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馬屎埔農夫申訴地政署黑箱作業

馬屎埔農夫申訴地政署黑箱作業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被地政署迫遷的馬屎埔農夫黎永權昨日(3月18日)分別到申訴專員公署及立法會申訴部投訴,要求有關當局徹查地政署在收地清場、公開招標的過程中是否行政失當及涉嫌黑箱作業。黎永權指,地政署處事不一,無法清楚解釋其辦事程序及準則;同時政府在他耕作農地的幾十年期間曾幫助他興建設施,協助他如常耕作,乃默許甚至鼓勵他繼續在該地耕作,如今忽然收回土地及趕人並不合理。申訴專員公署指將對事件作更多資料搜集,若決定跟進事件會書面通知黎永權。出席立法會申訴部會議的議員張超雄、范國威、陳志全及梁國雄亦承諾會跟進事件,舉辦個案會議要求地政署作詳細交代。

政府曾協助開井造河 鼓勵繼續佔地耕作

在立法會申訴部會議上,黎永權指,十幾年前因為無足夠水源,馬屎埔的農地曾一度陷入耕作危機。當時政府特意派人到場開井造河,以確保有足夠的水源供應至農地,兩個為農務而設的大水井離黎永權的農地只有幾十尺。這麼多年來政府從無提過黎永權乃非法佔用政府土地,甚至興建設施協助他繼續耕作,如今卻忽然在「神秘人」投訴後立刻趕人收地,並不合理。另外,漁護署每年均有到農地抽取土質樣本及收成的蔬菜作化驗,確保其合乎標準;可見在那片土地耕作是一直被認可的。

Untitled

為東北發展鋪路 收地趕人乃地政署未來政策?

土地正義聯盟成員區國權指,除了黎永權,在新界東北還有眾多與他個案相似的農民。黎永權的個案喚起了其餘農民的擔憂,並令人質疑地政署以如此手法收地、趕人,拒絕以「直接批地」和「規範化」的方式將土地租給原佔有者,強行公開招標,是刻意為地產商大開方便之門,為推東北發展而強逼農民搬遷。

官鄉勾結監察連線召集人謝世傑亦提出,將土地拿作公開招標並不合情理。過往案例顯示除了有商業價值的土地,一般政府土地均不會作公開招標。另外,招標標書列明「投標價格不是唯一考慮因素」,然而後來地政署卻以價高者得處理,更將土地批給一間僅成立三天的公司;整件事疑點眾多,更高度不透明。謝世傑表示擔心地政署未來會繼續以相似手法趕走農民,除了令農民失去生計,亦會進一步打壓香港僅餘的珍貴農業。

地政署偏袒富豪 刻意隱瞞招標結果

根據本土研究社的研究報告,過往曾有不少佔用政府土地甚至違反土地用途的個案,地政署一般以「規範化」的方式處理,將土地直接批租給原佔用人,其中例子不乏富商。例如鄉議局主席劉皇發的萬呎私家路、李嘉誠於深水灣道79號的私人花園、及「貨櫃大王」林良成在南丫島模達灣的私人碼頭和私人樂園,全屬官地,最後均以直接批租而非公開招標的形式處理。黎永權批評,地政署放生富豪,卻趕絕農民,處事不一,完全不公道。另外他亦批評,地政署在決定投標結果後拒絕公佈中標者,一直到蘋果日報調查到中標者乃一間只成立三天的公司,他才知道結果。如此不透明、刻意隱瞞結果的公開投標,令人懷疑是否涉嫌黑箱作業。

議員承諾跟進事件 要求地政署交代

張超雄對事件表示擔心,他指曾聯絡地政署,要求暫緩收回黎永權農地的計劃,地政署卻拒絕答應此要求。他認為此次事件並非單純黎永權及他太太的事,亦是關乎所有香港人的重要事件;不只是農民被打壓,更關乎程序公義,及現時的香港發展究竟是否為香港人而設。

陳志全表示,申訴部會召開個案會議,要求地政署解釋公開招標及「規範化」直接批租的準則,何以在過往涉及富商的個案選擇直接批租,在黎永權的個案卻選擇公開招標。

記者:馬淑君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