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聾人促支持手語雙語教學 教育局縮骨拒見

廣告
聾人促支持手語雙語教學 教育局縮骨拒見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組織「聾人力量」於今早到政府總部請願,促請政府支持因資金不足被逼中止的「手語雙語共融教育計劃」,讓聾人獲平等教育權利。示威約有10人參與,用書法橫額、氫氣球表達訴求,並在地上扮演寄生蟲,諷刺政府不提供支緩,聾人沒有獲得良好教育的機會,最終被迫成為社會寄生蟲。組織原本希望由負責特殊教育的官員接請願信,但等候近3小時官員仍不肯露面,最終只分別由教育局及特首辦的行政職員接信。

batch_P6123058
圖:示威者用睡袋覆蓋身體,躺在地上蠕動,控訴政府強逼聾人成為社會寄生蟲。

聾人力量在地上貼上三張橫額 「手語是聾人的語言」、「聾人能說話並不代表能聽得明你的說話」及 「聾人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公平的機會」, 氫氣球下亦掛著「支持手語雙語融合教育」。

在請願前兩天,聾人力量已電郵教育局通知將於今天遞請願信,要求局長或負責特殊教育的官員接信;但經過數次交涉,3小時後仍不肯來接信,最後只能把兩封請願信交給教育局及特首辦的職員。

立法會議員張國柱、梁耀忠及張超雄到場支持,張國柱認為聾人學校減少了聽障學生學習的機會,他們的智力沒問題,所以學習程度應該與健聽的學生一視同仁,他又指出「與其放1,000萬去一間聾人學校,把1,000萬分給不同中小學更能幫助聽障學生」。張超雄表示,上月融合教育小組委員會討論手語雙語教育後,他曾接觸教育局,但局方一直是「拖字訣」,對是否支持計劃不置可否。梁耀忠表示會再於7月中約見教育局副局長。

batch_P6123055
圖:聾人力量成員黃耀良。

沒有手語教學 聾人被逼成寄生蟲

聾人力量成員黃耀良表示聾人得不到手語教學,便會很容易成為社會的負擔,但這不是他們所希望的,是政府無視他們的需求,令他們不能建設社會.。他表示自少在聾人學校,老師強迫他一定要講話, 要是他在學校用手語,就會被罰打手板,質疑他因為懶而不開口說話。其實即使戴上助聽器,他亦很辛苦才能聽懂別人講話,用手語溝通才能明白對方。當他中五畢業後到香港專業教育學院升學時,同學及老師全是健聽人士,他才發現努力學了這麼久的口語,仍是無法跟他們溝通。種種的困難使他感到自卑,最終放棄學業。

有一次,他遇到舊校校長,並告訴校長現在他正在當廚師。校長覺得簡簡單單的生活很適合他,但其實他不甘只當廚師,他希望上大學。他的老師也曾勸他不要上大學,怕他不能適應社會的爾虞我詐,「這豈不是叫我做社會寄生蟲嗎?」

batch_P6123045

落實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 聾童有權接受平等教育

另一成員路駿怡認為在只用口語的聾人學校沒法好好學習,她自言比較幸運,有機會到國外留學,使她明白甚麼是平等學習。她表示在外國上課時,會有一名專業的手語翻譯在旁,即時翻譯上課內容。她希望香港也能落實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 使聾童能得到平等教育。

正視教育問題 否則付上沉重社會代價

成員余煒琳及她的父母都是聾人,她從少在家中是打手語跟父母溝通,但去聾人學校上課,老師要求她要用口語,若打手語就被罰站。她被迫練習發音,練到喉嚨痛,但還是學不好。她認為學生不能打手語,學不好口語,結果反叛就成了他們表達自己的方式。

參與示威的健聽人黃海恩說,她的父母都是聾人,母親從少沒有好好接受手語教育,手語和口語都不懂,不能表達自己的感受,導致自我形象低落;她的父親亦因為手語不佳,潛能被壓抑。她眼見很多聾人家庭出現種種問題,根源是手語發展缺乏資源,她期望政府能正視問題,否則將付上沉重的社會代價。

相關報導:
實踐共融不獲教育局支持 手語雙語教學瀕中止

記者:蔡子茵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