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子路

好管閒事,無的放矢。教導學生不要人云亦云,對建制要永遠懷疑。 網誌

教育

當權力慾上了腦

當權力慾上了腦
廣告

廣告

今期《教聯報》的「會中人語」專欄刊出了教聯會會長黃均瑜的文章〈標籤與政治〉,內容論及政改,也說及社會兩種「慣性思維」:「建制派」就「愛國愛港」,「反對派」則等同於「民主」。他認為這是誤解,他相信「建制派」也有「民主之士」、「泛民之中亦不乏愛國愛港的人」。

這樣的左右逢緣的說法,是不會錯到哪裡去的。

但他的文章中有一段卻頗堪玩味的。他以「任何機構」裡的上司及下屬關係來解說「特首不能與中央對抗」的意思,文中說:「在任何機構裡,與上司對抗的下屬有何下場,結果當然不言而喻,但不與上司對抗,是否等同必須對上司唯唯諾諾呢?我看未必!中央政府是香港特首的上司,所謂不與中央對抗,有人理解為『唯命是從』。事實上,唯命是從與不對抗之間,還存有很大的空間,不是非黑即白的簡單二分法。」

也許黃均瑜當了校長多年,也當了教聯會主席多年,現在成了會長,掌權慣了,讓他目空一切,把上司下屬之間的關係看成所謂「不可對抗」,而不論所謂「上司」所作的決定是不是就是合理的。「上司下屬」的關係,不單是層級權力的關係,也是一種領導決策的關係。「上司」只是身在其位,不見得就一定是有能力、也不見得所作的決定就一定是合理的。

當明知所謂「上司」所作的決定將會對機構造成傷害,身為機構的一份子,不把「反抗」作為手段之一來作抵抗,而是和稀泥地任由「上司」作惡,這才是不要得吧!黃均瑜當了「上司」多年,鞏固權力的思維已經深印腦海,因而把中央跟特首的關係以此解說,只能說是權力慾上了腦,想不到「對抗」的積極意義。

退一萬步,即使中央是特首的「上司」,但一個政府,權力也是來自人民,莫說是特首,就算是國家主席,他的「上司」就是人民。人民要選誰來管治,也是人民的權力,現在政府操弄權力,無理地限制人民的選擇,為何黃均瑜卻不置一喙?

教聯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