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歪理堅拒網媒採訪 肆意踐踏新聞自由

廣告
歪理堅拒網媒採訪 肆意踐踏新聞自由

廣告

獨立媒體今午試圖參與政改諮詢報告記者會被拒,高級新聞主任莊子為的理由是「梁振英講過網上媒體唔可以入政總採訪」; 記者欲知此措施何時生效對方則說「一直都唔俾」,盡顯特區攻府有法不依,專橫霸道。更恐佈的是,這事再一次反映出香港愈來愈脫離法治,為打壓「有可能」是不同意見的聲音,無所不用其極。

阻網媒採訪涉違基本法

事實上,政府歧視網上媒體的問題存在已久,只是近年情況日趨嚴重。七個新媒體於今年一月召開記者會,明確表達不滿。記者會上,有代表反映新聞處每每以各種理由,如「唔夠位」,「冇安排」,等拒絕網媒進入政府活動現場採訪,更多番以「非主流媒體」為由拒向相關媒體發出採訪通知及記者證,這些所謂理由完全沒有法理依據。根據《基本法》第27條:「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同時,政府剝削公眾獲取資訊的權利,也可能違反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

換言之,記者的採訪自由為憲制權利,如政府要限制這權利必須有一定必要性,並提出法理依據。除了將網媒記者拒諸門外,政府更企圖在傳統媒體和網上媒體間製造「敵我矛盾」。有網媒記者說幾年前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港時,警方曾要求對記者搜身,為的是「識別新媒體與網絡記者」,此舉令人懷疑警方有意分化兩類媒體。

傳統、網絡媒體互補

網上媒體近年愈來愈多,影響力愈來愈大。今時今日的香港,主流媒體90%已識時務「歸邊」,紛紛變成官方喉舌,對政府政策不是有讚冇彈,就是小駡大幫忙。網媒在這個新聞自由空氣日漸稀薄的氛圍下,更能發揮監察政府的力量。傳統媒體和網上媒體關係密切,有互補的作用。網上媒體利用網上平台,傳遞訊息快捷。網媒資金來源多是市民贊助,自負盈虧,因此自由度較高,亦不用自我審查,報導可以更全面。當然,一些政府官方消息必須依賴傳統媒體,相方合作十分重要。記協在日前發表的年報亦指出網絡媒體的「蓬勃發展定能捍衛言論和表達自由」,同時亦應有平等機會。

事實上,記協在會員制度上的改善或可令網媒獲得較平等的待遇。現時記協會員分為四類,個人收入一半以上來自新聞工作,可成為正式會員,個人收入少於一半來自新聞工作可成為附屬會員。全職公關人員為公關會員,而新聞或傳理系學生則為學生會員。這制度令很多全職但義務,或非全職但有充足傳媒經驗,並嚴格遵守傳媒操守的網媒工作者不能成為會員,政府部門更有藉口不承認網媒了。筆者明白記協的難處,因現時網媒質素參差,有的更是為推動某種政治理念而成立,立場偏頗。但記協不妨考慮「現任會員推薦制度」,即容許一些在行業有一定年資 (如10年) 的現任記協會員推薦新會員,並負責監察該新會員的操守。這或許能令更多非主流傳媒的媒體工作者擁有一個業界承認的身份,同時又能確保傳媒工作者的質素。

管理層干預編輯自主、傳媒自我審查無日無之,近期更發生傳媒高層被斬事件,證明本港新聞自由已值寒冬。政府的打壓顯然只會日趨嚴重,唯一出路只有自救。傳統和網絡媒體必須加強合作,力抗不公義,才可渡過難關。

http://www.socrec.org/?p=231

文:Agnes Tse
編:Nate Chan

廣告