。動物住在一個小鐵籠裡,四肢只可站在鐵籠細枝上。糞便到處都是,很容易感染皮膚病。而且經常感到被壓迫,在籠子左轉右轉,繞圈。

每年春天,是交配季節。養殖的人,只想著讓牠們有快速和頻繁人工受精,並沒有為防治疾病。由於動物長期受壓,產子後死亡率很高。

出生的動物,應該在媽媽身邊待上一百天。但養殖的人為了加快生產皮草,提前動物跟母親分開的時間,在70到80天,就會從籠子捉出牠們來剝皮。動物一輩子沒有機會離開籠子,一出籠就是被殺。

而當中處理,可以到毛皮市場現場剝皮加工。或有人去養殖場(收皮人)處理,地點大多都在農村的莊園,都缺乏專業設備。收皮人先捉出動物,用捧子在頭敲打。但敲打多次後,便沒有力氣,暈厥。動物一般會在敲打後的的三到四分鐘開始醒來,但牠已經處於被剝皮的過程。

在莊園中,血腥的剝皮過程沒有遮掩,而且,很多小孩參與。其他的動物都看見自己的同伴受刑。當動物被捧子敲打後,會被吊起來,如還有知覺,再被直接扭斷脖子和頭之間的根。每人都有各自方法,可目的都是為了在短時間內剝掉牠們的皮。

動物身體要暖,才可以剝皮。身體冷了,很難功地剝掉完整的一塊皮,質素會下降。皮要從臉剝到蹄,愈完整愈值錢。有人會先割爪子,免得成了剝皮時的障礙。有時候,皮除了,他們還會睜眼。

身體再次的被剝削

皮剝完,刮油曬乾,就可成皮草。但牠們的身體會有兩個處理方式。第一,把他們賣給餐廳。餐廳會做成不同的食品,例如腸子或其他肉品。在運輸動物到餐廳的途中,有些被剝皮的動作還是未死去。

第二,養殖的人為了省下功夫和費用,會把牠們的身體做成飼料,讓其他動物或同類吃。

photo 3

大家能做甚麼?

內地沒有動物保護的條文,只有規定,不是法令,亦沒有真正的執行單位。各個省份情況不同,但大多都是重視經濟發展,動物生命不太重要。而且沒有法令就等於沒有人違法,沒有人會去管,所以只能從自身做起。

蘇佩芬小姐希望,大家能做到「零皮草」。

很多人對皮草的概念是錯的,例如很貴,或者一整件才算是皮草。國產的可以很便宜,而且形式多變。袖子、領邊、帽子、皮包、鞋子和鑰匙扣,都可是由皮草做的。為了避免買上任何皮草,應該徹底拒絕。

如果真的想買一些人造皮草,西方產品會有標籤。但國內並沒有學習到這套系統,大家購買產品時,可以檢查一下底部,如果像人的頭皮,就大多是真的皮草。

另外,行動亞洲動物保護團隊多次跟內地大學和保護動物機構合作,一齊舉辦活動。這工作需要專業,不只是個人愛心反應,大家可以捐款或當志願工作。同時,亦可去信政府,表明立場和反映狀況。

外國對於草皮議題,有不同的行動。有人甚至激烈地向商店和用家「淋紅油」,當中也有人示威或組織團體,反對剝削動物、拯救牠們的生命。我們還能只坐著,只看著嗎?

編輯:謝曉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